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尼拉)-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菲律宾政府应立即释放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前被拘捕的数百名马尼拉居民,其中大多为贫民或游民,还包括140多名儿童。此次任意拘押是所谓“净化行动(clearing operations)”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在首脑会议前美化市容,世界各国领导人将于2015年11月16日到18日来到马尼拉与会。

马尼拉达科他区(Dakota)的街头小贩,2015年11月12日。此地临近菲律宾国际会议中心的APEC首脑会场,市政府要求他们从2015年11月16日起至少一周“不得上街”。

 

© 2015 Carlos Conde/人权观察

当地政府从11月9日开始,在马尼拉市和马尼拉大都会周边各城市的街头和非正规住宅区逮捕了数百名成年人和儿童,并将他们无故拘留。其中许多成年人平时经营小吃摊或贩售回收物品,逮捕他们的官员说,等到首脑会议结束后就会放他们回到街头继续营业。依据各城市首长,包括马尼拉市长约瑟夫・埃斯特拉达(Joseph Estrada)的命令,警察和社工将这些民众拘捕并送到收容游民和孤儿的政府机构接受看管。

 “菲律宾当局侵犯这数百名马尼拉居民的权利,只为虚饰门面以便APEC各国代表对该市留下‘整洁’印象,”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林海(Phelim Kine)说。“未经正当程序就把无家可归和贫困的居民赶出他们的家园和职场并且关押起来,是对他们基本人权的侵犯。”

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警察、基层官员和社工来到人们生活的街道,检查他们的帐棚或临时屋。被捕的民众由卡车送往收容与行动中心(Reception and Action Center,简称RAC),它是由马尼拉市政府管理的一所社会福利机构。来自马尼拉市的成年人和伴随儿童被送到RAC,父母不在身边的儿童则被送到少年之家(Boys Town)──位于马利金纳(Marikina)附近的市立未成年游民收容所。还有许多被带走的民众,包括来自马尼拉以外者,则被送到荷塞法贝拉中心(Jose Fabella Center),即位于邻近城市曼达卢永(Mandaluyong)的国立游民收容所。

菲律宾社会福利及发展部告诉人权观察,从11月9日到11月12日之间,共有48名游民或贫民被拘留在荷塞法贝拉中心,其中40人来自马尼拉,其他来自附近的奎松市(Quezon City)和帕赛市(Pasay City)。马尼拉市政府的报导则说,截至11月10日,当局“解救”了至少141名街头流浪儿童,其中数十名已被送往少年之家。

马尼拉都市发展局雇用工人刷洗市中心乙沙大道(EDSA)沿途墙面,准备迎接将于2015年11月16日开幕的APEC首脑会议。2015年11月13日。

 

© 2015 Carlos Conde/人权观察

在罗哈斯大道(Roxas Boulevard)被捕的拾荒者“达里欧”说,发展局人员11月11日逮捕他时很“粗暴”。“他们冷酷无情”,达里欧向人权观察说。“他们拿走我们的东西,或者不让我们带走家当。”他和妻子被关在荷塞法贝拉中心,人权观察在此地访问到他们。

当方政府当局配合社福及发展部共同执行“净化行动”。马尼拉大都会发展局长艾丽西亚・玻诺安(Alicia Bonoan)告诉人权观察,“净化行动”是政府对游民和贫民“救援”和“外展服务”政策的一环,尤其是其中的儿童。她说,这项行动还会配合2011年启动并经修正过的现金发放计划,对马尼拉大都会地区的4,408户低收入家庭提供最长六个月、每月4,000菲律宾披索(90美元)的房租津贴。

玻诺安否认这项正在进行的行动与APEC首脑会议有任何关联,但最近被拘留的民众、他们的家属和非政府组织的社工人员都不这么认为。

52岁的埃尔米塔区(Ermita district)摊贩“柯拉”在11月11日被捕,她说曾向市府当局请求释放,但毫无回音。“无论我怎样哀求,他们就是不听,”她说。“APEC结束他们便会放人,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

菲律宾政府为筹备APEC首脑会议从数周前开始多项公共工程项目,包括重新油漆主要公路,建围墙将贫民窟从街景中屏蔽,以及扫除主要干道上的街头小贩。APEC前的“净化工程”包括使贫民和游民离开几条主要街道,例如马尼拉湾沿岸的罗哈斯大道,它是从国际机场抵达菲律宾国际会议中心APEC会议场地的必经之路。

居民、社福官员和社工人员告诉人权观察,在马尼拉大都会区其他城市,包括帕赛市和奎松市,地方政府也按日执行“净化行动”。地方政府派出行动小组拘捕民众,并得到直属总统的马尼拉大都会发展委员会(Metropolitan Manila Development Authority)协助。

小贩在马尼拉维托克鲁兹道(Vito Cruz Street)摆摊,附近的菲律宾国际会议中心即将举办APEC首脑会议。政府为准备这场会议封锁道路,将使这些摊贩失业一周以上。菲国政府表示,清空首脑会议周边道路是为了维护安全和治安。2015年11月12日。

 

© 2015 Carlos Conde/人权观察

人权观察表示,此次“净化行动”总共拘留的人数尚无法确知。社会福利和发展部报告,近几个月内从街道撤离的人数超过2万人。该部表示,有不明数量的居民被安置在马尼拉不同地点,其他人则被安置到远离APEC首脑会场的马尼拉大都会其他城市或其他省区。

人权观察指出,菲律宾政府过去也曾在国际性盛会期间设法掩藏首都贫民。今年1月,教宗方济各访菲之前,社福部从马尼拉街头逮捕数十人,转送到八打雁省(Batangas)附近的渡假村。2012年5月,亚洲开发银行官员集会,菲国政府在通往国际机场的公路旁筑起围墙,不让旅客看到贫民窟。

菲律宾是各项核心人权公约的缔约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禁止任意逮捕和拘押。《儿童权利公约》规定拘押儿童“应作为最后手段,期限应为最短的适当时间”。联合国《执法人员行为守则》规定,执法人员履行职务时应当尊重并保护人的尊严,并且维护每个人的人权。

 “虐待马尼拉无家可归的人群,不应是菲律宾政府主办高规格国际活动时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林海说。“APEC各国代表应当向菲国主办方表明,以虐待性的‘净化行动’对待马尼拉最弱势居民,只会玷污菲律宾和APEC的名誉。”

被逮捕后拘留在马尼拉荷塞法贝拉中心(Jose Fabella Center)的民众排队领取午餐,2015年11月13日。

 

© 2015 Carlos Conde/人权观察

清净行动影响民众的说法

人权观察在拘留场所访问部分被带走的成年人和儿童。他们用化名表达以下说法。

任意逮捕和拘押

 “诺拉”是一名33岁妇女,因肢体障碍不良于行,平时担任“吉普尼”小巴士调度员为生。她说在11月11日,几名自称马尼拉大都会发展委员会人员的男性在靠近市政厅的塔夫脱大街(Taft Avenue)找上她,说他们带来食物要发给她。但他们没有分发食物,反而开始拘捕民众。

 “我跛脚,跑不掉,”她告诉人权观察说。“其中一人把我抬起来,丢上硬板卡车。我的背和双腿都被他们弄伤了。”

官员先把她带到收容与行动中心住了一晚,第二天再把她转送到荷塞法贝拉中心。虽然她可以在大院里自由活动,但她和其他人都被禁止离开中心。

 “李欧纳多”是45岁的拾荒人员,靠出售从圣托马斯大学(University of Santo Tomas)学生圾垃中捡拾的回收物品营生。11月10日,当他在西班牙大道(Espana Boulevard)的人行道上睡觉时,被附近的社区保安和市政厅驻卫警逮捕。他们先带他到收容与行动中心。第二天,他和另外15位被警方拘留的游民一起被送到荷塞法贝拉中心。

33岁、跛足的“诺拉”,在11月11日夜间被市政府从街上拉走。她说官员把她丢上硬板卡车,造成她的背部和双腿淤伤。2015年11月13日。

 

© 2015 Carlos Conde/人权观察

 “一名社区保安扣住我的脖子,把我推上 [吉普尼],”李欧纳多说。“我在这里睡了三年,头一次遇到这种事。”

 “达里欧”是在罗哈斯大道附近街道被捕的拾荒者,他告诉人权观察说,他的妻子被捕时受到不当对待,她的手臂还留有淤青和抓痕。“他们为何这样做?”他不解地说。

达里欧说,有一名被拘留者,大家都知道他有精神障碍,但市府人员仍对他动粗并且辱骂:“其中一人朝他肚子打了一拳。我问他们为什么要打他,他又没做什么。但他们没理我。”

被拘押而失去收入

因“净化行动”被捕的人士告诉人权观察,拘押使他们的生计更加困难。

 “琳达”是住在马尼拉汤都区(Tondo)贫民窟的菜贩,11月11日被警察和社工拘捕,送到荷塞法贝拉中心。她告诉人权观察:“他们把我抓走,而且不让我带上随身财物和我正在陈售的货品。我的木制摊车是我花了好多钱定做的,现在也没了。...我又没犯法,我只是想讨个生活,为什么要抓我?”

 “强纳斯”是仓储搬运工,警察来抓人时正在休息,他说:“我没做坏事。我只是在我工作的仓库外面小睡一下,准备轮班上工,他们却跑来把我抓走。他们根本没有逮捕令。”

 “法蒂玛”是在帕拉伊索(Paraiso)街道上叫卖零食和香烟的小贩,平时带着全部家当睡在摊车旁的长椅上。她说因为她苦苦哀求,直到现在还没拘留她。但官员叫她必须在11月16日前打包离开。她说她全靠摆摊为生,整天叫卖所得也只够糊口。“如果 [政府] 赶我走,我也只能在这一区附近走动,请孩子帮我推车,”她说。“我身体还健朗,我不想去麻烦我的孩子。这是我唯一的生计。”

 “艾莲娜”现年46岁,20年来靠着在罗哈斯大道附近摆摊卖菜扶养六名子女。她说当局要求她和其他摊贩必须在11月16日前撤离,而且一个星期不能再来。“这表示我们一家这几天都没有收入,”她告诉人权观察。“我要到哪里找钱来喂饱我的儿孙们呢?政府又没有给我们任何救济。我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卡拉”是另一位小贩,她担心付不出那个星期的帐单和债务。“我每天都要付钱还债。一个星期不能作生意,我该怎么办?”她说。“政府只会做表面功夫,为了给客人看到好的一面,让我们吃苦头。”

任意拘押儿童

11月9日晚间,马尼拉警察、地方官员和马尼拉社会福利局人员临检一处被称为列佛里札(Leveriza)、占据马尼拉儿童乐园(Paraiso ng Batang Maynila)一角的违章住宅区,逮捕许多儿童。

 “我们正准备上床睡觉,我妈狂奔过来叫我跑出去躲起来,”11岁的“艾莉莎”说。她自出生就和父母及五名兄弟姊妹一同住在乐园里。“巴朗圭(最低一级行政单位)主任陪同警察过来,告诉我妈和大家说他们要清理这座公园。”艾莉莎和其他六个孩子跑到一条街外的关爱之家(Bahay Tuluyan)暂避,这是一家非营利组织开办的街童庇护所。“我看到他们抓走康巴(Combat),它是我的小狗,”艾莉莎说。“我当时好害怕。”

12岁的“里诺”看见警察临检,他说他拼命跑才没被逮捕:“警察骑着摩托车。其他 [巴朗圭官员] 用走的,逐一查看每个帐棚。”

里诺一家在乐园外街道上用瓦楞纸和塑胶板搭了一座小屋。“我看见他们带走一些巴焦人(Badjaos),”里诺说,他指的是当地来自菲国南方一个部落族群的游民们。里诺和艾莉莎都说,他们眼见官员把至少三名8岁左右的巴焦族儿童带上小卡车。那些儿童认识带他们走的人,所以静静地跟他们上了车,艾莉莎说。

其他居住当地的无家儿童告诉人权观察,他们从11月9日开始一直在躲来抓他们的警察。15岁的“彼得”说,他和几个小朋友在11月9日晚上8点左右,正沿着马尼拉湾步道散步时,警察和马尼拉市社会福利局的社工突然来抓他们,但他们逃掉了。“没有人被 [警察] 抓走,有个警察一把抓住我,被我挣脱了,”彼得说。警察骑摩托车,还有一辆卡车跟着。“我听说当天晚上他们在哈里森(Harrison)那边抓走很多小孩,”该处是靠近海湾的一条街道。

11月10日,警察和社工差点抓走15岁的“谢拉”,当时她在母亲摆摊的雷米狄欧斯广场(Remedios Circle),离罗哈斯大道只隔几条街。“我到那里时突然一阵骚乱,一个警察叫我上去卡车。我拒绝,骗他们说我只是路过,”她对人权观察说。“我当时真是又惊又怕。”谢拉说,当晚她看见卡车上有几个小朋友和一个抱着婴儿的妈妈。

41岁的小贩“达里欧”于11月11日在法乌拉神父街(Padre Faura Street)被捕,他告诉人权观察,马尼拉大都会发展委员会的人员把他朋友的儿子带走,那孩子只有4岁或5岁。

24岁的“狄塔丝”已有一个孩子但长相稚气,11月9日被捕并送到儿童之家,她说被关了三天才说服社工相信她实际上是个母亲而释放她。她告诉人权观察,她看见同一个星期被捕的一些儿童也被送到这个机构。

凯撒琳・瑟利(Catherine Scerri)是保护儿童的非政府组织关爱之家的副总干事,该组织办事处就在儿童乐园的下一条街。她说有些儿童到她们组织来躲避,因为自从11月9日清理街道行动开始后,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抓人。“每当盛大活动都要搞一次这种‘净化’行动,”瑟利并补充说,这些孩童和他们的家人通常最多被拘留一周就会被放回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