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被中国新冠病毒假新闻骗倒是危险的,但可以避免

发表于: Quartz

随著新冠病毒疫情席卷全球,各界持续激辩责任归属。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多项举措以推卸自己应对危机不力的责任,其中一项是扬言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WHO),因为该机构“甘愿轻易相信中国的保证”并且“宣扬来自中国的假信息。”

但事实是所有人──包括美国政府、世卫、记者、公共卫生官员等等──都不该轻信北京的说法,不论是起初否认人传人可能性,或有关确诊和死亡人数的报告。在中国的一党威权体制下,官员为宣传或升迁而掩盖信息、操弄数据早已不是新闻,也非一朝一夕可能改变。

 

中国政府在公共卫生危机期间审查言论、操弄信息的纪录众所皆知,斑斑可考。只要不受到中国官方数据误导,坚决依靠值得信赖的信息,并且专注在最重要的目标──围堵、消灭这场致命的大流行,我们本来可以做得更好。

粉饰太平、漠不关心与因循苟且

过去二十年来,人权观察大量记录中国政府在公共卫生危机期间审查言论、窜改信息的行为。中国南方的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她和同事们奉命在检查站量测当地居民的体温,但她不太相信政府发给她们的电子额温枪是准确的。“我们不相信它真的有用,只是做做样子,应付[中央]来检查,”她说。

在本世纪头十年,中国迅速成为“世界工厂”的年代,集体铅中毒的事件不断暴发。人权观察2011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工业污染最严重的一些地方政府曾禁止铅含量检验,故意瞒报或虚报检验结果,并且拒绝救治中毒儿童。企图追查真相的家属和记者都遭到恐吓与骚扰。

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期间,有关当局起初低报感染率,并谎称“非典型肺炎”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正是这种粉饰太平的做法造成疫情暴发。与今天中国政府应对新冠病毒成效大获世卫赞扬不同,当时的世卫官员多次对中国低报数据与不透明的做法表示关切

 

2005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人权观察详述中国当局骚扰艾滋维权人士,掩盖中国艾滋病大流行主要原因在官方鼓励不卫生的卖血行为的信息。2004年,疫情最严重的河南地方当局表示该省仅有25,036名艾滋病毒携带者,但当地医生和维权人士根据在染疫村庄实地调研所作的估计是,至少一百万人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毒。

 

2008年夏天,中国政府长达一个月以上禁止国内媒体报道含毒奶粉配方导致婴儿中毒问题──至少造成6人死亡、约30万儿童患病。最终因为经济考量才促使中国当局放宽对媒体的限制。赵连海,一位毒奶粉受害者的父亲,竟因揭发政府未尽力援助受害儿童而被判刑两年半。

 

2018年,揭发中国毒疫苗问题的新闻记者、维权人士、律师和受害者家属在全国各地遭到当局骚扰、拘押和迫害。有关政府未能妥善规管疫苗市场的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帖文一概遭到审查删除。

好信息的价值

确实,新冠病毒确诊及死亡人数的精确信息取得不易,有些国家也承认它是一大挑战,遏制全球大流行因而更加困难。但在中国,科学家、记者和公民的调查行动仍然受到数十年如一日的压制。

存在中国庞大官僚体系的漠不关心和因循苟且,导致新冠病毒的病例无法得到精确报道和适当检测。中国以往掩饰太平的斑斑纪录本应足以提醒新闻阅听大众,官方发布的中国疫情信息不能尽信。

西谚有云,骗我一次,可耻的是你;骗我两次,可耻的是我。下次可别再让中国政府丢出的信息唬弄了。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