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任丽萍过去一年都在打官司,为了抗议青岛有关当局对她遭受性侵的案件处理不当。

© 2018 Andy Wong/美联社

中国女性争取平等的奋斗,很早就开始了。1911年10月,南方革命志士推翻满清帝制,创建中华民国。这群革命志士也包括女权运动者。然而,1912年3月通过的《临时约法》仅规定“中华民国人民一律平等,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 没有提到性或性别。

“女子等牺牲生命财产,与男子同功,何以革命成功,竟弃女子于不顾?” 1912年12月,国会议员选举法制定公布,却未给予女性平等参政权,曾引起女权人士发出这样的怒吼

历史经验教导中国当代女权人士,当男性宣称支持性别平权,不论他是政府官员、自由派公知或维权人士,都必须听其言、观其行。

#MeToo运动在中国进步人士圈子里造成不小震荡,因为被控性侵或性骚扰的男性之中,包括好几位长期倡导性别平权的著名知识分子或维权人士,被指控侵犯女性的男性菁英包括反歧视运动者雷闯、环保人士冯永锋和传播学者熊培云。雷、冯二人表示认错,熊则否认。

知名记者章文被揭发强暴和骚扰数名女性后,攻讦指控者“离过婚”、“交了众多男朋友”。他还恐吓要对控诉者采取法律行动。

和其他华人社会一样,部分男性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习惯称呼女性同事“美女”或“女神”,并且常在社交媒体上贴出年轻女性衣著暴露的图片。为了筹款支持狱中维权人士家属,肉唐僧曾经利用女性露出大腿的照片吸引捐款。有一次,我批评中国政府逮捕异见人士,便被某位维权人士称为“女神”,但当我指出华人社会性别歧视的问题,这位男性却说我是“没人要的丑女”。

#MeToo运动带出了一些新现象:有些男性自由派知识分子,过去不太关注女权议题,现在却呼吁自我反省、支持女权。

“我也有过酒后不检点的许多时候,” 政论家莫之许写道。“如果这个时候被曝,我也会明白,这并不仅仅是什么道德形象的问题,过往的这种行为,实际上是对自自己追求权利/自由、平等/民主的行为的极大嘲讽,如果还不能诚实面对,只能让自己的追求成为笑话。”

作家赵楚解释,作为一个醉心权利倡导的人,他必须支持 #MeToo运动:“即使[它]意味着我作为男人行为和思维的改变,即使这种改变是艰难的。”

女性主义作家李思磐惊呼“奇迹发生了”,因为她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许多“普通直男”朋友纷纷发帖支持女权。

变化的动力来自网络上的众多中国女性──大多年轻、高学历。她们勇敢发声、讲出自己的遭遇、阐释女性主义理念并且积极与男性知识分子论战,即使面临著官方无所不在的言论审查

至于政治菁英,不必期待他们很快觉醒。自从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正式掌权,政府就开始加强打压公民社会,包括女权人士。2015年3月,当局将五位女权运动者拘留一个月,只因她们策划在公交车上散发反对性骚扰的贴纸。今年3月,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微信上的“女权之声”公众号遭到永久关闭

今年6月,中国石油大学学生任丽萍因为抗议校方和警察不当处理她的性侵控诉,被学校当局强押在旅馆房间六天。据任丽萍表示,她在校园中遭到一名男性友人性侵。

“年轻一代的女权斗士...有更强烈、更独立的公民主体性,” 女性主义学者艾晓明这么说。“这个主体性给当下的中国女权运动注入了更大的活力。”

尽管中国公民社会采取行动的空间日益缩窄,女权人士仍凭著勇气和创造力追随百年前先行者的脚步前进。他们的两大敌人,威权国家和父权社会,将因轻视这股力量而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