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阿富汗:塔利班杀害、‘失踪’前政府官员

前任警察、情报官员成为攻击目标

Taliban fighters patrol in Kabul, Afghanistan, August 19, 2021.  © 2021 AP Photo/Rahmat Gul, File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发表报告指出,尽管先前承诺特赦,阿富汗塔利班部队自2021年8月15日夺得政权迄今,仅在四个省分就已即审即决或强迫失踪逾100名前任警察和情报官员。

这份25页的报告,《‘你们这种人不可原谅’:塔利班统治下阿富汗的处决与强迫失踪》,记录了47名前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成员——军职人员、警察、情报机构成员和民兵——遭到杀害或失踪,他们都是在8月15日到10月31日之间投降或被捕。人权观察仅在加兹尼(Ghazni)、赫尔曼德(Helmand)、坎大哈(Kandahar)和昆都士(Kunduz)等四个省分就收集到逾100人遇害的可靠讯息。

“塔利班领导人承诺的特赦,并未阻止各地指挥官将前阿富汗治安人员即审即决或致其失踪,” 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派翠夏・戈斯曼(Patricia Gossman)说。“塔利班有责任阻止继续杀戮,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并向被害人家属提供赔偿。”

人权观察对前述四个省分进行了40人的面访和27人的电话访谈,包括目击者、被害人亲友、前政府官员、记者、医疗人员和塔利班成员。其中一名塔利班指挥官表示,对行凶者“不容宽贷”。

塔利班领导人曾下达指示,凡是投降的军警单位成员可以登记取得证明,使他们获得安全保障。然而,塔利班部队反而借机进行筛查,在这些人办理登记后数日内将其逮捕并即审即决,抛弃遗体任其亲属或邻里四处找寻。

塔利班还设法取得前政府遗留的聘雇纪录,借以查找逮捕和处决的对象。仅举一例:9月在坎大哈市,塔利班部队闯进曾受国家安全局(前政府情报单位)雇用的巴兹・穆罕默德(Baz Muhammad)家中将其逮捕。家属事后找到他的尸体。

塔利班并实施深夜临检等粗暴的搜索行动,逮捕或强迫失踪疑为前政府官员人士。

“塔利班的深夜临检非常恐怖,” 一名赫尔曼德省公民社会人士说。“他们这么做的借口,是要对尚未交出武器的前军警人员进行缴械。那些‘被失踪’的人都是被深夜临检的[受害者]。家属无法举报或查证。家人甚至不能追问[被带走的人]身处何方。”

进行搜索时,塔利班经常威胁和虐待家属,逼迫他们揭露藏匿者的下落。有些因此被捕的人遭到处决,或未通知家属即予拘留于不明地点。

赫尔曼德省前军官阿布都・拉兹克(Abdul Raziq)在8月下旬投降后,遭到该省塔利班情报部门逮捕。此后,他的家属找不到他被关押的处所,也不知他是死是活。

这些处决与失踪的事件,在前政府官员和各界人士之间引发了恐慌。他们原本以为塔利班成功夺权后就会停止报复性的攻击,不再重演这种阿富汗长期武装冲突历史中反覆发生的现象。

尤其在楠格哈尔省(Nangarhar),塔利班还攻击他们认定为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lamic State of Khorasan Province,简称ISKP,伊斯兰国ISIS附属组织)的支持者。如同联合国的报导,塔利班对ISKP的军事行动“大幅依赖法外拘禁和处决。” 许多人被杀只是因为持有萨拉菲派(Salafist)观点,或出身于特定部落。

9月21日,塔利班宣布成立一个委员会,受理调查有关人权侵犯、贪腐、盗窃和其他罪行的举报。该委员会尚未就任何举报杀人的案件立案调查,不过据称已逮捕多名涉嫌偷窃的塔利班成员,并将一些涉贪官员解职。 11月21日,塔利班针对人权观察的发现作出回应表示,他们已将行凶者解职,但没有提出足资佐证的资讯。

“塔利班声称将采取行动制暴惩凶,但其说法缺乏真凭实据,到目前为止,仍然只是一种公关伎俩,” 戈斯曼说。“这种缺乏问责的情况表明,联合国有必要持续审查阿富汗人权情势,包括确切的监测、调查并公开报告。”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