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将如何重塑全球治理?

中参馆论坛

发表于: 中参馆
United Nations Secretary-General Antonio Guterres, left, shakes hands with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before their bilateral meeting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Sunday, Sept. 2, 2018.     © 2018 AP Photo/Andy Wong

世界卫生组织(世卫),即负责指导全球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联合国机构,已经成为两大超强捉对撕杀的战场。2020年4月14日,特朗普总统宣布暂停美国对该机构的资助,等待检讨他口中世卫“对新冠病毒传播的处置严重失当且掩盖真相的作用。”

 不到一星期,中国政府立刻捐助3千万美元,作为其自称致力于“〔捍卫〕多边主义理想与原则”的部分措施。4月初,中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人事任用谘询小组取得一个席位。(特朗普政府已于2018退出这个理事会。)联合国总共15个专门机构中,将近三分之一的领导人是由中国提名。

 中国长期在各种领域中寻求对全球规范和规则发挥更大影响力,从贸易、知识产权和互联网治理,到环境与劳动标准以及诸人权的定义,乃至其他方面。有时让中国官员进入既有的多边组织任职,有时则自行成立由中国牵头的平行机构。

特朗普政府抨击和退出某些多边组织,对中国在其中的地位和分量──或其与相关组织发展关系的整体策略──有何影响?中国领导人是否有志于取代美国在这些组织的指导作用?抑或他们只是希望让这些组织更愿意迁就中国领导人的利益和目标?如果中国真的对多边组织取得更强支配,对全球治理有何更广泛意涵?──中参馆编辑群

---

理论上,中国和其他国家参与到联合国人权体系之中是件好事。如果中国真的愿意将其庞大资源与影响力投注于该体系的改善,更是美事一椿。

想想看,比如说:假设中国政府批准并遵守各项人权公约议定书,允许中国人民向联合国机构申诉政府;假设北京鼓励中国的独立非政府组织参与联合国审议官方人权报告的程序,和世界上许多民主国家一样。

或者,也许是对一个国家支持这个多边组织与否的终极考验,允许联合国专家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访问新疆,调查一百万突厥裔穆斯林疑遭任意拘押及其他重大人权侵犯问题。

不幸地,中国当局已经表明它在各人权机构的议程:卸除它们挑战中国的能力,鼓励说北京的好话,以及利用它们作为改写关键国际规范的平台。

最近的一些争议,包括有关中国当局是否及时向另一联合国机构──世界卫生组织(世卫)──通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或世卫是否足够主动要求中国分享信息等等,只不过是北京违背应遵守协议的最新事例。2017年,人权观察曾发布报告,详述中国有计划地妨害各种联合国人权机制,从限制独立公民社会团体出席联合国论坛(有些团体根本没有在中国开展工作)到通过中国外交官向联合国人权专家发出威胁。

随着近年来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日益强势并加强在整个联合国人权体系的外交存在,前述各项问题已变本加厉。中国致函各国驻联合国外交人员,威胁他们若出席新疆人权活动就要承担后果,并且阻止世界维吾尔大会成员参与任何联合国活动。

中国近期的优先目标之一,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推动它所谓的“互惠合作”。实际上,这是在妨害人权理事会的使命,强调“合作”而非在各国发生重大人权侵害时进行问责。最近,联合国宣布与腾讯──旗下社交媒体“微信”已被查出对国内外用户贴文进行审查──签订伙伴关系协议,因为各国政府和人权倡导者群起抗议才决定暂缓执行。中国当局还在5月1日悍拒世卫参与调查疫情起源。

中国在联合国和其他多边机构的影响力很可能还会持续增强。难题在于,是否有足够数目的尊重人权国家能坚守立场,要求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为其重大人权侵害负起责任,并且强化各种关键国际制度。危机已迫在眉睫。各国政府必须对北京强硬,抗议并抵制其扭曲现行国际框架的作为。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标签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