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渔人沿袭传统技巧,用绳索捆著棕梠叶缒至海面下70-80公尺,引诱深海礁石中的鱼类。

 

© 2011 Sofie Olsen

(曼谷,2015年6月25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表示,泰国缅甸政府应当立即停止对莫肯人(the Moken)的歧视和其他侵权行为。莫肯人在海上游牧为生,是东南亚仅存的游猎采集民族之一。近三千名莫肯人在缅甸南部沿岸的墨吉群岛(Mergui archipelago)一带以舢舨为家,另有800人在泰国定居。

该报告篇幅25页,题为《乘桴于海:缅甸和泰国莫肯人(Stateless at Sea: The Moken of Burma and Thailand)》,以文字和照片描述莫肯人的权利遭到国家权力机关──特别是缅甸海军──的严重侵犯,包括勒索、收贿、任意逮捕和没收财物。同时,人权观察检视了移民和海洋保护法规对莫肯人迁徙自由的紧缩和传统生计的威胁。大多数莫肯人没有国籍,因而极易遭受人权侵犯,无法享有医疗、教育和就业机会。

迥异于旅游广告中生活如田园诗歌般的形象,逐鱼而居的莫肯人在海洋中面临愈来愈多的限制和打压,在陆地上则要忍受系统性的歧视,”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缅甸和泰国实际上否定莫肯人的公民资格,使他们很容易遭受剥削压榨和其他生存威胁。”

莫肯人被列为缅甸1982年《公民权法》认定的135个“族群”之一,但对莫肯人申领国民身分证的政策反覆无常,使他们在缅甸境内旅行困难。人权观察指出,依据法律,缅甸政府必须为所有符合资格者签发国民身分证,必须保障所有莫肯儿童获得出生证明,也必须为莫肯人提供与其他缅甸公民同等的社会福利、教育、健康及其他服务。此外,莫肯人常遭缅甸海军暴力攻击和没收财物。

缅甸莫肯男子噶玛(Gamat)告诉人权观察:

 [海军]把枪口对准我们,我们就跳进海里。如果我们拿钱出来,有时他们就不再烦我们,也不会拿走旁的东西。如果我们想在某个岛上住下,或在附近打鱼,就要付钱给岛主──他们都是缅甸军人。

在泰国,莫肯人从事传统营生的能力受到海洋保护法规的限制,例如禁止商业用途采集海产或为修建船舶砍伐树木。泰国中间人利用莫肯人的弱点,鼓励他们从事非法且危险的工作,例如炸渔。在岸上,莫肯人也常遭到强迫搬迁,因为虽然传统上他们每年都要在某些海滨地区居住部分时间,但他们对这些土地没有所有权。

泰国政府应当全面检讨莫肯人申办公民权的案件,让符合法定资格者取得证件。当局不应继续让莫肯人受到强迫安置的威胁,应当设立投诉机制供权利受侵害的莫肯人利用,并支持莫肯儿童获得文化上相适的教育,以及合法的工作机会。

近年来,愈来愈多莫肯人放弃游牧生活,决定到泰国和缅甸定居。两国政府应以行动保护并促进他们的权利,包括提供他们取得公民权的管道,保护他们不受危及传统生计的经济剥削。两国应确保莫肯人,作为墨吉群岛和安达曼海沿岸的原住民,获得符合联合国《原住民族权利宣言》的待遇。

“缅甸和泰国必须承认和尊重莫肯人维持传统生活方式的权利,”亚当斯说。“保护他们不受侵权,确保他们申请公民权的管道,和提供基本服务机会,是帮助这个原住民弱势群体的最好方式。”

报告引述证言选摘

“我以前遇到过缅甸海军士兵,他们总是跟我们要钱、讨食物。他们老是用枪威胁我们...。我们通常身无分文,只能给他们一些鱼。”─莫肯女性,泰国普莱岛(Ply Island)

“缅甸士兵有时在我们打鱼时开枪射我们的船。我遇到好几次。我哥哥和其他莫肯人打鱼时被缅甸海军打中,死了。当时同船的莫肯人都跳海逃生了。”─噶玛(Gamat),莫肯男性,缅甸洞岛(Dung Island)

“我们家住了14个人,从60岁到1岁。我们全都是这个村子土生土长的。但文件[官方地契]却说我们世代居住的这片土地属于别人。它说这里的地主是一个泰国商人。他想把我们踢开,好变卖土地。现在我们要住哪里呢?我不知道。莫肯人一家一家被告上法庭,然后叫他们离开这个村子,因为土地不属于他们。”─布赖(Bulai),莫肯女性,泰国普吉岛拉威海滩(Rawai Beach)。

“我有五个孩子,其中两个因为非常严重的腹泻而死。他们死时还是婴儿。那时候,我身无分文,虽然他们病重,也没法送他们去医院。”─莫肯女性,泰国

“我以前是潜水夫。在我十几岁的时候,莫肯渔夫不受任何限制。从普吉岛到苏林群岛,我们来去自如,到处可以捕捉鱼类、虾子、龙虾和贝类。我们带著渔货去找中间人,他们再把鱼卖给城里市场和海边餐馆...。日子不好过,但我们很自由,想去哪就去哪...。可是大约16年前,政府官员告诉我们,我们再也不能到苏林群岛去捕鱼了...。他们对我们的生活方式制定了一大堆规则和限制...。我们没办法靠打鱼养家了。我跑到海滩上去,跟观光客打招呼,向他们乞讨金钱...。这样做很丢脸,但至少可以赚钱养家。”─裘依(Jui),莫肯男性,泰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