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竞选集会中演说,委内瑞拉卡拉卡斯,2018年5月4日。

© 2018 路透社/Carlos Garcia Rawlins

(委内瑞拉,卡拉卡斯)-许多委内瑞拉选民将饿著肚子参加星期天的投票。有些人在这次总统大选出来投票,只因为担心留在家里会有什么后果。

寻求粮食和药品已经成为委内瑞拉人每天最重要的课题。由于粮食短缺,大多数人民只能空著肚子上床睡觉,或尽量少吃一点;5岁以下儿童轻度或重度营养不良的比例也在2017年上升。委内瑞拉卫生部长去年曾发布数据指出,在2016年,孕产妇死亡率提高了百分之65,新生儿死亡率提高百分之30,疟疾病例数增加百分之76。几天后,她就被总统马杜罗开除了。

马杜罗先生的政府否认人道主义危机的存在。事实上,正是政府政策失灵摧毁了国家经济,导致恶性通货膨胀和民生物资严重短缺,数以百万计的委内瑞拉人在公开市场买不起食物,只能靠政府配给的口粮维生。

然而,马杜罗政权不准超级市场销售政府食物盒,而是动员军队和亲政权人士来发放。藉著这种制度──由政府盟友控制食物配结,而他们乐于惩罚批评政府人士──委内瑞拉当局正在利用饥饿做为社会与政治控制的工具。

2017年1月,马杜罗政权开始宣导委内瑞拉人民申办“祖国卡”(carnet of the Fatherland)──这是一种用来请领各项社会服务的官方身份证。一年之内,已有1,600万委内瑞拉人办卡,相当于全国人口的半数。

委内瑞拉人必须凭这张卡片才能领取食物盒,以及部分医疗程序、住房上学文具退休金圣诞节等节日津贴和其他福利。马杜罗政府已经学会如何利用这种卡片动员选民支持执政党。

该国去年7月刚举行过选举,实际上以亲政府的制宪大会取代原本由在野党议员控制的国民大会。马杜罗先生要求选民投完票后刷一下祖国卡,并说“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哪些人尽了对祖国的义务。”委内瑞拉法律并未规定公民有投票义务。

后来在2017年省市长选举期间,有多位高级官员呼吁委内瑞拉人民携带祖国卡到投票所附近的街站去登记投票纪录。接著,马杜罗先生上个月又说,他会给持祖国卡参与总统大选投票的选民“发奖品”。竞选期间,只要出席执政党造势活动,就可以领到一袋食物。

这可不光是记录谁有没有投票这么简单。许多委内瑞拉人都还记得,在前总统查韦斯任内,支持罢免查韦斯公投的政府雇员全都丢了工作,包括国营石油公司职员;两年前罢免马杜罗先生的公投也是如此。

在一个人民迫切需要食物盒的国家,政府要求投票后到旁边登记特别身份证,对许多选民来说无异于威胁他们:投给马杜罗先生,否则全家等著挨饿。用手上选票反抗当局,将带来无法承受的风险。

有时,人们可以依照身份证末尾数字,在每个星期的某一天购买数量严格限制的套装食物。他们必须在超市门外排队好几小时,但存货常常供不应求。物资短缺造成分配的政治化。

例如,去年某天晚上,在卡拉卡斯反政府示威现场,我们注意到路旁有一名妇女,正在和亲政府武装暴力团伙的成员交谈。

示威群众认出,该妇女是当地某一社区分发政府食物盒的负责人。当她反过来发现有邻居盯住她看,便立刻高喊,凡是参加反政府示威的人,以后别想再领到食物。很多人真的就再也没领到了。

我们两个机构都曾多次收到可靠指控,在该国其他地区也发生同样歧视行为。

超过12个区域内国家,以及欧洲联盟,均已呼吁委内瑞拉政府延后这次违反自由公平选举国际标准的大选。未来几天内,外国政府应继续施压马杜罗政府,放弃以祖国卡记录选民是否投票的措施。

美洲和欧洲各国政府的代表也应尽速召集与主要国际援助机构的高层会谈,设法打开人道救济管道,避免让更多委内瑞拉人民沦为饥饿的人质。

粮食不该被用来恐吓食不果腹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