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主教徒在复活节主日来到官方许可的上海徐家汇天主堂。

 

© 2005 路透社

“未来,中国天主教徒恐怕会以为歌颂共产党也是天主教信仰的一部分,” 福建 “地下教会” 成员、50岁的维权人士游精佑说。游先生并非杞人忧天。梵蒂冈和北京最近宣佈达成临时协议,但中国政府并未保證收敛其近年来对宗教活动的打压,包括禁止网购圣经

该协议结束了数十年来在中国境内主教任命问题上的僵持。中国境内天主教徒约近1,200万人,分为効忠教宗的地下教会,和官方主导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根据协议,未来主教任命程序将由北京提名,教宗则拥有否决权。

儘管新获协议,中国政府仍持续收紧过去几年来对基督教会的管控。当局拆毁多属新教(但也不乏天主教)的数百座教堂,迫迁教区信徒,并在倖存的教堂安装监视器

中国政府规定,宗教活动只能由五种官方许可的宗教在官方登记的场所进行。当局持续控制宗教团体的人事、出版、财务和宗教院校的申设。独立宗教团体的成员经常遭到警察骚扰、任意拘留、酷刑、强迫失踪和监禁。在穆斯林为主的新疆和藏传佛教为主的藏族地区,政府对宗教的严控更达到空前程度。

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已於今年2月生效,凡未经许可传授宗教和出国参加宗教性质活动都被列入禁区,理由一概是 “遏制宗教极端主义” 和 “抵禦渗透” 。境外组织或个人捐赠宗教团体金额超过人民币10万元(1.5万美元)须经审批。就在几星期前,浙江省和江西省当局还动员公务员、学校师生和医护人员签字承诺 “不信教”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教宗圣座於1951年断绝关係後,中国地下天主教会领导人为効忠教宗、抵制国家管控宗教,不惜承受巨大迫害。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位华人枢机龚品梅主教遭判刑入狱30年。施恩祥主教94年的生命有一半在各种形式的拘押中度过。范学淹主教入狱超过30年,范忠良主教被监禁和劳动教养合计逾20年。类似案例不胜枚举。

当局对地下教会领袖的骚扰至今仍未停止。今年3月,闽东教区主教郭希锦因拒绝在复活节瞻礼与梵蒂冈不承认的官方主教共祭,被公安局短暂拘留。郭主教是今年稍早遭梵蒂冈要求让位给官方主教的两位地下主教之一。去年复活节,郭主教也曾遭当局拘留20天,强迫他研读政府宣传品。

去年,温州主教邵祝敏曾因拒绝参加天主教爱国会被当局拘押7个月。2017年12月,浙江省丽水市卢丹华神父据报被当局带走 “学习” ,从此 “失踪” 至今。

1960年,龚品梅枢机以 “反革命” 罪名受审前夕,检察官曾劝他支持爱国会。他回答: “我是一个罗马天主教的主教。如果我背弃教宗,我不但不够格做一位主教,甚至不够资格做一个教友。你可以砍掉我的头,但你绝不能夺走我的责任。”

数以百万计的天主教徒也一直勇敢抗拒政府管控。游精佑告诉我,他们村子里的天主教徒全都 “直觉地” 不信任官方教会。

“政府任命的神父在官方教堂主持的弥撒,没有人会去参加,” 游先生说。 “虽然我们被迫躲在阴暗角落祈祷,还是有很多人坚持加入。”

游先生担心,官派神父若获梵蒂冈承认,他们会把共党宣传带进信仰生活。 “望弥撒的时候,会不会叫我们唱国歌?唱共产党的歌?会不会强迫我们挂国旗?年轻教友如何了解天主教仪式不应该包含这些东西?”

游先生的忧虑不是全无根据,实际上这样的事情早已发生在爱国会管理的天主教堂。梵蒂冈迄今尚未回应这些疑虑。在得到答覆之前,数百万天主教徒仍将质疑,即便个别教会可能受益,但这份新协议将无助於保障全中国的宗教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