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草公司在北卡罗莱纳、肯塔基、田纳西和维吉尼亚等四州从童工面临的危险中榨取利益。美国不应该有童工问题。

(华盛顿特区,2014年5月14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在美国菸草农场工作的儿童面临曝露于尼古丁、毒性杀虫剂危害和其他危险。尽管美国法律禁止向儿童贩售菸草制品,儿童却可以合法地在美国的菸草农场工作。世界各大菸品公司都从美国农场购买菸草,但没有一家公司订有童工政策,能够有效保护儿童避免从事危险性工作。

这份138页的报告,《被菸草埋没的儿童:美国菸草农场的危险童工(Tobacco’s Hidden Children: Hazardous Child Labor in US Tobacco Farming)》,纪录北卡罗莱纳、肯塔基、田纳西和维吉尼亚等四州菸草农场童工的工作条件,这四州的菸草产量占全美90%。据儿童报告,他们在菸草农场工作时曾有恶心、呕吐、头昏和头痛等现象,与急性尼古丁中毒的症状相符。许多童工说他们的工时很长且没有加班费,经常在极端高温下工作而没有遮荫或足够的休息,而且没有穿戴或没有适当的保护装备。

“学期一结束,孩子们就到菸草农场打工,他们在这里即使不抽一根菸,也无法避免曝露于尼古丁的危害,”人权观察儿童权利研究员及本报告共同作者玛格丽特・沃丝(Margaret Wurth)说。“孩子们在菸草农场接触到尼古丁之后,当然容易生病。”

这份报告的内容是基于对141名菸草业童工的访谈,受访者年龄介于7到17岁。

人权观察指出,菸草业童工还面临其他重大风险。他们可能必须操作危险的工具和机器,搬运重物,以及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于晾房中攀爬数层楼高吊挂菸叶。据童工报告,当他们在田间工作时,有牵引机在附近喷洒杀虫剂。他们说农药经常飘到他们身上,导致呕吐、头昏、呼吸困难、眼睛感到灼热刺激。

许多用于菸草制品的杀虫剂已被验出带有神经毒素,会毒害神经系统。童年接触杀虫剂可能造成长期影响,包括癌症、学习与认知问题以及生殖健康问题。儿童的身体和脑部尚在发育,因此特别容易受到伤害。

人权观察已致函十家美国和全球菸草公司,并与其中多家会晤,鼓励他们制定新政策或强化既有政策,预防其供应链使用危险童工。

“菸草公司不应从童工面临的危险中榨取利益,”沃丝说。“他们有责任采取明确、周延的政策,使儿童远离菸草农场的危险工作,并确保农场遵守这些规则。”

对儿童健康的危害

每年有数十万儿童在美国各地农场工作,但在菸草农场的工作人数缺乏统计数据。许多接受人权观察访谈的儿童说明,他们大约11、12岁时到菸草农场打工,主要利用夏季,借以帮助家计。这些孩子大多是西班牙语系移民,住在种植菸草的社区,并照常就学。

据人权观察访谈的儿童描述,他们在农场工作时会突然感到剧烈的身体不适。“在烈日下工作就会这样,”一位16岁的肯塔基女孩这么说。“你会很想呕吐。你会不停喝水,因为实在很渴,但喝水只会让你更不舒服。你会一边修剪〔菸草〕一边呕吐,但还是继续工作。”一位12岁的北卡男孩这样描述他工作时头痛的情形:“好可怕。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啃我的脑袋。”

急性尼古丁中毒──俗称绿菸草病──的发生是因为工人在处理菸草植株时尼古丁藉由皮肤渗透到体内,尤其当植株浸湿时。通常症状包括恶心、呕吐、头痛和头昏。尽管长期效果尚不确定,但有些研究指出青春期曝露于尼古丁可能影响脑部发展。

数名儿童告诉人权观察,他们曾在操作锋利工具和重型机器时受伤。在肯塔基、田纳西和维吉尼亚,儿童通常用斧头徒手采收高大的菸草植株,或用尖锐的铁条串刺菸叶梗。儿童们说,他们的手掌、手臂、腿部和足部常常被割伤或刺伤。一位16岁男孩这样描述在田纳西收割菸草时发生的意外:“我使用手斧时砍伤自己…可能砍到血管什么的,血一直流,必须去医院…。我的脚上全是血。”一位17岁男孩接受人权观察访谈,他使用刈草机修剪菸草时发生意外,失去了两根手指。

人权观察访谈的儿童之中,几乎没人说雇主有提供他们健康和安全培训或保护装备。儿童在因下雨或露水打湿的菸田中工作时,通常用黑色塑胶垃圾袋遮蔽身体,以保持衣服乾燥。

联邦政府关于职业灾害致死的数据显示,农业是开放稚龄劳工中最危险的产业。2012年,18岁以下职灾死亡的劳工中,有三分之二是农业劳工,同年在美国农场中遭到非致命职业伤害的18岁以下儿童超过1,800人。

人权观察访谈的儿童大多表示,他们在工作地点没有厠所可用,也没有洗手的地方,因此无法除去手上的菸草和农药,连吃饭时也一样。

美国法律缺乏保护

根据美国劳动法,相较于任何其他产业,农业童工的工时较长、年龄较低、工作条件也较危险。任何规模的农场都可以经家长同意雇用年满12岁的童工,在课外时间从事不限时数的劳动;小型农场雇用童工则没有最低年龄的限制。农场童工只要年满16岁就可以从事美国劳工部定义的危险工作。相对地,所有其他产业的童工都必须年满18岁才能从事危险工作。劳工部曾于2011年提出行政法规草案,禁止16岁以下儿童在菸草农场工作,但这项草案已于2012年被撤回。

“美国政府已令全美家庭失望,因为它未能有效保护农业童工免于健康与安全的危险,包括在菸草农场,”沃丝说。“欧巴马政府应该支持制定行政法规,明订菸草农场工作对儿童具有危险;国会则应该立法,让农场童工享有与其他童工同等的保护。”

菸草公司的角色

人权观察已将其发现和建议送交采购美国菸草的10家公司,包括8家香菸制造商:奥驰亚集团(Altria Group,美国菲利浦・莫里斯的母公司)、英美菸草公司(British American Tobacco)、中国菸草总公司、帝国菸草公司(Imperial Tobacco Group)、日本菸草公司(Japan Tobacco Group)、罗瑞拉德(Lorillard)、菲利浦・莫里斯国际公司(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雷诺美国公司(Reynolds American);以及两家收购菸叶再卖给制造商的国际菸叶贸易公司:第一联盟(Alliance One)和环球公司(Universal Corporation)。

除了中国菸草总公司之外,这些公司均已做出回应,并对本身供应链使用童工的问题表示关切。然而,人权观察指出,这些公司的对策并不能充分保护儿童免于危险工作。有些公司允许其美国供应链的童工保护标准低于所有其他向其出售菸草的国家。

在我们联系的各公司之中,菲利浦・莫里斯国际公司拥有最完善的全球童工政策。自2010年起,菲利浦・莫里斯国际公司已透过培训和监测将该政策落实在它的全球供应链。2009年,人权观察曾纪录一些菸草农场涉及侵权,而这些农场向菲利浦・莫里斯设于哈萨克的子公司供应菸草。

人权观察敦促各公司禁止儿童参与一切可能危及他们健康和安全的作业,包括任何涉及直接接触菸草植株或乾燥菸草的工作,以免曝露于尼古丁的危害。各公司还应当针对本身的劳工政策建立有效的内部和第三方监测机制。

“农活已经很辛苦,但在菸草农场工作的儿童还因此损及健康,他们经常呕吐、身上沾满杀虫剂而且缺乏合适的防护装备,”沃丝说。“菸草公司应使儿童远离菸草农场的危险工作,资助为他们提供替代性教育和就业机会的计划。 Big tobacco profits from child labor in US tobacco fields. Take action now:  https://www.hrw.org/ChildFreeTobacco %23ChildFreeTobac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