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人权观察今天偕同三家朝鲜非政府组织表示,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应施压朝鲜政府,停止以强迫劳动和歧视对儿童加以剥削。2017年2月6日这一周,人权观察、防止朝鲜危害人类罪行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Stop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in North Korea)、新韩国女性联盟(New Korea Women’s Union)和迦勒传教会(Caleb Mission)将在日内瓦向该委员会的会前工作组提供简报,说明朝鲜儿童权利现况。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出席朝鲜少年团成立70周年庆祝大会,观赏儿童演出“世上无所羡慕”歌舞剧。

 

© 路透社/朝鲜中央通讯社

尽管朝鲜政府声称早在70年前就已消除儿童劳工,执政的朝鲜劳动党和其他政府机构仍规定学生和其他儿童必须为了国家参与强迫劳动。其他侵犯人权情况包括教育机会歧视、迫害母亲身在第三国的儿童、学校体罚和强制儿童加入军事化管理的强迫劳动队(朝鲜称为“突击队”),承担超时、无偿的工作。

 “强迫儿童工作是广受全世界谴责的重大人权侵犯,却是许多朝鲜学童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应当要求平壤说明真相,并立即停止这种侵权作为。”

儿童权利委员会将听取两名逃出朝鲜的该国青少年讲述其亲身经验。16岁的全孝彬(音:Jeon Hyo-Vin)几乎每天上学都被强迫劳动,直到家里无力缴纳学费而不得不自初中辍学为止。18岁的金恩率(音:Kim Eun-Sol)十几岁就在学校被迫劳动。13岁时,她的祖母无力抚养,于是把她送到别人家里无偿打工维持生活。她的母亲早年离家到中国打工后,便与女儿失去联系。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应当要求平壤说明真相,并立即停止这种侵权作为。

费尔・罗柏森

亚洲区副主任

该委员会负责审查《儿童权利公约》各缔约国遵行公约义务的情况,该公约已获朝鲜批准。此次会前工作会议不对公众开放,但允许公民社会团体和儿童利用会外会形式向委员会成员提供有关朝鲜儿童人权纪录的简报,内容保密。会前会结束后将发布议题清单,朝鲜政府可加以回应。在2017年9月进行完整的公开审议之前,非政府组织还可以提交进一步报告,并由该委员会就相关议题质询政府官员。

各组织调查发现,朝鲜劳动党和该国教育部都借助中小学校及大学,强逼儿童劳动。还有朝鲜少年团(7至13岁学童强制入团)和金日成金正日主义青年同盟(由14至30岁学生组成)等政党侧翼组织,也做为官方工具。学生必须听从各级学校、政党侧翼、学校行政人员和教师的要求下田耕作,协助营建房舍、雕像、铁公路,以及采集物资(例如金属废料、碎石、鹅卵石、旧报纸)供学校使用或出售。未达收集指标的情形很常见,此时学生必须缴纳罚款。

朝鲜政府并且强逼许多完成义务教育的16至17岁儿童,加入由执政党控制经营的半军事强迫劳动部队。这些部队的组织架构和军队相似,主要负责建筑或其他公共设施的营造工程。出身成分(朝鲜政府依照忠党程度对人民实行差别待遇的社会-政治分类系统)较差或家庭贫困的儿童,通常要在这种部队被迫从事无偿苦工长达十年。

 “被分配到强迫劳动部队的朝鲜儿童,生活条件极为恶劣,而且不能自由退出”, 防止朝鲜危害人类罪行国际联盟的秘书长权恩庆(音: Kwon Eun-Kyoung)说。“这种奴役制度必须立即废除,部队指挥官应受惩罚。”

2014年联合国关于朝鲜人权情势的调查委员会发现,该国侵犯人权的严重性、规模和性质均已达到“当代世界无可比拟”的程度。对儿童的侵犯包括:儿童被监禁在政治犯劳改营;女童被贩运,与中国男性结婚或沦入性产业而遭到性剥削;以及自小丧失各项公民政治权利和基本自由。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均已谴责朝鲜人权状况。联合国安理会已承认情势的严重性,将朝鲜的恶劣人权纪录视为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连续三年列入正式讨论议程。

 “朝鲜政府剥削儿童的做法,不仅仅是忽略国家保护儿童的义务”,新韩国女性联盟秘书长李素允(音:Lee So-Youn)说。“也是对来自下层出身成分和最贫苦家庭的弱势儿童的剥削与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