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部主任欧马尔・夏基尔,2018年5月摄于拉姆安拉。

© 2018 AFP

(耶路撒冷)- 以色列最高法院于2019年11月5日判决支持以色列政府有权驱逐人权观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部主任欧马尔・夏基尔(Omar Shakir)。本案决定权现已回到以色列政府掌握;一旦进入驱逐程序,夏基尔必须在11月25日前离开以色列。

人权观察曾持续呼吁相关企业停止在约旦河西岸占领区的以色列定居点运营,以免成为侵害人权共犯。然而,尽管人权观察在其他国家也都呼吁企业应遵循前述义务,以色列最高法院仍然认定基于前述原则维护巴勒斯坦人权利足以构成呼吁联合抵制(boycott)的行为。法院的理据是对制定于2017年的一项法律做扩张解释,该法律禁止任何倡导联合抵制以色列或其西岸定居点的人员入境。

“最高法院等于是宣告以色列的言论自由不包括全然正当地倡导巴勒斯坦人权利,” 人权观察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倘若以色列政府此刻驱逐人权观察研究人员,只因我们在全世界一视同仁地要求企业尊重人权,那么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被驱逐的对象。”

判决作成后,人权观察已穷尽一切可能的正常司法复核途径。然而,鉴于该判决对言论自由的广泛影响,以及其他倡议组织在以色列的工作开展能力,人权观察将考虑提请最高法院大法官召开扩大听证。无论法院判决为何,实际上夏基尔是否被强迫离境仍取决于以色列政府。

法院作此判决的依据是认定夏基尔倡导联合抵制以色列的行为并非发生在多年前他尚未加入人权观察之时,即使本组织已对此表示强烈异议。在人权观察任职期间,夏基尔从未偏离本组织政策和立场,即并未倡导联合抵制以色列,而是要求相关企业履行人权责任,停止在非法的西岸定居点营业。

根据法院判决,以色列政府可以依法禁止任何倡导联合抵制西岸定居点的人士入境,因为这种呼吁必然导致反对以色列政府关于其所控制地区的一般性政策,并且,法院认为,“对国家的合法性表示否定”──即使定居点已被广泛视为违反国际法。

法院同时认定,呼吁企业停止在定居点活动足以构成该法所称的呼吁联合抵制行为,即使其动机在于尊重国际人权与人道主义法。

该法院对人权观察和夏基尔做出区别,指明本组织仅有小部分时间关注以色列,而夏基尔则是全时投入以、巴工作。照此逻辑,任何外籍人士只要基于职业身分要求企业与定居点断绝关系以免成为侵害人权共犯,都可能抵触这份法院判决。

该法院没有处理人权观察关于2017年修法合宪性的质疑。

该法院也驳回了暂停审理的申请。以色列2019年9月17日大选后将产生新任政府,可能重新考虑是否继续驱逐程序。

多位已卸任的以色列高级外交官也加入了人权观察的申诉,国际特赦组织则强调本案将对其他人权团体产生“广泛的寒蝉效应”并且“进一步危及各组织继续在以色列与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开展工作的能力。” 对这项驱逐令的抨击来自四面八方,包括27个欧洲国家发表联合声明17名美国国会议员联合国秘书长3位联合国人权特别报告员,以及众多民间团体和学术界组织。

无论是人权观察或作为其代表的夏基尔,都从未呼吁联合抵制以色列。作为全球运动的一部分,基于确保企业遵守其避免助长侵权的人权责任,人权观察一向呼吁所有企业停止与西岸定居点相关的工作,因为它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但本组织从未呼吁消费者联合抵制相关企业。

近来,以色列当局拒绝多名其他国际人权倡导者入境抹黑以色列维权人士要求他们提交繁琐的财务报告搜查许多巴勒斯坦人权维护者的办公室并加以逮捕。今年10月,以色列当局出于未披露的“安全因素”,阻止一名国际特赦组织工作人员离开西岸占领区。

最高法院的判决,使耶路撒冷地方法院于4月作成的判决获得维持,原判决认定内政部长德里(Aryeh Deri)于2018年5月7日对夏基尔发出的驱逐令合法有效。这是以国政府首次引用前述2017年立法试图驱逐已合法入境的人员,也是人权观察在以国执行实地监督任务三十年来,以国政府首次下令本组织工作人员离境。

德里在2018年5月发出的命令中表示,该决定“并非原则性或全面性拒绝该组织雇用外国专家”,并强调“未曾发现信息”显示夏基尔在人权观察任职期间提倡联合抵制。但到了法庭上,以色列政府却主张人权观察的工作本身即已构成联合抵制活动。

人权观察是一个独立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致力于促进尊重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监测全球100个国家的人权侵犯,包括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全部19个国家。人权观察总部设于美国纽约,在全球24个国家或地区设有办事处,包括中东和北非地区的黎巴嫩、约旦和突尼斯。作为国际禁止地雷运动的创始成员之一,人权观察于1997年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为达使命,人权观察在世界各地派驻专业研究人员。他们定期与政府官员以及其他直接信息源接触。人权观察可直接进入其所报告的绝大多数国家,只有古巴埃及朝鲜苏丹委内瑞拉等少数国家拒绝人权观察工作人员入境。

人权观察的任务包含研究和倡导,揭露并质疑区域内所有行为者的侵权行为,包括设于加沙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哈马斯当局。2019年,人权观察除记录以色列军队的滥权行为外,也曾发表研究报告揭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哈马斯对在野异议人士的有计划任意逮捕和酷刑,以及巴勒斯坦武装团体的非法火箭攻击

以色列法院的这件判决,是以色列多年努力企图使人权观察噤声的结果。2017年2月,人权观察申请雇用外籍工作人员遭以国内政部驳回,两个月后又改变决定发给许可。夏基尔凭此许可于2017年4月获得工作签证,但以国政府又在2018年5月将其注销,下令夏基尔离境。人权观察于同月针对该命令申请法院覆核。

“以色列最高法院今天的判决,等于是在法律上认可内塔尼亚胡政府对主流、合法的人权倡导工作进行言论审查的企图,” 罗斯说。“尽管以色列政府宁愿打压报信人也不愿改变其非法作为,人权观察仍将持续记录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所有各方的侵犯人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