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区,2015年12月1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表示,欧巴马政府宣称对中央情报局(CIA)酷刑进行刑事调查遭遇法律障碍,这种说法并不可信,而且可能导致酷刑成为未来政策选项之一。现有证据足以支持司法部长下令调查曾参与911事件后中情局项目人员,包括美国高级官员,是否涉嫌酷刑、共谋酷刑和其他违反美国法律的犯罪。

这份153页的报告,《再无借口:追究中情局酷刑责任路线图》,列举确切证据支持向获政府批准实施酷刑的人士提起刑事诉讼,挑战法律上不可能加以检控的说法。该报告同时扼要说明美国对酷刑受害者提供救济的法律义务,以及应采取的步骤。报告也详细说明其他各国应当采取何种行动,追究中情局酷刑的刑事责任。

“参议院酷刑问题调查报告已发布一年,欧巴马政府仍未对中情局酷刑重新启动刑事调查,”人权观察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若不通过刑事调查将酷刑排除于政策选项之外,欧巴马将遗祸万年。”

2015 《再无借口:追究中情局酷刑责任路线图》

2014年12月9日,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将迄今保密的6,700页中情局拘押侦讯项目调查报告节略为一份措辞强硬的摘要发布。这份《参院报告摘要》既证实先前媒体报导,也揭露中情局酷刑的粗暴性、系统性和普遍性比起先前报导有过之而无不及。《摘要》提供了新的暴行细节,例如有些在押人员遭到所谓的“肛门灌食”,此外,也提供讯息说明令人痛苦的压力姿势和睡眠剥夺,对在押人员造成怎样的残酷伤害。《摘要》同时重点探讨了“高级侦讯技术”是不是获取有用情报的有效技巧──结论是否定的──但并未对项目本身的合法性做出评估。

司法部说,该部已于2009年对中情局虐待做过调查,结论是缺乏足够可采的证据可供起诉。但该次由约翰・德拉姆(John Durham)领导的调查,范围仅限于超出“授权”行动的中情局虐待,而非所有的中情局酷刑和虐待。此外,当时的调查人员似乎并未访谈任何一位前在押人员,其自称调查彻底、可信的说法站不住脚。

常见的辩护理由之一是,中情局和白宫高级官员是按照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的法律意见,即所谓的《酷刑备忘录》,认为“高级侦讯技术”是合法的。然而,《参院报告摘要》所提供的证据,足证中情局官员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做法可能触犯反酷刑法。其他证据则显示,中情局和白宫官员曾试图寻求不予刑事检控的保证,失败后,他们便协助炮制了授权实施酷刑的法律意见为自己脱罪。

参议院酷刑问题调查报告已发布一年,欧巴马政府仍未对中情局酷刑重新启动刑事调查,若不通过刑事调查将酷刑排除于政策选项之外,欧巴马将遗祸万年。

肯尼思・罗斯

人权观察执行董事

《酷刑备忘录》的法律论理非常牵强,根本达不到诚实解释法律的基准。以上各项事实均抵触善意依赖律师建议的说法,因此不能引用该说法做为对抗酷刑罪名的正当理由。再者,《参院报告摘要》和其他证据均显示,中情局曾采用某些未获授权的方法虐待在押人员,或者虽属授权技术但其应用方式远超出授权范围。

人权观察指出,尽管许多酷刑和其他虐待行为发生在十年或更久以前,但有多项刑事罪名不适用于消灭时效。联邦法律一般的五年消灭时效不适用于可能导致“死亡或严重身体伤害的可预见风险”的酷刑或共谋酷刑罪,也不适用于某些性虐待罪名。此外,共谋罪的行为人若隐匿计划核心部分,正如中情局此一项目,便不适用消灭时效。

依据美国已于1988年批准的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各国政府必须对被控酷刑者进行公正调查并将查有实据者起诉。如不对中情局酷刑进行调查和起诉,将导致未来总统可能在应对不可避免的重大安全威胁时,授权使用类似的非法侦讯方法。已有数名2016大选的总统候选人为“高级侦讯技术”的使用提出辩解,有些更表示只要他们当选便会再次使用

《禁止酷刑公约》曾获美国大力促成通过,它规定应对酷刑受害人给予救济和赔偿。但小布什和欧巴马两任政府都积极阻挠前在押人员通过美国法院寻求救济,他们援引豁免权和国家安全理由,使案件在原告还没机会出示虐待证据前就被驳回。

人权观察表示,司法部应指派特别检察官重启调查,并确保包含自称酷刑受害者在内的所有相关人证都得到访谈,所有可能取得的相关物证都得到收集、保存和检验。

“如果美国这样富有民主传统和稳固政治体制的国家竟公然藐视追诉酷刑的法律义务,全世界对法治的崇尚都将受到损害,”罗斯说。“不该允许那些企图贿赂和协助炮制法律意见、将不合法变为合法的政府官员靠着这种意见使自己脱卸罪责。”

这份报告也说明在海外对中情局酷刑虐待开展调查的案件。其他国家的调查对象不仅是美国官员,也包括被控参与或串谋中情局虐待的当地官员。美国负有主要的起诉义务,但《禁止酷刑公约》含有“普遍管辖权”条款,所以不论酷刑发生在何地,所有国家都有义务起诉进入其领土的嫌犯。美国若不自行对中情局酷刑进行彻底、公正的调查,其他国家应该采取行动调查这些犯罪。

“既然欧巴马政府拒绝调查起诉涉及这些重罪的高级官员,其他国家应该着手进行,”罗斯说。“如果欧巴马总统不打算阻止酷刑有罪免责的危险先例,其他国家应该代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