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份名为“记忆提取-避免毒品成瘾和复发的消弧过程” (4月13日,第241页)Y.-X. Xue 及其他作者的研究报告中,描述了一系列以小鼠和中国北京毒品使用者作为对象的试验。尽管作者声明该研究都通过了参与者的书面知会同意,而且也得到了北京大学医学下属涉人试验委员会的批准,但该研究仍存有实质性的伦理保护问题。
 
该研究的参与者都来自于北京的安康和天堂河两所戒毒所,而该研究的作者却没有提到这两处戒毒所分别是由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司法局开办的强制治疗中心,以及他们一直以来都接收未经过法律程序被捕的吸毒者。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的强制戒毒所也开始接受自愿接受治疗的病人。而该论文并没有阐明此项研究具体的操作时间,也未解释参与者到底是自愿的病人还是受到行政拘留的人员,另外该报告也没有对两个戒毒所所使用的药物依赖治疗标准予以说明。
 
据一篇2010年刊登于中国日报的文章描述,被警察逮捕的毒品使用者一般会在北京安康戒毒拘留中心接受为期两年的非常规“治疗”,例如:拳击,艺术,沙盘游戏疗法,以及“绳网链桥”。”[2]
 
有关天堂河强制戒毒所的信息甚少,但是另一篇2009年发表于中国日报的新闻报道说“病人被要求住在隔离间内”,该文还配以展示警官教授瑜伽课程及被关押人踢打假人。[3] 这些都不能作为有临床依据或是最佳的药物依赖治疗。由于这些强制戒毒拘留中心长时间拘留毒品使用者,并在司法制度之外运行,在其内进行的研究应该得到更加严格的审核。Xue和其他作者并没有解释在戒毒拘留所内提供给个人的“常规”治疗都包括些什么,也没有详述平均的拘留时间长度。如果真的像之前报道所言,其“常规”治疗则是未经证实也没有临床依据的,该研究的作者应该探讨这些情况所牵涉的伦理问题。而且,该文作者将参与者贴上“病人”的标签,把拘留中心称为“医院”,有把这些中心合法化之嫌,同时也误导了该研究在何种状况下进行以及研究参与者的身份。
 
自2005年起,人权观察已经针对中国的艾滋病预防普及程度,静脉注射毒品使用者的治疗以及强制戒毒拘留中心的情况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4][5] 我们及其他组织已在所谓的戒毒所发现多种严重的人权侵害行为,[6][7] 这是违背国际人权法的。[8] 出于对这些人权侵害的了解,国际社会呼吁关闭这些强制戒毒拘留中心,其中包括全球基金抗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的执行主任[9] 和近期联署致函的12个联合国机构。[10]
 
2011年人权观察发布关于越南戒毒拘押中心的报告,发现越南亦存在与中国类似的状况。[11] 作为回应,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和白宫国家毒品管制政策办公室发文,表示这些情况“不仅违反了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关于戒毒治疗的原则,而且还侵犯了为世界各国所认可的人权。[12] 在上述研究中,有两位作者来自于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由此回答该研究中所涉及的伦理问题也变得更加重要。
 
 

[1]Z. Yan, “New approach at drug rehab center,” China Daily (10 March 2010); www.chinadaily.com.cn/metro/2010-03/10/content_9566293.htm.
[2]Xinhua News Agency, “Therapeutic community new model for drug rehab treatment” (26 June 2004); www.china.org.cn/english/Life/99468.htm.
[3]“Rehab center opens to public in Beijing,” China Daily (16 April 2009); http://english.sina.com/china/p/2009/0415/234278.htm.
[4]Human Rights Watch, Restrictions on AIDS Activists in China (Human Rights Watch, New York, 2005).
[5]Human Rights Watch, An Unbreakable Cycle: Drug Dependency Treatment, Mandatory Confinement, and HIV/AIDS in China’s Guangxi Province (Human Rights Watch, New York, 2008).
[6]J.E. Cohen, J. J. Amon, PLoS Med. 5, e234 (2008).
[7]D. Wolfe, Int. J. Drug Pol. 18, 246 (2007).
[8]D. Wolfe, J. Cohen, 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1(Suppl. 1), S56 (2010).
[9]M. Kazatchkine, remarks at the XV International AIDS Conference, Vienna, Austria, 21 July 2010 (www.theglobalfund.org/documents/executive_director/ED_ProvingImpactPromotingRights_Speech_en/).
[10]United Nations, “Joint statement: Compulsory drug detention and rehabilitation centres” (6 March 2012); www.unaids.org/en/media/unaids/contentassets/documents/document/2012/JC2310_Joint%20Statement6March12FINAL_en.pdf .
[11]Human Rights Watch, The Rehab Archipelago: Forced Labor and Other Abuses in Drug Detention Centers in Southern Vietnam (Human Rights Watch, New York, 2011).
[12]R. G. Kerlikowske, N. Volkow, Execu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Office of National Drug Policy (www.whitehouse.gov/sites/default/files/ondcp/Blog/ondcp_nida_letter.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