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丝网后,大批罗兴亚难民受困在缅甸和孟加拉两国之间的“三不管地带”,2018年4月25日。

 

© 2018 Ye Aung Thu/法新社/盖帝图片社

(曼谷)─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从孟加拉被遣返若开邦的罗兴亚难民遭受到缅甸当局的酷刑和监禁。这些不当对待使得罗兴亚难民更加需要国际保护,包括联合国实地监测,才能安全返回缅甸。

“罗兴亚难民遭受酷刑,证明缅甸政府并未信守承诺,保护难民安返家园,”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缅甸口口声声要保障罗兴亚人安全有尊严的返国,但实际上,他们回国后仍然难逃当初迫使他们逃走的迫害和侵犯。”

2017年为躲避缅甸军方族群清洗行动而逃抵孟加拉的六名罗兴亚人告诉人权观察,他们原本计划暂时回到若开邦打工,但在返回孟加拉前陆续遭到缅甸边防警察逮捕,并于羁押候审期间遭到安全部队刑求。这六人经过草率审判,全都以非法闯越国界罪名被判刑四年。

大约一个月后,他们和其他数十人一起被政府特赦。2018年6月1日,当局安排他们会见外国记者,企图表现罗兴亚人受到良好待遇,返国安全无虞。记者访问后,这六人已逃往孟加拉。

人权观察访问到三名罗兴亚男性和三名男童,最小的16岁,分别在貌夺镇(Maungdaw)不同地点被捕。他们说,边防警察官员反覆拿枪抵著他们,讯问有关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SA)的问题。官员们动用体罚、殴打、鞭苔、烧灼和电击等各种手段,只为逼迫他们承认加入ARSA。他们还说,拘留所没有供应他们乾净的水和食物。

这六人说,他们后来被移送到貌夺镇看守所。穿著便服的军方情报人员在审讯时用棍子殴打他们,还对他们拳打脚踢。这六人都说,看守所的条件十分恶劣,无法会见律师,而且审判时使用缅文,他们无法完全听懂。他们分批被法院判处四年徒刑后,又被当局移送到貌夺镇的布迪当(Buthidaung)监狱,数以百计的罗兴亚囚犯都被关在这里。

5月23日,貌夺地区行政长官向数十名列队的罗兴亚囚犯宣布,温敏(Win Myint)总统已下令特赦,他们将可领取公民身分验证卡(National Verification Card,简称NVC)并获释。NVC卡是一种特殊身分证件,许多罗兴亚人认为这种卡片等同否定他们具有公民资格,因而拒绝领取。缅甸国务顾问昂山素季办公室于5月27日发出声明,证实总统已特赦58名返国罗兴亚人。后来又有四名罗兴亚人被撤告并加入特赦名单。

这62名罗兴亚人被官员带到恩加库亚(Nga Khu Ya)村组的边防警察大院,官员强迫他们领取NVC卡才能离开,否则就要再度逮捕。这群人后来被送到赫拉波冈(Hla Poe Kaung)中转营地,政府官员6月1日带著官方组织的媒体访问团来此会见这62名罗兴亚人。社福救济与安置部长温妙埃(Win Myat Aye)向这群返国难民表示,政府将发给他们住房重建费和人道援助金,并允许他们留在孟加拉的家属回国。

这六位难民告诉人权观察,官员事先指示他们如何答覆媒体询问。其中一位少年表示,他没有按照指示回答,马上被边防警察打断并中止采访。媒体访问团离开后,这群罗兴亚人又被边防警察扣押,不准他们离开赫拉波冈。因为害怕再度被捕和刑求,部分罗兴亚人分两批逃回孟加拉,包括人权观察此次访谈对象。

人权观察多次致电国务顾问办公室主任兼政府发言人佐泰(Zaw Htay),均被告知无暇置评。

“这批罗兴亚人所受的待遇,对于相信缅甸当局将确保他们安全返国的人而言是一项警讯,”罗柏森说。“缅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才能证明它有诚意实施必要改革,保障难民自愿、安全且有尊严地返国。”

六位罗兴亚难民遭受的虐待

人权观察访问的六位罗兴亚被遣返人士,均为躲避缅甸军方自2017年底开始的族群清洗行动而逃亡。该行动涉及杀人、强奸和大规模纵火,导致逾72万罗兴亚难民逃往孟加拉。人权观察认为相关侵权足以构成危害人类罪。该行动起因于2017年8月25日若开罗兴亚解救军(ARSA)好战人士突袭若开邦北部的缅军据点。

下述事件发生于2018年3月到5月。为保护受访者及其留在缅甸境内的家属,文中姓名皆为化名。

安全部队的酷刑、虐待

“拉赫马”(17岁)说,他在缅甸边防警察拘留所遭到反覆虐待,包括烧灼:

他们点燃塑料袋,让滚烫的塑胶滴在我身上。他们还用烧红的铁棒在我腿上烙印,用烟头烫我,用蜡烛油浇在我身上,用刀刃在我身上刮,用木棍和藤条打我。

“阿赫梅德”(17岁)说,审讯员将他倒吊,殴打,逼迫他承认加入ARSA。

“洛克曼”(24岁)说:

起初,他们踢我胸部和大腿,然后对我电击,叫我承认是ARSA成员,但我拒绝做不实认罪。

人权观察在受访者身上看见的伤疤和烫伤痕迹,与其陈述相符。

食物、饮水和卫生设备不足

在押人员表示,拘留所的条件极为恶劣,他们从未得到足够食物和乾净水源。

在恩加库亚的缅甸边防警察大院,有三位罗兴亚遣返人员被拘留四天,每人每天只发给两块鱼浆饼(ngapi)和大约250毫升的污水。在貌夺看守所,当局完全不给食物和净水,只能靠附近社区的罗兴亚人送来食物,而且有时还必须贿赂警员。受访者中有三人在这种情况下挨过两个多星期。

被押人员说,他们被判刑后移送到布迪当监狱,食物仍然不足。洛克曼说:

在布迪当监狱,我们吃的食物和狗食差不多。早上10点半发给我们米饭和扁豆汤,但那个汤几乎跟开水一样,捞不到一颗豆子。下午5点左右吃晚饭,只有米饭和烫青菜。

洛克曼并说,在布迪当监狱,罗兴亚囚犯用水时受到狱警和其他族群囚犯的限制:

我所在的舍房关了500个犯人。每天总共有90公升的饮用水。问题在于这500人当中,有35个佛教徒囚犯,其中有些是若开族佛教徒。他们很凶悍,每天都霸占90公升的饮水。罗兴亚人一般只能喝洗澡用的水,只有少数几天能从那90公升的饮用水分到一点点。

厠所也不合格。“缅甸边防警察基地里面没有厠所,我们只能用一个桶子解决大小便,”洛克曼说。“也没有水可以洗手。”

任意拘押,不公正审判

3月下旬,当局将这批罗兴亚遣返人员带上貌夺镇法院出庭,经过草率定罪,判刑4年。政府没有公开说明他们所犯何罪,但其中一次庭审有位警察以罗兴亚语转述法官说法,罪名是非法闯越国界。这六名成年和未成年男性被告人都没有律师出庭辩护或陪同侦讯。

“埃米尔”(33岁)说,他们被剥夺公正审判权,包括庭审时缺乏通译:

判我们入狱4年的法官是个佛教徒,而且用缅语宣判。一位通晓罗兴亚语的警员翻译判决书,里面说我们承认非法闯越国界进入缅甸,得处5年有期徒刑。实际上我们被判刑4年,法官少判了一年。

这些罗兴亚人被判刑后,当局将其集体转送到布迪当监狱,他们被监禁近一个月后才收到总统特赦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