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出席在马尼拉召开的东盟经济部长会议,菲律宾马尼拉,2017年9月6日。

© 2017 路透社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害怕了。

他上周宣布菲律宾将退出国际刑事法院,而且“立即生效”,透露出这个迹象。为了辩护退出该法院的决定,杜特尔特表示,国际刑事法院上个月决定对菲律宾政府“反毒战争”相关杀戮案件启动初步调查,是一项违反“正当程序与无罪推定”原则的举动。

然而,在杜特尔特针对国际刑事法院的举措高呼“震惊”的背后,他真正担心的其实是他自己和属下高官对于反毒行动导致数千人──包括数十名儿童──丧命一事,必然难逃法律责任。

杜特尔特确实应该害怕,因为他鼓励、发动以“反毒战争”为名的杀人行为,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行。他明白宣示将对全国毒贩和药物使用者展开杀戮行动,正是使他高票当选总统的基本政见。在2016年6月30日的就职演说中,他向菲国民众表示,“如果你知道谁有毒瘾,就应该亲手把他们杀掉,因为若留给他们的父母来做,那就太痛苦了。”这句话可能足以构成教唆杀人

杜特尔特曾一再要求菲律宾国家警察以法外暴力制裁吸毒和贩毒嫌疑人,这可能构成煽动执法人员实行谋杀。2016年8月,他警告所有疑涉贩毒人士说:“我的命令就是干掉你们。我不在乎人权,你们最好相信我。” 2017年4月,杜特尔特在迎接海外移工归国时告诉他们,“如果你失业了,我可以给你一份工作,去杀掉所有吸毒者。”

杜特尔特不断发出对付贩毒、吸毒人员的讯号,并没有被当作耳边风。上任以来,他的反毒战争已夺走1万2千多条人命。杀戮至今尚未结束。杜特尔特及其部分内阁要员均曾赞扬杀人举措证明反毒行动“成功”,并要求警方“再接再励”

然而,根据人权观察等机构调查,菲国警方涉及泯灭人性的违法办案模式,企图为“反毒战争”下的草率处决披上合法外衣。而杜特尔特和菲律宾国家警察总监德拉罗沙(Ronald dela Rosa)实际上已将有罪免责制度化,警察草菅人命完全不受追究。要求针对警方反毒战争相关杀人案件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声,被德拉罗沙贬斥为“法律骚扰”,并说这种要求造成警察人员“士气受挫”。去年8月,杜特尔特保证会对一切被控非法杀人的警员给予“特赦和升职”。

杜特尔特还企图有系统地肃清批评血腥反毒战争的力量。去年8月,杜特尔特鼓励警察攻击人权团体和倡议人士,下令警方“若他们妨碍执法”即可格杀勿论。杜特尔特曾经公开谴责国家人权委员会,甚至威胁修宪废除该机构。他也曾多次用粗俗语言嘲讽联合国法外杀戮问题专家卡拉马德(Agnes Callamard),只因她不停努力争取正式访问菲律宾。

曾任人权委员会主席和司法部长的参议员蕾拉・德利马(Leila de Lim),显然因为大力抨击反毒战争而招来报复,以罗织的涉毒罪名于2017年2月入狱。近几个月,追究命案的国际压力逐渐升高,杜特尔特政府仍一概否认,同时质疑批评反毒人士的诚信,企图转移焦点。

杜特尔特显然期望藉由宣布菲律宾退出国际刑事法院,彻底防范自己被送上海牙法庭。不过他该多想一下。就算菲律宾政府正式通知联合国秘书长退出国际刑事法院──杜特尔特的声明尚不作数──也要一年后才发生正式退出的效力。即使到那个时候,该法院仍然有权起诉在菲律宾未退出前发生的一切国际法犯罪。

杜特尔特逃避国际刑事法院的怯懦行为,只会让各界更急切期待联合国出面领导调查其反毒战争的恶果。冰岛外长索尔达松(Guðlaugur Þór Þórðarson)在日内瓦出席本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时提醒,理事会有责任“检验并确保菲律宾履行其人权义务。” 应该把联合国调查加入对杜特尔特政府的国际压力,才能阻止杀戮,并迫使其配合追究凶嫌刑责,包括通过国际刑事法院。

杜特尔特曾以“改变即将来临”的口号赢得2016年菲律宾总统大选。当他的“反毒战争”受到国际调查的可能性愈来愈高,杜特尔特显然因为正义可能即将来临而背脊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