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1日在香港中国联络办公室外一场要求释放高瑜的示威中,抗议民众将中国记者高瑜的肖像高挂在中国的国徽前

© 2014 路透社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在文革中劫后馀生,在混乱但充满希望的1980年代成为顶尖的政治记者,又挺过了牢狱之灾。本周五,北京法院将让71岁的她遭遇另一次劫难,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对她宣判。

如同许多被起诉的异见人士,高瑜案充满了程序瑕疵。她告诉律师,她是因为顾虑儿子的安危,才被迫于2014年5月在全国电视频道上承认犯罪。她的儿子一度被拘留,后来获释。她被拘留后,前两个月不准会见律师,警方也没有通知她的亲属。如果法院判决罪名成立,并且认定其“情节特别严重”,高瑜将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律师则估计她的刑期可能在5年到10年。

1980年代,高瑜在官方的中国新闻社展开记者生涯,后来到自由派的《经济学周报》担任副主编,该报社因在六四民运中的积极作用而遭关闭。由于报导和支持民运,高瑜也在1989年6月入狱直到1990年8月。1993到1999年,她二度坐牢,罪名和这次相同,即“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

2014年4月24日,高瑜再次遭到拘留,这次她被指控泄露中共党内“九号文件”,内容要求中共高级干部警惕人权“普世价值”等“七大危险”。

在上次入狱和这次被捕之间,高瑜持续勤撰政治评论,对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尖锐评析特别引人瞩目。

高瑜严厉批判政府重大政策的报导若被视为对国家的威胁,我们将很难不把高案视为中国领导班子企图扑灭一切辩论的最新举措。和平的异见一天不受尊重,“中国梦”就一天无法实现。立即撤销对高瑜的指控才是正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