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马来西亚:言论自由日益受威胁

警方对记者、社运人士、抗争者骚扰激增

A protester raises his fist during a demonstration in Kuala Lumpur, Malaysia, on February 29, 2020.  © 2020 AP Photo/Vincent Thian

(曼谷)-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马来西亚当局日益利用刑事侦查手段骚扰记者、抗议领袖及各界批评政府人士。许多人可能面临起诉,并已因本身的工作或言论遭警方讯问。

马来西亚《刑法》、《煽动叛乱法》、《和平集会法》和《通讯与多媒体法》全都含有过于广泛模糊的条文,允许警方针对各式各样政府不乐见的活动或言论进行调查或抓人。近期案件锁定的对象包括组织公众抗议、报导警方涉暴行为、绘制漫画和在Spotify发布讽刺歌单。

“在尊重人权的民主国家,政府不会将新闻报导视为犯罪,并能基于言论自由接受批评与嘲讽,” 亚洲区法律顾问琳达・拉克迪尔(Linda Lakhdhir)说。“马来西亚政府越来越常利用刑法来对付批评者,显见其对人权标准的重视程度迅速下降。”

最近一个案例中,警方对两名《当今大马》记者进行刑事立案,因为他们报导警方残暴行为导致一名在押人员死亡。警方用来控告这两名记者的刑法条文用词广泛,将 “传播足以导致公众恐慌的谣言,可能诱使他人触犯危害国家或公共安宁的罪行”列为刑事犯罪。

“对政府涉及不当作为进行报导本是记者的天职,” 拉克迪尔说。“马来西亚当局该做的不是去查这些记者,而是对警察滥权的指控进行可靠的调查。”

2021年4月23日,警方逮捕插画家及社运人士法米・惹札(Fahmi Reza),因为他在Spotify建立了一份以嫉妒为主题的歌单,嘲讽马来西亚王后在推特上的争议发言。他以违反马来西亚《煽动叛乱法》的罪名遭到调查,该法处罚一切可能“激发不满”或“导致仇恨或藐视”马来西亚王室的言论。一旦罪名成立,法米可被处七年以下监禁。

当局也对政治漫画家祖尔菲卡尔・安瓦尔・乌尔豪克(Zulfikar Anwar Ulhaque),又名祖纳(Zunar),启动刑事侦查,因为他以讽刺漫画取笑吉打州首席部长取消一项印度教节庆的决定。他在5月7日以涉嫌违反《刑法》第505(c)条的罪名遭到传讯,该法条同样过分广泛,处罚“可能煽动任何阶级或社群人员针对任何其他阶级或社群人员实施犯罪”的言论,同时他还被控违反《通讯与多媒体法》第233条。

近期和平抗议的领袖们也成为警方调查目标。警方已传唤八名参加4月30日吉隆坡“开斋节”活动,抗议马来西亚国会持续休会的人士。包括多名反对党政治人物在内的这八人以违反《和平集会法》第9(5)条的名义受到调查,因为他们没有事先申请集会。

5月稍早,警方传讯多名人士,包括反对党国会议员法米・法齐尔(Fahmi Fadzil)和人权团体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 Rakyat Malaysia)执行长色凡・多莱萨米(Sevan Doraisamy) ,因为他们参加4月24日法米・惹札还押开庭当天,在金马律(Dang Wangi)派出所门口声援法米・惹札的抗议活动。此外还有至少四人,包括三名反对党国会议员,因为参加抗议选举委员会延后实施投票年龄降至18岁的和平示威而遭警方传讯。

根据国际规范,任何人不得仅因组织或参加和平集会而负担刑事责任。对没有事先向政府申请和平集会的人施加刑事处​​分,与其所欲保护的合法国家利益并不相称。

“这些调查行动已经足够恶劣,更糟的是马来西亚这些过分广泛模糊的法律,几乎让警方可以追捕任何人,不论他们做了或说了什么,” 拉克迪尔说。“政府必须停止将批评视为犯罪,并应修订或废止那些被用于对付批评言论与和平集会而侵犯人权的法律。”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