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在2015年10月10日,朝鲜劳动党创党70周年的今天,劳动权利在朝鲜仍根本不受尊重。朝鲜政府为控制人民、扶持经济,对普通民众和囚犯进行有系统的大规模强迫劳动,足见该国政府如何利用侵犯人权做为维持政权的主要策略。

“朝鲜政府自诩为无产阶级天堂,实际上却强迫人民以无偿劳动支撑经济建设,没有比这更鲜明的对比了,”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如果平壤真的要庆祝建党,应该停止掠夺式地剥削自己人民的劳动。”

朝鲜民众在平壤大型表演中挥舞劳动党旗帜,2013年7月26日。

© 2013 路透社

朝鲜政府对大部分人民施加沉重且虐待性的强迫劳动,绝大多数朝鲜人一生中必有遭到强迫劳动的时候。朝鲜学生告诉人权观察,学校强迫他们到农场无偿劳动,每年两次,每次一个月,一次在春耕插秧时,另一次在秋天收割时。强迫劳动造成学生身体和心理的伤害,包括营养不足、劳累过度和发育不良。

朝鲜的囚犯,不论在政治犯监狱、“劳动改造”集中营或短期看守所,都必须在艰苦、危险的环境中承受辛苦的强迫劳动,冬天常常没有适当的衣物或住房可以御寒。由于粮食配给维持在几近饥饿状态,而且缺少或根本没有医疗照护,这种强迫劳动制度造成囚犯日渐衰弱。他们在林场、矿场和农场中干活,身上没有任何安全护具,看守的警卫动辄以身体及精神虐待强迫他们工作,有时对他们性侵。

一般朝鲜劳工也无法自由选择工作。不论来自城市或乡村,男性和未婚女性毕业后都必须到政府分配的企业去工作。理论上他们有权领取薪资,但实际上许多国营企业根本发不出工资。由于不能自由转换职业,劳工大都必须从事副业才能赚钱活口。

“毫不夸张地说,强迫劳动已经成为朝鲜民众的家常便饭,”罗柏森说。“做为朝鲜的隐性人权危机,这个问题受人忽略实在太久了。”

朝鲜是世界上少数尚未加入国际劳工组织(ILO)的国家之一,该组织负责制定劳工权利标准并监督各国加以履行。人权观察表示,朝鲜应当加入国际劳工组织,并依据该组织加入条件,遵守《国际劳工组织关于工作中基本原则和权利宣言》。根据该宣言,各成员国应当消除强迫劳动与童工,并尊重结社自由权和集体谈判权。成为缔约国之后,朝鲜还可以批准国际劳工组织第29号和第105号公约,接受这两份公约为消除强迫劳动所定出的明确标准和要件,亦可为履行公约义务而寻求国际劳工组织的技术支援。
 
毫不夸张地说,强迫劳动已经成为朝鲜民众的家常便饭。做为朝鲜的隐性人权危机,这个问题受人忽略实在太久了。

费尔・罗柏森

亚洲区副主任

自朝鲜劳动党创党以来,强迫劳动一直是政治压迫的一种形式,近年来,它又被当成经济的支柱。朝鲜政府实行的粮食配给制度于1993到1995年彻底崩溃后,全国陷入严重饥荒,引发绝望和大规模死亡。1994到1998年是危机高峰,被称为“苦难的行军”,其间饿死人数至今不明──估计在数十万到350万人之间。

这次饥荒迫使朝鲜首度开放小规模商业活动,即市场“小贩(jangsa)”。不仅是私人,连政府机关,包括党、军队、监狱、警察、国营公司和各级学校,都无法继续仰赖政府预算,必须靠着半合法、半非法的“灰色”经济赚取所需。从此以后,各国家机关经常利用强迫劳动来弥补开销。
 
曾被监禁在转车里教化所(集中营)并于2001到2007年之间负责该所生产规划的一名前囚犯告诉人权观察,“全国各监所收容的囚犯人数,是按照生产所需的人均劳动日数加以分配的。”教化所是由警察机关管理的拘押设施,专门关押被判长期“劳动改造”的政治犯和刑事犯。
 
2014年2月,联合国朝鲜人权问题调查委员会指出,朝鲜政府犯下系统性、普遍性且非常严重的人权侵害,足以构成危害人类罪。纪录在案的迫害包括奴役、消灭、谋杀、酷刑、监禁、强暴、强迫人工流产和其他性暴力。该委员会发现,一般监所集中营“压榨受刑人的强迫劳动,经营矿场、工厂、农场和伐木营。其营业利润看来并未用于改善原监所环境。囚犯所生产的食品数量和种类,远多于他们得到的。”委员会并发现,“对囚犯的强迫劳动还必须视为政治压迫的一种形式,因为它在制度上配合每天的强制政治学习,内容主要是金氏家族的统治成就与指导思想。”
由上述事实更可看出联合国安理会持续处理朝鲜人权情势的重要性,包括在今年底前对强迫劳动问题举行正式讨论。

“与其庆祝这个压榨朝鲜民众劳力的政党成立,金正恩真正该做的是宣布停止全国的强迫劳动,”罗柏森说。“联合国安理会应当立即采取行动,要求朝鲜废除这种以剥削为本质的侵权的经济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