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政府周五做出令人极其失望的决定:针对一名关达那摩在押人员根据法院释放令提出的法律要求表示反对。这名在押人员塔利克・巴・欧达(Tariq Ba Odah)的律师医师表示,他的健康不佳,已濒临死亡。奥巴马政府早在五年前就曾批准将他由这座黑牢移送出去,却仍做出反对决定。

示威人士举着塔利克・巴・欧达(Tariq Ba Odah)的照片,在白宫门外集会抗议关达那摩湾拘留所成立12周年,华盛顿特区,2014年1月11日。

© 2014 Miguel Juarez Lugo/Corbis图片社

欧达是一名37岁的也门籍沙特阿拉伯居民,自2002年起即被监禁于关达那摩。九年来,他持续绝食抗议无限期拘押,如今体重只有74.5磅,是理想体格的百分之56,相当于美国11岁男童的平均体重。“我们上次会面时,”欧达的律师欧马尔・法拉(Omar Farah)在提交法庭的文件中写道,“他的体重大幅下降,几乎使我认不出他。”他的医师说他状况非常危险,一旦发高烧或感染可能在几天内丧命。

欧达未经控告或审判已被羁押13年,光凭他的健康状况就应有足够理由不反对他申请释放。不只如此,一个包括情报和国防部门代表在内的美国官方六人任务小组,曾在2010年建议将欧达由关达那摩释放。这表示他们认定美国将不会对欧达提起控告,在一定条件下将他释放不至为美国带来风险。

近年来,美国国会一直限制关达那摩在押人员移出,包括前述任务小组建议释放的对象在内。奥巴马本人曾公开谴责这些限制,并将未能关闭关达那摩归咎于国会。尽管国会限制大部分在押人员移出,但法院下令释放者并未受限。奥巴马政府大可用一种最简单的方式释放欧达──同时实践其逐步关闭关达那摩的承诺──就是不要反对他诉请释放。

然而,司法部却对他的诉求提出反对书,而且将文件设定机密,迟不公布其反对理由。以保密方式提出意见,在人身保护令案件中并非常态,据报有一位不具名的行政官员指出,其目的更多是为了维护政府的面子而非保护机密信息。

不论其依据为何,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行政部门将无法再以国会限制为借口,解释其为何未能关闭该拘留所。国会的限制的确让关闭关达那摩更加困难,但那不是唯一的障碍。另一重大障碍其实是行政部门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