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中国政府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阅兵,盛大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北京戒备森严,部队挥汗操练,高层官员则再次呼吁日本为二战罪行“负起责任”,借着国人受难的记忆鼓吹民族主义。

中国工人洒水维护天安门广场上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花木造景,2015年8月30日。

日本在二战期间造成无数生灵涂炭,邻国当然有理由质疑东京至今不愿彻底认罪道歉的态度。

但北京的问责也底气不足,因为中国历届领导人从未对国内人祸表示负责和道歉,而且许多灾祸是他们自己闯下的。文革和大跃进牺牲无数人命,毛主席及其部属不但没有受到追究,反而被北京奉为伟大领袖。最高领导人的责任往往由他人充当代罪羔羊,例如对四人帮和薄熙来的公审天安门母亲们为八九民运遇难子女鸣冤二十载,仅仅换来警察骚扰,未见当局认真调查当年事件。

即使面对政治性不高的灾难事件,北京也惯用掩盖事实、收买灾民、推卸责任的技俩,不愿侦办官员责任。2008年四川地震中,因校舍倒塌被压死的许多学童家长虽然得到金钱补偿,但没有人被追究责任,向政府施压问责的维权人士反遭问罪下狱。同样剧码一再重演,不论是动车追尾、游轮翻覆,或者最近发生在天津的化学品爆炸。

在中国劝说其他国家正视本身历史之前,应该先把自己家里的老帐算个清楚。踏着天安门广场的冤魂踢正步,不会让北京对他国究责更理直气壮。尊重司法和新闻独立、容忍公民异议、遇到天灾人祸勇于承认错误并总结经验,才是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