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叙利亚:首次暴行审判在欧举行

瑞典、德国率先为叙利亚人民伸张正义


 

在欧洲各国法院起诉叙利亚暴行加害人的努力已开始见到成效,特别是在瑞典和德国。欧洲多国当局已对叙利亚发生的重大国际罪行启动调查,瑞典和德国则是率先将相关犯罪人员起诉并定罪的两个国家。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表示,在欧洲各国法院起诉叙利亚暴行加害人的努力已开始见到成效,特别是在瑞典和德国。欧洲多国当局已对叙利亚发生的重大国际罪行启动调查,瑞典和德国则是率先将相关犯罪人员起诉并定罪的两个国家。

该报告66页,题为《正是这些罪行逼使我们逃亡:瑞典与德国法院为叙利亚争讨正义》,概述在瑞典和德国调查起诉叙利亚战争罪、危害人类罪与灭绝种族罪嫌疑人的努力。人权观察访谈50名参与相关案件侦办的官员与专业人员,以及45名在两国避难的叙利亚难民,纪录德国、瑞典办案人员和检察官在处理这类案件时遭遇的种种困难,以及难民与庇护寻求者面对两国政府当局的经验。

 “在其他司法途径尽皆遇阻下,欧洲各国的刑事调查是叙利亚犯罪受害人最后的希望之光,”人权观察国际司法专案连纳德・桑德勒学者(Leonard H. Sandler fellow)玛莉亚・艾琳娜・维尼奥利(Maria Elena Vignoli)说。“作为率先对叙利亚施暴人员审判定罪的两个国家,瑞典和德国已让战争罪犯们警觉到,他们必将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

叙利亚难民一直不断向人权观察强调,将叙利亚暴行加害人移送法办的重要性。

 “我的兄弟被这个政权用14颗子弹打死了,”萨蜜拉(Samira)说。她在战争中家破人亡,现居瑞典。“我的家人全都死了,我亲眼看着5个孩子被处决,看着他们身首异处。我一个星期都无法阁眼。[...]讨回公道太重要了,唯有这样才能让我感到自己还是个人。”

穆罕默德代表部分旅德叙利亚被害人维权,他这么说叙利亚政府,“这些人认为未来将以政治解决,届时他们可以跑到欧洲。我要他们提心吊胆,就像他们让人民一辈子提心吊胆一样。我们必须让被害人知道还有希望,让罪犯们知道他们无处可逃。”

9月25日,瑞典成为第一个对叙利亚军方人员在叙利亚的犯罪做成有罪判决的国家。该案被告在一张照片中被指认曾把脚放在死去被害人的胸部,因此成立侵害尸体尊严罪。

瑞典和德国拥有足以成功侦办重大犯罪的基本条件,包括周延的法律,功能健全的战争罪专责部门,以及丰富的办案经验。此外,由于国内有大量叙利亚庇护寻求者和难民,以往不易找到的被害人、人证、物证、甚至有时连嫌犯都在两国当局的可及范围内。

尽管如此,人权观察认为瑞典和德国仍面临某些困难。

 “追查这类案件必然遭遇的各种挑战,因为叙利亚冲突仍在进行,无法查验犯罪现场而难上加难,”维尼奥利说。“瑞典和德国当局只能通过其他途径蒐集证据,包括叙利亚难民、其他欧洲国家从事类似工作的同行、联合国机构和纪录叙利亚暴行的非政府团体。”

人权观察发现,许多叙利亚庇护寻求者和难民并不了解他们可以利用现有制度,调查、起诉发生在叙利亚的重大犯罪,他们可以协助这些国家追诉犯罪,以及被害人有权参与刑事诉讼。

经由叙利亚难民和庇护寻求者取得相关信息,实际上并不容易,原因包括担心故乡亲人遭到报复,基于叙利亚的负面经验而对警察与政府官员失去信任,以及被祖国和国际社会遗弃的痛苦。

瑞典和德国都有保护刑案被害人和证人的制度。人权观察表示,为符合公正审判标准,两国应考虑如何在这类案件中将保护范围扩及证人留在叙利亚的家属。

由于其中的困难,人权观察发现只有少数案件能够取得成果,和叙利亚被害人遭受痛苦的规模或性质不成比例。大多数案件是针对非国家武装团体的低阶成员,而非叙利亚政府。

在德国,多数案件是以恐怖主义罪名起诉,而非重大国际法犯罪。人权观察指出,这种情况显示当局的关注重点仅限于维护国内治安。然而,追查恐怖主义的工作,以及调查起诉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和灭绝种族罪的工作和资源,两者应当携手并进。

人权观察表示,两国有关当局正着手解决前述部分问题,但还有许多工作必须完成。瑞典和德国应确保其战争罪工作小组获得充裕的资源、人力与持续训练,并考虑通过外展工作和蒐集公开信息等新方式与国内叙利亚难民与庇护寻求者合作。

 “欧洲各国应追随瑞典和德国的脚步,为欧洲境内的叙利亚人提供更广泛的司法协助,”维尼奥利说。“总体来说,这些案件本身的分量不够,也凸显有必要以更周全的司法程序解决叙利亚境内持续发生的有罪免责问题。”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