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事法院大门。

© 2011 路透社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国际刑事法院各成员国应当确保该法院获得政治支持和资源,以便充分且公正地为最重大国际罪行伸张正义。该法院的122个成员国将出席自2014年12月8日起于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年度缔约国大会。

人权观察指出,国际刑事法院正在调查八个国家的案件,但一直挣扎在既有的办案负荷量与要求对其它情势采取行动的呼声之间。该法院今年9月新启动对中非共和国的调查。11月,联合国大会又要求安全理事会将北韩劳改营的罪行提交国际刑事法院处理。

“国际刑事法院在愈来愈多地方被视为伸张正义的唯一希望,”人权观察国际司法部资深法律顾问伊莉莎白・艾凡森(Elizabeth Evenson)说。“在该法院的年会上,各成员国应该承诺加强协助调查案件、保护证人和逮捕嫌犯,让该法院能够满足这些期待。”

选举新任缔约国大会主席是这次年会首要议程之一。预期成员国将选举塞内加尔司法部长斯迪奇・卡巴(Sidiki Kaba)膺任该职。

年会开始前,肯尼亚政府请求对该法院法官兼检察官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的作为进行特别讨论。12月5日,这位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宣布她将撤回对肯尼亚现任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的检控。检察官办公室于2010年在不同但相关的两个案件中,控告肯雅塔和肯尼亚现任副总统威廉・卢托(William Ruto)因肯尼亚2007-2008年选举暴力事件触犯危害人类罪。卢托和另一名共犯的案件仍在海牙审理中。

人权观察指出,缔约国大会不应就尚未判决的案件进行辩论。但肯尼亚若在年会中提出抗议,国际刑事法院各成员国必须准备回应。

“肯尼亚政府对大会的请求不仅是该国为本身利益妨碍司法的最新尝试,”艾凡森说。“国际刑事法院并非不容批评,但其成员国应坚持尊重该法院的独立性,并承诺支持它的工作。”

国际刑事法院合议庭法官于2014年12月3日驳回检察官在肯雅塔案的请求,即无限期休庭直到肯尼亚愿意配合调查。法官们认为该案继续拖延将不利于正义伸张。检察官得到一周时间,确定她有足够证据出庭论告,或者撤回起诉。法官们认定肯尼亚政府并未充分遵守其做为国际刑事法院缔约国的义务,有碍追求真相。但法官们决定不引用《罗马规约》──即该法院组织法──相关规定,对该国不合作问题做成正式裁定提交缔约国大会审议。

成员国在此次年会将要处理其它几件重要事项。

六名新法官将由成员国提名的17名候选人中选出,加入国际刑事法院18名法官的行列。法官制定决策和管理法庭程序的能力,是该法院能否伸张正义的关键。人权观察指出,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应确保选出素质最佳的法官,选择对处理复杂审判富有经验的候选人。

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还将制定该法院的年度预算。尽管国际刑事法院的活动显然有必要增加,但有些成员国坚持控制该法院的预算增长。特别是加拿大政府已提出“零成长”的呼吁。

 “国际刑事法院为审理国际法犯罪所需要的资源和它实际得到的资源之间落差日益扩大,已大大限制该法院的办案能力,”艾凡森说。“各国应坚持依据伸张正义的需要制定该法院预算,而非任意设定上限。”

卡巴已经宣示,做为缔约国大会主席,他将优先处理加强各国与法院的合作,以及改善该法院与非洲联盟的关系。他同时强调,有必要确保各国国内法院有能力检控国际法犯罪,以及增加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的数目。

人权观察已向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发出备忘录,强调此次年会是成员国加强与该法院合作的契机。各国应同意在明年总结经验教训,演练如何通过集体力量预防和应对拒绝与该法院合作的行为。国际刑事法院本身没有警察力量,它的判决完全仰赖各国政府协助执行。人权观察指出,缔约国大会应确保拥有最强力可行的措施,落实其执行该法院判决的责任。

国际刑事法院

国际刑事法院是世界上第一个,当国内法院缺乏能力或意愿时,有权审理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的常设法院。

依据《罗马规约》成立的缔约国大会,负责对该法院的行政工作提供管理监督。大会由每一缔约国各派一名代表组成,每年至少应开会一次。

该法院对国际罪行案件的管辖权可因下列三种方式产生。国际刑事法院各成员国或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均可将某一情势,即一组特定事件,提交国际刑事法官检察官;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办公室也可以主动向国际刑事法院法官组成的预审法庭请求立案调查。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已立案调查中非共和国、科特迪瓦(即象牙海岸)、苏丹达佛地区、刚果民主共和国、肯尼亚、利比亚、马里和北乌干达等国的案件。

在中非共和国、科特迪瓦、刚果民主共和国、马里和北乌干达的调查是应各该国家政府的请求立案;达佛和利比亚情势则是由安理会提交。肯尼亚案件是由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主动向该法院法官请求立案,该案能够成立,是因为肯尼亚当局未能在国内采取措施检控2007-2008大选后致命暴力事件的主要加害者。

该法院检察官目前正在检讨世界上其它几个国家情势,包括阿富汗、哥伦比亚、乔治亚、几内亚、宏都拉斯、伊拉克、尼日利亚(即奈及利亚)和乌克兰。2014年度,检察官决定未达立案调查标准的情势包括朝鲜涉嫌在韩国境内犯罪,以及有关2010年以色列拦截意图突破加沙封锁的船队的案件。

在今年12月的年会上,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将听取大会报告员关于逮捕策略的工作报告。数名国际刑事法院案件被告的逮捕令仍未获致成效,造成正义受阻。人权观察表示,各成员国应利用年会议程中讨论合作事项的全体会议,展现对明年持续执行逮捕工作的支持。

自从肯雅塔总统2013年就职后,其政府不断试图损害该法院的正当性,以阻挠该国案件。近几周来,肯尼亚国会议员再度对那些在国际刑事法院为正义发声的维权人士发动抨击。由该国政府鼓动的反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气氛,已使目击证人为该法院案件出庭作证的意愿大受影响。

肯尼亚在司法正义方面的纪录乏善可陈。该次选举暴力发生近七年后,大规模杀戮和强暴罪行仍未移送法办。既然肯尼亚当局不愿依照承诺在国内法院开庭审理,国际刑事法院的介入乃是最后不得已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