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埃及各盟邦应利用该国于2014年11月5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接受审议的机会,谴责在阿卜杜勒・法塔赫・赛西总统治理下埃及现代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人权倒退。美国和其它盟邦尤应对其扬言查禁该国首要非政府组织的迫切威胁发出谴责。

联合国各成员国也应利用埃及人权状况接受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简称UPR)的机会,施压埃及废除实质上禁止和平抗议的法律,并释放数千名仅因政治言论而被拘押人士。

“华盛顿、伦敦、巴黎和其它各国首都均未能正视埃及人权的急剧倒退,”人权观察日内瓦办事处代理主任菲利浦・丹姆(Philippe Dam)说。“它们应该表明,压抑独立民间团体的声音将损害埃及与盟邦之间的关系。”

埃及政府已经宣布,所有非政府组织必须在11月10日前依照高度限制性的2002年法律办理登记,否则将面临刑事检控。在不存在民选国会的情况下,赛西于2014年9月21日以行政命令修改刑法,将意图“妨害国家利益”收受外国资金的罚则提高到终身监禁及7万美元罚金,若收受方是公务员还可以判处死刑。埃及维权人士──他们即使在前总统穆巴拉克威权统治时期仍有活动空间──普遍担忧,当局将利用这条文义模糊的罪名起诉他们,并关闭他们的组织,因为大部分组织都由海外取得部分资金。

刑事检控的威胁已导致许多埃及著名维权人士离开国内。有些人告诉人权观察,接近埃国情报机构和检察总长的消息人士向他们透露,当局已备妥他们的逮捕令。许多人说他们接到电话警告,要他们依据2002法律办理登记。其他人则遭到肢体暴力威胁。

2014年10月8日,一名在开罗某国际人权组织工作的人士赴欧洲出席倡议会议回国数小时后,在车窗玻璃上发现一张字条,上面说“你死期到了。”该名人士告诉人权观察,他马上报案,但警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说,他后来再次出国时,在旅途中接到埃及国家安全部门官员的电话,说他一回国就要约谈他。

“摆在我们眼前的是对埃及人权运动史无前例的打压,全面清查人权运动组织,将它们置于国家直接控制之下,”他告诉人权观察。“任何人权捍卫者若坚持质疑政权、继续揭发国内侵权事件,必将成为威胁目标。”

人权理事会已数度错失良机,未对埃及严重侵犯人权发出强烈的集体抗议。人权观察指出,许多西方和其他国家代表的迟疑态度,送出人权并非优先急务的讯息,纵容了赛西政府重操故技的欲望。

依据普遍定期审议程序,每个联合国成员国的人权纪录都要接受四年一度的评估。人权理事会上次是在2010年对埃及进行审议,并预定在2014年11月7日通过对埃及的新报告。

人权观察指出,这次审议是埃及2011年起义后的第一次,也是保护基本自由的关键时刻,这些自由在过去三年正逐渐流失。自从埃及首位经民主程序选出的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y)于2013年7月被──前国防部长赛西领导的政变──推翻,埃及当局已对几乎所有的异议空间加以严格限制。当局逮捕数千民众,只因他们是穆尔西领导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成员,或世俗派的左翼运动人士。政府至今仍未追究安全部队成员在2013年7月到8月杀害数千名支持穆尔西民众的责任。

埃及当局,据其本身估计,自2013年7月政变迄今至少囚禁了22,000人。但根据埃及经济与社会权利中心(Egyptian Center for Economic and Social Rights)纪录的姓名与日期,被捕人数已达41,000名。

警方逮捕许多人,仅仅因其涉嫌加入或同情该国最大、最有组织的反对运动穆斯林兄弟会。兄弟会曾告诉人权观察,该会估计当局逮捕了29,000名涉嫌与兄弟会有关人士。

警方另外还逮捕了数百名违反2013年11月新法的人士,该法规定十人以上未经经事前许可的集会为犯罪行为,并授权内政部任意禁止示威活动、强制驱散未经许可集会。

2014年10月6日,开罗法院判处23人三年徒刑,因其在6月21日举行和平示威质疑该法。被判刑者之一为亚拉・萨兰姆(Yara Sallam),他是著名人权团体埃及个人权利运动(Egyptian Initiative for Personal Rights)的研究员。

由于该国气氛高度两极化,政府将任何异议均视为国家安全威胁,导致埃及司法及检察人员常常不能坚守正当法律程序的标准。法官经常一再批准检方申请的审前羁押,不要求证据充分、甚至不需证据。检察官有时将涉及平民的案件送交军事法庭审理。

埃及政府迄未追究安全部队在2013年7、8月间杀害逾千名反对穆尔西下台示威者的责任,它是埃及现代史上最严重的屠杀事件。据官方中东新闻通讯社(Middle East News Agency)报导,官方成立的“6・30真相调查委员会(June 30 Fact-Finding Committee)”──以反穆尔西示威爆发的日期为名──将分两阶段在2014年11月5日及11月15日发布调查结果。

该委员会没有权限向政府传讯证人或调阅证物。

“还要看到多少人权捍卫者被迫逃出埃及或噤声不语,人权理事会才打算要求埃及停止打压?”丹姆说。“自称致力于推动人权的各国政府,必须要求埃及负起责任,并且在普遍定期审议后持续密切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