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dul Kareem, a Rohingya Muslim, carries his mother, Alima Khatoon, to a refugee camp after crossing from Burma into Bangladesh on Sept. 16, 2017.

© 2017 Dar Yasin/AP

(巴黎,2018年1月18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2018世界人权报告》,检讨过去一年大事,其中指出,诸多政治领导人愿意为人权原则挺身而出,可见抵制威权民粹主义政治议程是可能的。靠着动员公众和有力的多边行动者,这些领导人让我们看到反人权政府的崛起绝非不可避免。

这是人权观察第28次发布《世界人权报告》,内容共计643页,检视90馀国人权实践。在导言中,人权观察执行董事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写道,只要领导人强力抵制妖魔化少数群体、攻击人权和损害民主制度的政治人物,就可以阻止民粹主义者攻城掠地。反之,凡是主流政治人物默许仇恨与排外言论之处,威权民粹主义者便能大行其道。

“由去年经验可见,抵制野心政客及其侵权政策所带来的威胁至关重要,” 罗斯说。“我们在2018年迎接《世界人权宣言》70周年的同时,最好的纪念方式就是努力捍卫《宣言》楬橥的崇高原则,抵制那些为了个人政治利益而将人人应享之权利由弱势群体手中夺走的领导人。”

罗斯表示,野心政客利用经济衰退和全球化与科技进步造成的不平等,对于世界日益流动导致文化变迁的不安,以及恐怖攻击的威胁,鼓动仇视外来人口和恐惧伊斯兰的情绪。他们大举攻击全纳、宽容和尊重等人权核心价值。这些威权民粹主义者企图改写民主的定义──由遵守人权、法治的民选政府,变成按他们私利诠释的多数意志。

法国是抵制仇外民粹主义最显着的成功范例。相反地,奥地利荷兰选出中间偏右领导人,竞相采取仇外、反移民和反穆斯林立场,使侵权的民粹主义政策成为主流。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则走上另一条道路,拥护民主原则,坚决反对极右党派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对穆斯林与移民的攻击。他最终赢得大选,显见法国选民一面倒拒绝国民阵线制造社会分歧的政纲。马克龙面前的挑战,是依据他所宣扬的原则治理国家。他上任数月以来的成绩,不论外交、内政都是毁誉参半,特别是他的反恐政策和静默访华均引发疑虑。

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并提出反移民、制造种族分歧、支持反毒战争等政策,引发各界重新肯认人权价值,包括许多民间组织、公民团体、新闻记者、律师、法官、甚至特朗普的同党民意代表,纷纷抵制他的前述政策。

欧洲中部的威权民粹主义政府也遭遇阻力。在波兰,破坏法治与司法独立的措施引起民众抗议,以及欧洲联盟与欧洲委员会(Council of Europe)的强烈批评。在匈牙利,政府企图关闭素来捍卫独立思想、反对奥尔班(Viktor Orbán)总理所提倡“不自由民主”的中欧大学(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但因欧盟法律行动和国际谴责而受阻。

委内瑞拉民众也走上街头,抗议总统马度罗(Nicolás Maduro)架空民主、淘空经济。许多拉丁美洲国家打破不批评邻国的传统,施压委内瑞拉实施人权改革。

美国女性大游行(Women’s March)聚集数百万人支持女权,且已演变为全球现象。早在#我也是(#MeToo)运动之前,加拿大就已性别平等作为对外援助计划的重心,法国也已宣布打击性暴力和性骚扰的新措施。突尼斯约旦黎巴嫩均已修法,废除强奸犯若与被害人结婚即可免除刑罚的规定。因预料美国将削减对外国生殖健康项目的援助,荷兰、比利时和斯堪地那纳亚各国已带头成立国际基金加以弥补;瑞典则持续推行女性主义外交政策。

相对地,罗斯指出,凡是在政府打压国内抗争但国际社会有所顾忌的国家,民粹主义者和其他反人权势力便大行其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趁着欧盟急欲得其协助遏阻难民涌进欧陆,以及加强安全合作之际,大肆破坏国内民主制度。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镇压公共反对言论,美国和欧盟却接受他是为了维护稳定的说法而几乎不予干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激烈打压民间抗议,其他国家大都为了争取利润丰厚的贸易合约而默不作声。

罗斯警告,原本带头倡导人权的国家正在退却,包括美国,正在全力脱欧的英国,以及饱受仇外民粹主义影响的欧洲各国。因为这些国家犹疑不前而产生的政治真空,导致也门叙利亚缅甸南苏丹等国的大规模暴行经常得以不受约束地持续蔓延。

然而,罗斯注意到有几个中小型国家已投身这场争战。当大国持续力挺沙特阿拉伯联军在也门倒行逆施,导致平民在边境封锁下既要躲避沙特联军空袭、又面临霍乱流行和营养不良,荷兰适时挺身而出,要求联合国启动调查,并在加拿大比利时爱尔兰和卢森堡共同支持下,迫使沙特阿拉伯接受调查,有助于增加压力促使冲突各方自我约束。此外,荷兰挪威也分别对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实施武器禁运。

由于俄罗斯拒绝允许联合国安理会在叙利亚伸张正义的行动,列支敦士登于2016年12月拉起一个推动联合国大会决议的广泛联盟。最终,这些国家以105票对15票通过设立蒐证与立案机制,以便将来起诉叙利亚境内的战争罪行,充分展现以司法问责的决心。

“过去一年的主要教训是,我们能够保护人权免于民粹主义的挑战,” 罗斯说。“我们需要有原则的抵抗而非束手就缚,要吹起反攻号角而非沮丧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