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奥林匹克:保护彭帅

体育与人权联盟呼吁国际奥委会,优先重视人而非伙伴关系

中国女网球星彭帅在中国广州参加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公开赛,2019年9月18日。 © 2019 Imaginechina,取自美联社影像

(瑞士尼永)-体育与人权联盟今天表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国际奥委会)应立即停止配合中国政府的打压策略,开始以保护运动员为重,履行该会的人权义务。拟定国际奥委会人权策略框架的过程,应按照戴维斯(Rachel Davis)与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提出的《对国际奥委会人权策略的建议》,纳入受影响利害关系方代表的有效参与。

由于数周以来对彭帅——中国网球选手及三届奥运参赛者——现况与下落的关注和呼吁日益高涨, 国际奥委会发出声明表示,该会主席巴赫已与彭帅进行30分钟的视讯通话,确认她的安全与身心健全。据人权观察报导,中国当局仍持续施压媒体和网路掩盖本案,一些词汇如“网球”、 “彭”都遭到审查或禁止。

 “国际奥委会在有关彭帅提出性侵指控随即失踪一事上的作为,既不负责任,也表露出对人权真义的了解过于浅薄,” 体育与人权联盟代理执行长安德瑞亚・佛罗伦斯(Andrea Florence)说。“对于一位可能身陷危险的奥运选手的声音,国际奥委会迫不及待地淡化处理,反而为中国官方媒体的说法背书,说明国际奥委会人权策略必须密切咨询所有受影响的利害关系方,并以运动员为核心,这是刻不容缓而且不可或缺的工作。

11月2日,彭帅在社交媒体上留言,说她曾遭75岁的中共前高层领导人张高丽性侵并被迫发生性关系,张高丽曾是负责监督2022北京冬奥筹备工作的国务院领导人。国际奥委会发出的声明中,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如此严重的指控,更没有提出调查此案或为彭帅提供创伤疗愈或法律援助的方案。

“站出来指控性侵,尤其对象是如此位高权重之人,其过程外人难以想像,要有极大勇气,面对极大艰难,承担巨大的个人风险,” 幸存者大队(The Army of Survivors)执行主任瑞佛斯卡克伦(Julie Ann Rivers-Cochran)说。幸存者大队是在奥林匹克体系无法对美国体操协会及美国奥委会医师赖瑞・纳萨尔(Larry Nassar)性侵案做出适当处置后,由受害者共同成立的组织。  “彭帅应当得到表彰与信任,并给予最大的保护,包括心理创伤的知情支持,以及以被害者为中心的调查,尊重她本人的意愿,严肃看待她的主张和她的安全。国际奥委会的反应没有顾及以上任何一项要素——为该会对人权采取毫无原则且误导的处理方式徒增明证。”

幸存者大队表示,根据国际奥委会自身的人权承诺国际法,并作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所有者”,国际奥委会负有迫切责任,优先考量彭帅,以及即将在两个月后到中国参加2022北京冬奥会的其他运动员和外国与会者的安全与自由。这包括运用其强大影响力,要求中国政府在彭帅同意之下对她疑遭性侵案件进行公开、独立且透明的调查。

相对于国际奥委会,其他许多体育管理机构、选手协会和著名职业运动员都已发声力挺彭帅。在中国举办多项巡回赛事的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国际女网协会),已由其主席兼执行长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发表声明,呼吁查证彭帅的安全并对她提出的指控进行彻底调查,并说该协会 “与中国的关系正处在十字路口。”

“史蒂夫・西蒙和国际女网协会表现出一个体育联合会可以如何站在运动员一方并维护人权,优先考量选手的需要,而非他们最有价值的伙伴关系之一的需要,” 人权观察全球倡议部主任明奇・沃登(Minky Worden)说。“国际奥委会应当效法国际女网协会,告诉中国,如果彭帅和她的家人仍然受到胁迫而不能安全、自由地发言,2022冬奥会就要移地举办。”

彭帅陷于危险且不明确的处境,正好证明国际奥委会与中国的伙伴关系多么轻易就能对运动员的安全与健康构成实际风险。体育与人权联盟及其伙伴人权观察幸存者大队世界运动员协会及其他人权捍卫者,共同呼吁国际奥委会运用其影响力,确保彭帅的安全立即获得保障。

体育与人权联盟连署团体

  • 幸存者大队
  • 保护记者委员会
  • 欧洲足球支持者协会
  • 人权观察
  • 国际工会联合会
  • 国际透明组织德国分会
  • UNI全球工会世界运动员协会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