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日报道,北京市政府应立即撤回其关于拆迁一个近四千诉求官方公义的信访者所居村落的计划。每年有数万民众来到首都,向中央政府提出上诉,希望能够解决地方的腐败和职权滥用问题,其中部分上访者就居住在丰台区的这个村落。

人权观察收到的报道说,即将拆迁的正式通告在八月三十日在北京南部丰台区的这个村落已经贴出。通告说:所有居民在九月十九日中午之前必须离开这个地区。通告没有提供任何关于可能的赔偿及搬迁帮助的信息。中国的法律规定,地产开发商或代表他们的政府部门需要与每个拆迁处的居民接洽,通知他们驱逐并且须商议赔偿事项棗无论这些居民是房屋所有者或房客。 

Official notice from Bejing's Fengtai DistrictOfficial notice from Beijing's Fengtai District. © 2007 Private

“信访者是中国最弱势的公民,他们在追求合法主张时应享有住房的权利,” 人权观察亚洲支持主任苏菲.理查森说。“ 拆迁丰台区的这个村落只会雪上加霜。”

中国的请愿,或信访制度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它的设立是为了让普通人能够对各种问题提出正式的投诉。这些问题包括警察行凶,非法土地查封及腐败。官方条例要求信访办公室对信访者进行面谈,对投诉做永久的记录,并且在六十天内解决投诉问题。

在现实生活中,信访者,活动家和试图帮助他们的代表常常遭到警察及地方权威为保护其在中央政府眼中的名声而指使的便衣流氓的袭击、殴打、威胁,恐吓及绑架。信访者亦常常被拒绝接触设在北京的政府机构。而那些被允许发表意见的人则常常需要等待几个月或几年,才能得到一个正式的答复。这些虐待在一篇八十七页的人权观察报道“‘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会消失’:对中国信访者的报复和虐待”中已有详细记录。(请看https://www.hrw.org/reports/2005/china1205/

在重要的政治事件开始前和进行的时候,为了不让信访者出现在首都的街道上,信访者还会遭到市政府警卫人员的骚扰和被扣留的威胁。在三月份,亦即每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期间,在北京有七百多信访者被扣留,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被迫回到自己的原住省份。 中国的学者们已经对信访制度极其严重的不足作了文献记录。中国社会科学院——政府最有影响力的智囊团之一——今年早期对北京的信访者做了一项调察,结果表明:为促进地方政府对地方投诉的回馈,

减少来北京的信访者而制定的《2005信访条例》失败了。 这项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调查表明:在接受调查的信访者中,71% 的人曾受到更大的恐吓和报复;64%的人曾被扣留,只有5%的人回答说:自从《2005信访条例》生效后,地方政府比以往更注意对争议的解决。

“如果一项中国政府的调查表明信访者遭到虐待并竭力主张地方政府努力解决相关问题,而北京市政府却做着恰恰相反的事,这让人无法理解,”理查森说。

丰台区这个村庄的信访活动者说,即将到来的拆迁标志着消灭这个地区的最后阶段。二零零一年,北京市赢得二零零八年奥运会主办权之后,市政府很快地开始拆迁这个地区,而此前这里居住着将近一万人。

信访活动者还说,这个地区受到将近两百个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警察的监视。如果驱逐开始,大部分住在这里的信访者住不起别的地方。访问这个地区的外国记者常常被骚扰和扣留,并遭到警察的审问——这违反了专为奥运会而制定的自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起允许更大传媒自由的暂行条例。

即使官方通告把驱逐时间的选择和拆迁归因于计划中的道路建设,它仍是十月份中国共产党十七届代表大会召开前的“清理”造成的。这个代表大会每五年才举行一次,对政府是一个典型的敏感时期,因为这个讨论会将揭示谁会成为下一代的共产党领导人。

《华南晨报》八月份报道说,中国公安部竭力动员北京警察“动用所有的资源”来阻止信访者去往中央政府的办公室,而湖北省的信访者受到政府官员的特别警告,必须在代表大会召开前离开首都。

“北京市政府拆迁几千名信访者的家园,驱逐他们,并且不提供赔偿及搬迁帮助的计划是不可接受的,它违反了人民基本的居住权,” 理查森说。“地方当权者应该努力解决这些人的问题,而不是让问题变得更加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