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终究应当承认1989年6月屠杀民运示威者的事实并负起责任。当局应释放因悼念“六四”而被囚禁的维权人士,以及所有其他因和平表达政治观点而入狱的人士。

 “二十六年前,中国政府决定以暴力镇压回应和平抗议,”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只要政府还未承认它过去的行为并赔偿大批被害人及其家属,就不能保证历史不再重演。”

北京近来任意拘押、起诉多名八九民运人士,反映过去两年对异议人士的打压日趋严厉。

资深记者高瑜,现年71岁,于2015年4月遭三度判刑,这次她被控泄露国家秘密罪,因为她将一份中共抵制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内部文件交给美国明镜媒体集团。当局拒绝她的律师提出要求就该份文件是否构成“国家秘密”进行鉴定的要求,也拒绝采信该媒体称其报导内容并非来自高瑜的说法。

着名人权律师浦志强,现年50岁,于2014年5月4日被拘留,因为他出席一场在北京纪念六四25周年的私人聚会。浦志强后来被控“寻衅滋事”和“煽动民族仇恨”;目前尚不清楚他将于何时出庭受审。

坚持异议的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现年46岁,自2015年3月25日清明节被拘押至今,因为他在当天前往墓园吊祭两名六四死难学生。陈云飞后来以“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正式被捕。自习近平上任国家主席以来,中国政府已拘押、监禁逾百名维权人士。

中国各地民众持续要求参与民生政策规划与执行的权利。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报告,“群体事件”,即超过一百人的抗议活动,每年估计有十万起。

这些示威活动大多涉及劳资纠纷、强迫徵地、拆迁和环境问题。举例而言,今年4月,广东省河源市有数千民众游行示威,抗议发电厂扩建项目可能造成当地环境污染恶化。公民行动主义正在成长,反映在本土非政府组织和志愿者的迅速增加,尤其在2008年四川地震之后。2003年,中国已有近25万个非政府组织;十年后这个数字已翻了一倍。

社交媒体平台经常充斥着讨论不公案件和呼吁追责的声音,例如最近黑龙江庆安警察枪杀一名携带家眷的无武装男子引发公愤,或一名母亲为女儿遭强暴并逼迫卖淫而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却反被劳教的案件。

面对公民要求参与,政府的回应却是收紧对互联网、大学、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控制。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要任务即是“维稳”,也就是压制异议的美化说法。政府已经或正准备制定数项国安法律,将对中国原本极其有限的公民自由加诸更为严酷的钳制。正如记者高瑜被指控泄露的中共九号文件所述,党的领导已将新闻自由、民主和其他“普世价值”视为对中共执政权威的危害。

“尽管中国政府在六四事件26年后依然深切恐惧自由和民主,但中国人民从未像今天这样拥护这些观念,”理查森说。
 

背景:1989年流血事件

六四屠杀结束了自1989年4月起,学生、工人和其他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其他城市,呼吁言论自由、政府问责和终结贪腐的和平集会。面对抗议升高,中国政府在1989年5月下旬宣布戒严。

1989年6月3日到4日,军队开火杀死不明人数的和平示威人士和旁观者。在北京,有些市民为防御军方暴力而攻击军方车队、焚烧公交车辆。杀人之后,政府实施全国扫荡,以“反革命”和妨害社会秩序、放火等其他罪名逮捕数千人。

中国政府一贯否认屠杀责任,从未法办任何加害人。它拒绝对事件进行调查,或公布死伤、失踪和服刑人数。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曾于1990年驳斥国际关注为“无事生非”,不过中国政府已改口称该事件为一起“政治风波”而非“反革命”活动。非政府组织“天安门母亲”迄今收集到202位在北京和其他城市遭镇压遇难者的详细资料。虽然政府全力压制有关这场屠杀的一切公开讨论,但今年有12名海外留学生发表公开信呼吁追究屠杀责任。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以下列方式纪念1989年六四事件26周年:

  • 尊重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停止骚扰和任意拘押批评官方六四定调的人士;
  • 允许对六四进行独立调查,并尽速对民众公布调查发现与结论;
  • 允许因六四而流亡海外的中国公民自由返国;以及
  • 调查所有参与策划使用致命武力对付和平示威者的政府和军方官员,并公布死难者名单。

 “政府长期无法增进基本自由已对中国现况造成多方面的影响,从贪腐到污染等各种社会问题都因此变本加厉,”理查森说。“虽然已经迟了太久,中国政府应当如实承认其在屠杀中的角色,如此方能开始为当年的镇压疗伤止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