过去三个星期,赤道几内亚副总统被控在法国洗钱数千万美元的案件,在拥挤燠热的巴黎法庭开审。检察官指控特奥多罗・恩圭马・奥比昂・曼格(Teodoro Nguema Obiang Mangue),昵称“特奥多罗”,在涉案期间仅以农业部长约8万美元的年薪,却有办法在巴黎最高档街道购置一栋内有101个房间的豪宅、数十辆超级豪华轿车以及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名牌手表、服饰、名酒和艺术品。

赤道几内亚副总统特奥多罗・恩圭马,同时是现任总统特奥多罗・奥比昂之子。

 

© 盖帝图片社
在位高官涉贪遭外国法院审判,本案可能是首例。尽管被告本人未到巴黎──这是一次缺席审判──仍无损本案的标志性意义,充分说明打击贪腐有赖全球协作。

法国当局表示,身为总统之子的特奥多罗涉嫌盗用公款逾一亿美元,为其疯狂购物买单。赤道几内亚位于非洲西部海岸、喀麦隆之南。该国政府指称,即使特奥多罗真的将如此巨额公款转入其个人名下的公司账户,也不至构成犯罪,因为赤道几内亚并没有禁止官员设立公司与政府进行交易的法律。2012年美国司法部查扣特奥多罗名下加州豪宅及价值数百万美元迈克尔・杰克逊纪念品时,律师也曾如此为他辩护。

面对掌控全国政治、经济、司法近四十年的强人二代,单凭该国平民百姓的力量怎么可能将他绳之以法?

赤道几内亚是一个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密切交织的国家。特奥多罗的父亲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Teodoro Obiang Nguema Mbasogo)于1979年通过军事政变罢黜前任领导人,至今连任该国总统近38年,是当前全世界在位时间第二长的统治者。过去数十年,奥比昂总统陆续安插他的儿子和其他亲属担任政府高级职务,并任由政府高官汲取该国石油财富,尤以第一家庭成员为甚。

赤道几内亚政府极尽所能袒护特奥多罗。2012年,特奥多罗收到法国法院传唤出庭后几天之内,他父亲就将他升任副总统,然后向海牙国际法庭控告法国违反特奥多罗的司法豁免权。(国际法庭驳回了这项主张。)巴黎开庭首日,法国法官办公室就收到来自赤道几内亚的法院裁定,企图为特奥多罗洗脱罪嫌。

我花了几年时间调查特奥多罗和赤道几内亚的贪腐问题,当我去年造访该国时,最令我吃惊的是涉贪官员竟能大摇大摆地免负罪责。做为人权观察的贪腐问题研究员,我读遍所有我能找到的该国历史书籍、法院档案和财政报表。我想我已掌握来龙去脉:二十多年前发现的石油,使赤道几内亚从世界最穷国家之一摇身变为非洲人均所得最高的国度。

然而卫生和教育依旧贫瘠,甚至有某些倒退。政府预算只有极小部分投注在卫生和教育,绝大部分石油利润都被投入基础建设项目,而这些项目实为统治菁英的致富渠道。举例而言,政府正耗资80亿美元──据国际货币基金(IMF)资料约占该国2016总预算的半数──在一片森林中央辟建新都欧亚拉(Oyala),但他们才刚刚投下数十亿美元在首都马拉博(Malabo)和陪都巴塔(Bata)兴建各部会办公大楼。

官员无耻炫富,与政府弃之不顾的平民形成强烈对比。在马拉博和巴塔,连绵不尽的高墙保护著宏伟巨厦,在它们阴影下是连自来水都没有的平民住宅。在我造访的一些小区,中央有汲水帮浦供居民打水饮用,但其他小区的居民只能煮食井水或河水──还得有钱买烧水的瓦斯。

几乎每一位受访者都提到,特奥多罗为了试驾他的超级跑车而封锁整条公路干道,令他们愤愤不平。除了那条主干道,我走过的大部分居民街道都是坑坑疤疤,每天雨后就出现大水洼,车辆寸步难行。

我访问多位教师、医生和护士,他们提到的问题不胜枚举:人满为患、缺少必需设备、训练不良、低薪资高收费,以至病患得不到适当治疗、学生得不到基础教育。一名护士说,她工作一整天只能用同一副手套;另一位则说,她经常眼看病人付不起医药费而转身离开。教师、学生和父母们告诉我,公立学校老师常常旷职缺课,而且他们的学历通常比学生高不了多少。他们的说法有数据为凭:赤道几内亚的疫苗施打率是世界最低国家之一,小学学龄儿童辍学率则为世界第七高。

 “什么也没变,”被我问到发现石油对他的学校有何影响时,过去23年担任公立中学老师的一位受访者这样答复。许多人也都表达出这种一切永远不会改变的感受,就算石油产量下降可能使该国机会之窗乍然关闭。面对掌控全国政治、经济、司法近四十年的强人二代,单凭该国平民百姓的力量怎么可能将他绳之以法?

特奥多罗案的审判有机会送出一个强有力的讯息:法律制裁无远弗届,就算能任意动用整个政府的资源来保护自己,也难逍遥法外。

正是特奥多罗的审判让我们见到契机。数百万美元被辗转汇入总统之子银行账户的事实遭到揭发,送出一个强有力的讯息:法律制裁无远弗届,就算能任意动用整个政府的资源来保护自己,也难逍遥法外。

对于似乎有意放弃全球反贪腐领导地位的美国,这一课尤其重要。美国国会最近废除了一项欧巴马时代建立的规则,即天然资源采掘业者必须公布其缴付当地政府的费用,这是资源丰裕国家公民向政府问责的必要信息。甚至已有传闻,连《反海外腐败法》──已施行40年、禁止美国企业向外国官员行贿的法律──都将被大卸八块。

当全世界对腐败问题视而不见,将酿成何等灾祸?──赤道几内亚就是血淋淋的实例。不论特奥多罗案未来结果如何,审理该案的三位法国法官正在展示当世界合力打贪会是何种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