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17日,民众聚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毛泽东主席陵墓和北京人民解放碑纪念碑前。

(纽约,2017年6月1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为1989年6月4日前后屠杀争取民主的和平示威者一事负起责任,将加害者绳之以法。同时,当局应该允许悼念“六四”,释放为悼念“六四”被判刑监禁人士。

 “习近平在世界舞台上大谈开放,但他的政府却掩盖‘六四’屠杀真相,对纪念“六四”人士加以噤声、否定和迫害,”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北京若不能痛改前非,为过去罪愆负起责任,习近平的主张就毫无说服力。”

一如往年,随著6月4日临近,中国当局已对各地维权人士加强监控,以防他们表达抗议或哀悼。今年5月,广州公安一再骚扰人权律师黄思敏及其男友,作家黎学文,强迫他们离开当地。广州维权人士聚餐被公安打断,王爱忠被带往派出所拘留盘问数小时。山东省也出动数十名警力,阻止维权人士前往退休教授孙文广家中参加悼念“六四”活动。

过去一年,许多维权人士都为纪念“六四”遭到拘押、起诉或判刑。今年3月,四川成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陈兵、符海陆、罗富誉和张隽勇,因为他们在网上义卖谐音“八酒六四”的纪念酒。同月,成都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将组织追悼“六四”死难者的陈云飞判处四年有期徒刑。4月,广州维权人士刘兵因在街头举牌号召民众游行抗议“六四”屠杀,以涉嫌“寻衅滋事”被捕。

虽然已知最后一位因参与八九民运入狱人士已在2016年10月获释,仍有许多当年参与者因持续倡导民主而身陷囹圄,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四川维权人士刘贤斌、陈卫和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在习近平主政下,中国政府积极打压各种人权,打击公民社会活动人士,加紧限制言论表达和宗教信仰自由,同时加强政治思想控制。

尽管中国政府持续忽视国内外追究“六四”屠杀责任的呼声,各国政府已采取新措施对世界各地人权侵犯者究责。2016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授权联邦政府对违反人权查有实据者进行制裁或拒发签证。英国国会也将对类似马格尼茨基法的法案进行表决,该法将授权英国政府和民间机构对全世界人权侵犯者提出冻结其资产的申请。2017年5月,加拿大政府宣布将支持参议院审议中的一项法案,扩充加拿大对人权侵犯者的制裁措施,包括冻结资产和拒发签证。

 “这些制裁外国人权侵犯者的新机制,再度为追究‘六四’屠杀罪责带来曙光,”理查森说。“它将令习主席和其他中国领导人在继续严重侵犯人权之前停步掂量。”

背景:1989血腥镇压

 “六四”屠杀之前,北京学生、工人和市民自1989年4月起聚集在天安门广场,要求言论自由、问责和反贪腐。随著抗议声势扩大,政府在1989年5月下旬宣布戒严。

6月3日至4日,军队开火,击毙不明人数的和平示威者和旁观市民。目睹军方暴力的部分市民,群起攻击进城部队,焚烧军车。血腥镇压后,政府实施全国扫荡,数千人被捕,控以“反革命”或扰乱社会秩序、纵火等刑事罪名。

中国政府从未承担屠杀责任,也没有法办任何杀人官员。政府拒绝对事件进行调查,也不公布死亡、受伤、强迫失踪和判刑入狱者的数据。主要由死难者家属组成的非政府组织“天安门母亲”,已在北京及其他城市收集到202名“六四”遇难者的详细资料。屠杀后28年来,已有许多“天安门母亲”成员和“六四”良心犯──例如在天安门广场污损毛泽东画像而入狱12年的余志坚──含寃去世

人权观察要求中国政府纪念“六四”28周年,改正与“六四”有关的人权侵犯。具体而言,中国政府应做到:

  • 尊重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权利,停止对质疑“六四”官方说法人士的骚扰和任意拘押;
  • 与“天安门母亲”成员会面并向其致歉,公布所有死难者名单,给予死难者家属合理赔偿;
  • 允许对“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开的调查,并于调查完成后尽速公布结果;
  • 允许因八九民运流亡海外的中国公民自由返国;以及
  • 调查所有政府和军方官员的责任,包括策划或下令非法使用致命武力对付和平示威群众,以及事后不当起诉示威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