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最近《纽约时报》报导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定期支付现金给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总额已达数千万美元。对此,许多人可能感到吃惊,我却不然。有关卡尔扎伊的丑闻接二连三:他的突然暴富,其家族的腐败,他在和平谈判中的摇摆态度和面对塔利班和美国的善变脸孔——早已令人见怪不怪。中情局的美金在长长的丑闻清单中根本排不上前列。

中情局利用现金在阿富汗收买人心已经有很长一段历史了。在华盛顿高档私人社交场所宇宙俱乐部(Cosmos Club)的餐桌上,一位中情局退休官员曾对我大言不惭地谈起1990年代末期付钱给反塔利班领袖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Ahmed Shah Massoud)的往事。十年前作为人权观察的阿富汗研究员,我亲眼目睹在2001年末对塔利班的军事打击行动中,中情局如何用金钱开路。在调查一名西阿富汗军阀伊斯玛义・康(Ismail Khan)的迫害行为时,我得知他靠着中情局提供的金钱和武器而迅速控制了阿富汗的这一地区(并使他得以从伊朗边界关税中截留70%的国家收入)。康的权势由此坐大,自称“赫拉特之王(Emir of Herat)”。

康的例子还不是最糟的。中情局的钱使得许多没落的军阀东山再起,只要加入美国的“反恐战争”,就可以取得阿富汗某一地区和当地民兵的实际控制权。拿中情局粮饷的武装力量在坎大哈、加德兹和加兹尼随处可见,他们负责护卫中情局和特种部队的基地。其实,中情局花钱请人办事并不是什么秘密:911之后参与美国在阿富汗初期行动的中情局官员所出版的自传,例如盖里・许洛恩(Gary Schroen)的《先头部队(First In)》和盖里・本森(Gary Berntsen)的《迎头痛击(Jawbreaker)》都提到付给军阀大量现金的情节。

这样的金钱关系已持续多年。2009年,媒体报导中情局送钱给已故的坎大哈强人、卡尔扎伊总统的弟弟阿哈迈德・瓦利・卡尔扎伊(Ahmad Wali Karzai)。2010年,卡尔扎伊的国家安全会议主任穆罕默德・齐亚・萨勒里(Mohammed Zia Salehi)成为另一椿丑闻的主角,他曾因妨碍一起贪污案件的调查而被阿富汗警方短暂收押,《纽约时报》揭发他长期向中情局拿钱。阿富汗情报部门——国家安全局(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过去十年来的全部预算和薪资大部分是中情局直接支付的。

当然,可能有人会问:这有什么希奇?情报部门经常拿现金找有问题的人帮忙。中情局本来就是这样办事的,也不是只有在阿富汗;记者杰瑞米・斯卡西尔(Jeremy Scahill)也曾报导中情局在索马里干同样的勾当,这只是其中一例。

这一关于中情局的现金丑闻,关键不在于中情局送大把美钞给一个腐败的总统,而在于中情局送钱送了这么久,不仅不道德,更与美国的公开政策背道而驰。

尽管拿钱雇用佣兵在2001年末的局势下可能有其合理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合理性早已减小。塔利班早在2002年就已被大大削弱。当时美国就应该重新检讨它的政策,以确保其在当地的军事行动符合阿富汗新政府和美国、联合国及其他援助国所宣布的政策:建立法治、打击贪腐、促进人权、为过去的罪行寻求正义。

美国应该做的,不是以贿赂诱使阿富汗总统腐化,而是帮助阿富汗走出冲突,转变成一个更为稳定的国家。对于阿富汗安全部队和其他政府部门的外部预算支持,都应该纳入透明的收支体系,接受民选官员的监督。

你不需要是一个人权倡导者或是反叛乱专家,就可以预见大笔不受监督的现金到处乱洒的结果。这必然会紊乱法律秩序,促进贪腐恶化。

权威分散带来的混乱,当然是人类历史中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在三百多年前一场血腥的英国内战中就曾这么描写拥兵自重、各怀鬼胎的“狂人”——基本上就是指军阀:他们“一旦失去共同的敌人,就会为着各自的特殊利益而互相开战。”

奥巴马政府可以做的更好,如果他们反问自己多年的秘密金援究竟带来怎样的结果,并且追问为什么美国政府仍旧执着这种做法。在塔利班倒台十多年之后,现在该是时候切断这条不受约束的金流,以免继续助长侵犯人权者的气焰、延迟国家的健全发展。那一袋袋的现金,并没有真正帮助阿富汗人民。

约翰・席夫顿(John Sifton)是人权观察的亚洲倡导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