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朝鲜:平壤镇压经济“犯罪”

新证言详述对使用手机、联系国外和市场活动的严厉惩罚

(曼谷,2013年5月16日)-人权观察今天说,朝鲜政府经常以各种经济“犯罪”为由,逮捕、侵害、刑求和监禁公民。这些“犯罪”行为往往不过是企图藉由私人经济活动维持生计及实现食、衣、住等基本权利,却遭到严厉惩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最近为研究朝鲜人权侵犯状况而成立的调查委员会,应就此进行追查。

人权观察访问了90多位在过去两年内逃出国境的朝鲜公民。他们自称仅因涉及违法的经济活动,即遭到监禁、在拘押期间被殴打、强迫劳动等严厉处罚。这些“犯罪”包括违规旅行、参与私人贸易活动、使用手机与海外联系和持有载录中国或韩国影音内容的DVD或CD等等。

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朝鲜政府的粮食及其他民生必需品配给体系崩溃,促使人民为求生存而增加私人经济活动。由于朝鲜人民已能借由通讯科技获取较丰富的信息,他们日益了解外界生活水平,和本国的恶劣情况。朝鲜警方和安全官员的惯常反应,则是镇压人民为求生存而买卖货品和服务的行为,显见朝鲜政府一心只想维持对人民日常生活的监控。

从1998年开始,朝鲜政府大幅削减粮食配给量,一般朝鲜家庭不得不在高度不确定的政治和法规环境下,日益依赖自行耕作、经营小生意和贸易以维持生计。

2004年修订的刑事法典纳入了一章“妨害经济管理罪”,将一系列经济活动列为刑事犯罪,例如从事“非法商业活动并获取暴利”(第110、111条)和“非法给付金钱或货品交换劳动”(第119条)。

这些限制,再加上其他处罚违法交易和管制外汇的法律条文,几乎让朝鲜政府可以起诉人民的任何经济活动。国际社会原本期待,年轻、在国外受教育的金正恩于2011年1月继承其父金正日接掌政权后,可能展开经济和政治改革,如今这种期望已经落空。

“面对因朝鲜周期性粮食短缺而导致的极度贫穷与饥饿,愈来愈多朝鲜人民被迫铤而走险,违反政府对国内旅行的控制,”罗柏森说。“本身从未挨饿的平壤领导人,应当终止这种冷酷无情的政策,允许朝鲜人民在国内自由移动,行使他们维持生计的权利,而不必担心遭到惩罚或报复。”

朝鲜对于人民迁徙和经济活动的限制,加上公共服务的匮乏,已违反《世界人权宣言》第25条,即“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同时,朝鲜政府还违反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朝鲜已于1981年批准)第11条,即“承认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相当的生活水准,包括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并能不断改进生活条件。”

人权观察已收集到当前在朝鲜遭起诉的各种具体犯罪的证言。其中包括:

  • 销售-甚或只是观看-有违禁内容的音频或视频光盘,例如韩国娱乐节目;
  • 未经许可在朝鲜国内或国外迁徙或旅行;
  • 使用手机,拨打国外电话可受重罚;
  • 与韩国联系,不论为经济或私人的目的。

 “在一个信息高速流通的世界,即使朝鲜也无法排除新兴通讯科技的影响,”罗柏森说。“把家里有音频或视频光盘的人都抓起来,也不可能阻挡新科技带来无可避免的信息流通。金正恩应当立刻下令停止仅因持有他国电视节目或音乐而将人民逮捕监禁。”

朝鲜已经批准《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应彻底遵守该条约第19条,即“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

一位曾任朝鲜国家安全部资深官员的前军官告诉人权观察,以前他驻守边界时,“每个被抓到的叛逃者都会送到我这里。”他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查明被捕者的意图,尤其是否企图逃往韩国或联系中国境内的韩国组织。他说,“抓到企图前往韩国的叛逃者,是像我这种人的最大成就,”他还说,“与韩国有关的叛逃者最后会被送到国家安全保卫部…只要国家安全保卫部介入,叛逃者一定会被关进政治犯集中营。”

另一位朝鲜叛逃者告诉人权观察的情形,可支持前述说法。“在中国滞留只是小罪,若是和韩国有关,则会遭到严厉惩罚。”

“越界到中国做买卖已相当普遍但仍有危险,”罗柏森说。“然而,涉嫌用手机和韩国联系,或试图逃到中国后再转往韩国,则超越朝鲜当局的容忍界限。”

虽然私人经济活动在朝鲜许多地区是公开的,但农民和商贩可能因此遭到任意逮捕或镇压,因而受到虐待、勒索钱财或监禁。如同一位有经验的商贩言简意赅地告诉人权观察:“他们认为做生意就是犯罪,不论什么生意。”

“企图借着任意逮捕商人,将其拘留虐待,迫使他们行贿换取释放,助长了朝鲜政府对贸易人士的压榨行为,"罗柏森说。“经济上的绝望将不断刺激迁徙和贸易,让地方官员有机会操控朝鲜的地下市场经济。"

背景说明和朝鲜难民证言摘要

因贩卖或观看视频光盘受罚者

朝鲜人在接受人权观察访谈时,常提到因为从国外取得娱乐产品或信息而受到处罚。朝鲜最热门的商品是外国音乐和电影。韩国综艺节目尤其受欢迎,而且可以破除朝鲜政府对韩国的负面宣传。外国音频和视频光盘愈来愈普及,但仍然只能在地下流传,因为贩卖这些东西可能会遭到逮捕、拘押、虐待甚至判刑,在狱中还将受到刑求和强迫劳动。

一名贸易商告诉人权观察,她必须逃出朝鲜的原因,是因为刚刚跟她批购了300片视频光盘的一个小贩被警察抓了。“我也不想犯法,但不搞这个没法赚钱…我知道卖这些东西是违法的…如果被逮到,有钱的话可以花钱买出狱,没钱的话就得〔在牢里〕蹲个几年。"

一位朝鲜女贸易商说,由于大部分音频和视频光盘装的都是韩国节目,对贩卖或观赏者的“处罚也很严厉。"她还说,“很多人为了这些音频或视频光盘被抓,即使是最底层的〔即通路末端〕也不放过。"

一位逃离朝鲜的妇女说,有一群线民撞见她和女儿偷看视频光盘,使她们母女被捕。地方当局关了她们一个月,并且殴打她们,逼迫她们自白认罪。她说,她们后来被移交国家安全单位,然后送到一座监狱强迫劳动。我们问她为什么会有这种事,她回答:“朝鲜政府绝不让自己的国民看见外在世界,以便维护它的体制。"

一位女商人告诉人权观察,“如果你被逮到在看〔韩国〕戏剧节目,你马上会去教化所 (kyo-hwa-so,或称改造中心)报到。"另一位朝鲜妇人告诉人权观察,“看韩国电视节目…表示你可能被抓。我有个邻居晚上紧闭门户偷看电视节目,但住她隔壁的女士是个线民…第二天,她就被〔国家安全〕保卫部抓走了。她的电视机和视频光盘播放机被拿走,她必须缴罚款,还被送到非政治罪犯的劳动锻炼队(ro-dong dan-ryeon dae,或称劳动训练中心)。"

另一位朝鲜叛逃者,父亲曾任高阶警官,但他也偷看韩国节目。他说很多人都看这些东西,但他们“不能大大方方地看,只能偷偷地看,这是非常敏感的,所以我们不能〔跟别人〕讨论它们,除非是很亲近的人…我们看的时候要把所有窗帘都拉上。"一名朝鲜妇女告诉人权观察,“我在朝鲜最快乐的时光就是看韩国电视节目。我会感觉自己好像也活在〔电视演员生活的〕那个世界…。看韩国节目在朝鲜很普遍。"

商人走私或批购走私进口朝鲜的货物,例如香烟、电子产品、电视机和其他商品。近两年离开朝鲜的叛逃者们告诉人权观察,为了经济活动遭到骚扰逮捕的大多是女性,因为女性传统上要负担家务,包括确保家里有足够的粮食和必需品。如同一位朝鲜妇女所说,“女人大多要负责赚钱的原因是,我们有“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女人负责管理家务,如果家人失去温饱,女人就应该出去赚钱维持生计。"

因未经许可在国内迁徙而受罚

没有得到政府核发的相关许可而在国内迁徙,也是犯罪行为。只要想离开居住地区,无论是在朝鲜国内或出国旅行,都必须申请许可。这种规定不符合国际法。朝鲜已于1981年批准《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第12条规定“合法处在一国领土内的每一个人在该领土内有权享受迁徙自由。"

然而,旅行许可可以用行贿的方式取得。据一名年轻朝鲜女性透露,他的母亲不走正常 程序申请旅行许可,而是用香烟换取安全官员和单位主管的书面核准。一位朝鲜男性则解 释说,他是用香烟和白米行贿获得旅行许可,如果没有许可,他很可能被抓,“到时候被扔进警方牢房,还是得行贿"才能放出来。

未经许可越过边境前往中国,也是一项重罪。许多朝鲜人定期冒险穿越国境,到中国边境地区出售朝鲜产品,然后再带中国货物回朝鲜出售。由于朝鲜人透过这种贸易可以赚到更多钱,许多人现在已有能力用贿赂换取更多迁徙自由。但这种方式无法完全保障商人的安全。举例而言,2011年12月金正日去世后 ,金正恩领导的新政府宣布,在追悼他父亲的百日期间,若抓到非法闯越国界者当场格杀勿论。

一名朝鲜女性向我们详细说明了,她和其他同行者试图越过图们江进入中国途中,被朝鲜边防部队逮捕后的遭遇。

“他们用绳子把我绑住,脱衣搜身,然后把我送到一个军营 …士兵大声咒骂我们,对我们一阵拳打脚踢,还用木棍抽我们…他们拎住我的头发 ,拿我的脑袋往砖墙上撞。我因此昏迷了十天。"最后她被送到保卫部侦讯,然后发配到劳动锻炼队(ro-dong dan-ryeon dae,或称劳动训练中心)强迫劳动,直到她行贿获释。
贿赂朝鲜警察和安全官员交换放行的情况日益常见,但商人必须设法证明其目的仅限于短期赴中国贸易,与韩国没有关系。

因使用手机而受罚

许多朝鲜人告诉人权观察,近几年因为可以买到中国制造的廉价手机,情况有了很大变化,边境省份的朝鲜人首度有办法互相通讯,而且可以从边境省份打到中国和韩国。然而,使用手机还是很危险,因为光凭一则手机信息,就可能让人遭到侦查、逮捕以及在拘押期间被虐待。

一位朝鲜叛逃者告诉人权观察,她因为打了一通电话给韩国的姑母,被抓去关了六个月,即使她当时已怀有身孕,每餐只有20粒玉米,而且常常被打。根据她的母亲表示,他们家人不断向当局解释,说她只是打电话到中国。接着她说,“要从北朝鲜打电话到南朝鲜(韩国),我们必须找一个中国人帮我们转接到韩国…我们必须用中国手机通话…所以我们就坚持说我女儿只是打电话到中国。"她补充说,“在朝鲜要是犯了罪,他们就不会把她当个人来处理。"最后,这家人找到一个村民来证明她是打电话到中国,她终于被放回来。获释十天后,她逃出了朝鲜。

一位利用手机和中国预付卡协助朝鲜人打电话到韩国的朝鲜女士说,当局在咸镜北道茂山郡设有监听设备,用来监控手机通话。她说,“如果你在电话中讲出真名或地址,他们〔当局〕就会来抓你。他们会把你抓到国家安全保卫部〔Bowibu;韩语:보위부〕,将你打入大牢。"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