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政府昨天发布一项各界高度期待的计划,就加拿大各地原住民妇女及少女遭谋杀及失踪案件展开全国性公开调查。未来在五名委员领导下,将以两年时间和5,386万加元(4,113万美元)预算,针对该问题的复杂根源进行调查。

加拿大原住民事务部长卡洛琳・贝内特(Carolyn Bennett)(左)、女性地位部长派翠莎・哈杜(Patricia Hajdu)(左二)和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召开记者会说明调查失踪和遇害原住民女性的计划;记者会开始时,由阿冈昆族(Algonquin)领导人柯萝蒂・孔曼达(Claudette Commanda)(右)带领祷告,2015年12月8日摄于加拿大渥太华。

加国原住民妇女和少女遭受暴力的问题日益严重,令人担忧。原住民女性在加拿大女性总人口中仅占百分之4.3,但在女性凶杀被害人中却占了百分之16。长久以来,政府对这类暴力问题的应对显然不足──其不足程度令联合国称之为对原住民妇女和少女权利的“严重剥夺”。

这项调查的设立,不但归功于被害和失踪者家属多年以来椎心刺骨、不眠不休的倡导行动,也反映出加拿大原住民妇女协会(Native Women’s Association of Canada)、加拿大女性主义国际行动联盟(Canadian Feminist Alliance for International Action)和其他原住民和女性权利倡导组织的持续努力。人权观察一直支持著民间要求调查的呼声,包括《2013年度报告》所提的第一项建议就是关于卑诗省警方对待北部原住民妇女的方式,以及从那时至今的相关倡导工作。基于我们记录卑诗省北部妇女和女童未受警察充分保护、甚至有些女性遭到警察公然虐待的经验,可见独立、公正的调查确实刻不容缓。

 

昨天在发布会中,原住民与北方事务部长卡洛琳・班奈特(Carolyn Bennett)说,此调查将包含检讨警察执法。女性地位部长哈杜(Patty Hajdu)坦承,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根深柢固存在一些制度中,而这些制度原本应该帮助和保护”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可惜,该调查最后通过的授权条款并未明确提到警察执法,而是说暴力“背后的社会、经济、文化、制度和历史根源”,以及“为应对它而实施的制度政策和实践”。

此外,授权条款指示委员会成员将玩忽职守的信息移交回到“适当的权责机关”,但这些机制经常导致警察调查警察。这种情况将让那些曾经向权责机关举报却石沉大海的家属们感到彻底失望。正因如此,该调查应该更加重视探讨改革警察监督机构的必要。

追究警察失职责任,是确保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安全持续提升的基本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