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秋天,一支31辆卡车组成的联合国车队从叙利亚政府控制下的阿勒颇西部出发,为郊区反抗军控制地域的数千平民运送小麦粉、医药和紧急援助物资。每辆卡车的车头和两侧都挂有联合国标志。这支车队经过漫长谈判才获得叙利亚政府许可出发,从头到尾的移动路线全都经过双方协调确定。甚至有一架俄罗斯无人机全程监视。

遭空袭损毁的医疗补给品,叙利亚阿勒颇市西部乌伦库柏拉镇(Urm al-Kubra),2016年9月20日。

 

© 2016 路透社

即便如此,这些援助物资仍然无法送达待援的人们手上。

相反地,其中三辆卡车在途中遭到一群蒙面武装分子洗劫。然后,车队又遇到空袭,炸死多名援助工作者和平民。罹难者包括遇袭地点乌伦库柏拉镇(Urum al-Kubra)的叙利亚阿拉伯红新月会主任欧马尔・巴拉卡特(Omar Barakat)。该车队卸货的人道援助货仓也被轰炸,导致大部分补给品受损或全毁。

这次攻击后,人权观察收到现场照片,显示有平民死伤、建物起火、一些人在抢救贴有叙利亚红新月会和联合国机构标志的受损补给品。攻击生还者向我们的研究员表示曾看到飞机,他们认为,由于当时只有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空军在当地执行任务,空袭只能是由他们所为。2016年12月,联合国特设调查委员会发布调查报告摘要,证实了上述事实。

尽管这次攻击引发国际公愤,但12月公布的调查报告竟然船过无痕。不采取行动等于是送出这样一个讯息,即你可以轰炸联合国车队──即使已获放行──而且不必为此负责。

联合国报告驳斥了俄罗斯政府的说法,即这次事件是虚构的,或是当地反抗组织的地面攻击。报告表明,援助工作者受到的攻击“来自空中”。联合国调查员并认为,攻击方从不只一种型式的飞机上发射了多种弹药,包括“非精确打击”炸弹或燃烧武器,或两者兼有。报告并说武装反抗组织根本没有飞机,而且这次攻击“极不可能”是由美国为首的联盟所实施。尽管该调查委员会并未公开指认加害者,但根据排除法可推定叙利亚或俄罗斯是唯一可能。

故意或无区别攻击人道工作者和车辆,严重违反国际人道法──即使委员会缺乏足够证据证明攻击是故意的,但必然是无区别的。如果攻击行为带有犯罪意图──即故意或“未尽注意(recklessly)”,攻击者就构成战争罪。

在是次攻击当天,联合国人道事务副秘书长要求进行调查,并说“加害者应当知道,他们总有一天要负起违反国际人道法和人权法的责任。”既然调查已经完成,现在就看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是否采取行动。

瑞典刚刚成为安理会成员,并且是关注叙利亚人道状况的领导国。本月预定有两次会议将讨论叙利亚问题,瑞典应当在月底结束轮值主席任期之前,利用其中一次会议要求新任秘书长将该调查报告的完整内容提交到安理会。

一旦安理会获知全部事实,各成员国应将讨论焦点集中到叙利亚政府和常任理事国俄罗斯,要求它们面对相关证据,说明它们之中谁应为攻击负责。追究责任必须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