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区):人权观察组织指出,美国众议院2011年5月26日通过的国防预算案,包含对反恐努力适得其反的措施。这些条款强行增加关塔那摩军事审判次数,并且永久扩展总统的权力,将与9-11事件无关的人员作为军事目标,以及将其未经审判拘留。

人权观察反恐顾问罗拉·彼特(Laura Pitter)说:"众议院今天在必定通过的国防预算案中,乘机纳入有损美国反恐努力的条款,表现拙劣的领导能力。现在参议院有责确保这些不必要且不明智的条款不会成为美国法律的永久部分。"

《国家防御授权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影响深远的条款,禁止在联邦法庭起诉非美国公民的恐怖分子嫌疑人,并规定他们在关塔那摩特别军事法庭接受审判。美国国会2010年12月通过对关塔那摩被拘留者的联邦起诉禁令,上述条款将之扩展至美国在世界各地拘留的恐怖分子嫌疑人。

虽然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2011年4月4日宣布改变主意,不让9/11恐怖袭击嫌疑人在联邦法庭受审,反而由军事法庭审理,但是奥巴马政府仍然坚持联邦法庭审理其他恐怖分子嫌疑人。

关塔那摩特别军事法庭因程序不当、使用逼供采集的证据、不一致的采用证据规则、翻译低劣、缺乏公众知情权,损害了审判过程。自9-11事件以来,联邦调查人员、情报机构及法庭解决了400余有关恐怖分子的案子;在此期间,关塔那摩军事法庭只处理了6桩案件,其中两人最后被定罪,其余四桩案件以辩诉协议解决。

《国家防御授权法》的其他条款扩展总统的军事逮捕权。条款授于无期限的权力,让其逮捕与基地组织或塔利班组织有"关系"的、定义模糊的团体,以及那些曾提供"实际支持"的人,即使他们支持的团体与9/11或任何武装冲突无关。

涉嫌参与上述定义模糊的团体的嫌疑人,可未经指控而被无限期拘留,每年只能接受一次极少的书面审查,每三年接受稍微广泛一些的军事陪审团审查。他们没有权利由律师代理,也没权利参阅起诉方的所有证据。

虽然奥巴马政府已表示不需要更多权力,还警告说更多权力将会造成混乱,该法案仍寻求扩展行政权力。在众议院投票的两天前,奥巴马政府发布行政政策宣言(Statement of Administration Policy),表示"强烈反对"扩展军事逮捕权的条款,称这些条款将"实际改造政府的权力范围,或能造成关于实行标准的困惑。"

彼特说:"如果这些条款成为美国法律的部分,这会大幅地永久扩展行政部门剥夺嫌疑人获取审判的权力。这些权力不仅是当今总统所能掌握的,往后即使9-11事件已成了遥远的回忆,以后的总统都可拥有这些权力。这举措简直是多余的,尤其当行政部门不但没有要求而且还已明确指出并不需要更多的权力。"

在这些条款的规定下,被宣判无罪的被拘留者,仍会未经审判被无限期拘留,原因可包括:因为与恐怖分子来自同一个原籍国、因为原籍国局势被列为不稳定或因为被断定返国后会下落不明等。

 "基于这种规定进行拘留,而不是根据个人实际的有罪性进行拘留,不但违反国内和国际规范,还背离美国的道德价值",彼特说。

奥巴马政府在行政政策宣言中威胁说,提交给总统签署的最后法案文本若包括对囚犯转移的限制规定,便将之否决。宣言还表示,纳入这些条款将"毫无意义地限制美国的反恐努力并削弱我们的国家安全,尤其是因为联邦法庭是最好的 - 甚或是唯一的 - 对危险恐怖分子予以重击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