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索契(Sochi)冬季奥运会已正式进入倒计时。明年的今天,一项在2007年还被多数人斥为痴人说梦的宏伟计画──在高加索山脉和亚热带的黑海沿岸建起最先进的冬季奥运场地──即将成真。由过去历届奥运的经验可知,未来一年几乎每个星期都将传来令人引颈企盼的消息。我个人不但是冬奥迷、奥运精神的坚信者,更是无可救药的亲俄派,研究俄国超过20年,所以对这次倒计时更感到无比兴奋。

然而,二十年来我的工作是观察俄罗斯的人权发展──但从人权来看,过去这一年的状况却是格外严峻,每个月不是看到限制人权的法律出台,就是有异见人士横遭抹黑,要不就是荒谬的审判、无理的逮捕、对人权工作者的恶毒胁迫。就像看着另一个倒计时,不是趋近灿烂的崭新时代,而是退向阴暗的昔日苏联。

首先随着2012年春天来到的,是一部钳制公共集会的新法律,然后,是对互联网的更多限制,以及恢复刑法诽谤罪。一项独创的排外法规,更成为这部镇压机器的必要零件。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将前年冬天空前盛大的抗议浪潮抹黑为受到外国赞助的活动。国会随之于去年夏天立法规定,凡是接受外国资助的倡议性非政府组织都必须办理申报,并且冠上“外国代理机构(foreign agents)”的标签,此一规定显然是为了使这些组织在俄罗斯民众心目中被妖魔化。去年秋天通过的另一项法案,则将叛国罪的定义扩张到模棱两可的“为伤害俄罗斯国家安全”而为外国“提供谘询服务”。

去年12月底通过的一项法律,禁止美国公民收养俄国孤儿,则是对美国的一种畸形的政治报复。俄国孤儿需要更好照顾的长久问题终于因此获得关注,但它同时引发应否全面禁止外国人收养的争辩。

在过去一年中,俄国政府官员和亲政府媒体一再影射反对党领袖和非政府组织是西方特务,暗中损害俄国利益。某些地方政府官员要求公务员或其他人不得与外国组织或接受外国资助的国内组织合作。上个月,国会议员甚至提案禁止任何拥有外国公民权的人在电视上批评政府,后来有条件撤回。

我并不相信俄罗斯真的会完全倒退回到苏联时代,但日复一日,我们离苏联式的压迫体制越来越接近,俄罗斯政府承诺的现代化和民主政治却越来越遥远。

只剩短短一年,索契冬奥就要开幕,但俄国政府的这些做法,全然违背它作为冬奥主办国而展臂迎向世界的承诺。奥运东道主理应拥抱开放社会、坚守新闻自由、促进奥运宪章所崇尚的“人性尊严”原则。

俄罗斯在2007年获得冬奥主办权时,其政府已开始强力镇压非政府组织和独立媒体,但当时世界各国普遍期待筹办奥运的过程可以引导俄国政府改采更加开放的政策,进而改善其人权记录。然而,过去四年以来,人权观察却记录到许多家庭被强迫搬迁而未获补偿、环境持续恶化、兴建奥运场馆的移民工惨遭剥削、以及试图评论奥运相关议题的维权人士及新闻记者遭到骚扰威胁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对俄国当局在奥运硬体设施方面的准备赞誉有加──但却拒绝批评其人权环境恶化,包括新闻自由在内(即使将有数千名记者前往采访索契冬奥)。一个人权记录差劲的国家不可能办好奥运,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在奥运登场前,俄罗斯应该立即停止持续镇压和激烈排外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