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社运人士在国际艾滋烛光日活动中拉起横幅并点燃1,638支腊烛,象征该国自1984年至今感染艾滋死亡的人数,马尼拉大都会,奎松市,2016年5月14日。

 

© 2016 路透社/Romeo Ranoco

菲律宾卫生部热带医学研究所艾滋研究小组负责人周一表示,该国人类免疫缺乏病毒(艾滋病毒)疫情已达“国家紧急状态”。

狄坦哥(Rossana Ditangco)博士警告,该国政府目前的防疫政策无异表明“我们无力控制艾滋疫情急剧升高。”

狄坦哥并非危言耸听。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联合规划署(UNAIDS)2017年度报告的最新统计,菲律宾艾滋感染率已跃居亚太地区最高。数据显示,菲律宾2016年新感染病例中,百分之83发生于男男之间、或变性女性与男性之间的性行为。菲国自2010年以来感染率急剧上升的情形,和亚太其他地区下降或持平趋势形成鲜明对比。菲律宾卫生部统计则显示,该国艾滋感染率从2010年到2016年增长了百分之140,每三个新增艾滋感染病例即有两个是与男性发生性行为的15到24岁男性。

卫生部长乌必尔(Paulyn Jean Rosell-Ubial)回应前述数据指出,菲国艾滋疫情是“首要卫生议题之一”,并说明加强补助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计划。政府卫生专家则提出“全民治疗”方案,让所有检测出艾滋病毒阳性的民众均能立即获得治疗,不论其免疫系统情况如何。卫生部并有意“扩大”社区艾滋筛检,在所谓“高负载地区”(high burden areas,即新感染病例较多的地区)推广筛检和其他服务,例如有助降低风险、提升艾滋意识的咨询服务。

但在这些官样文章之外,政府却迟迟不去推动那些既经证明可以减缓男男性行为传播艾滋的低技术、低成本干预措施。菲国政府应立即采纳人权观察近期报告提出的建议,包括排除获取与使用安全套的官方障碍,确保学校课程纳入安全性行为与艾滋防治教育。政府还应当重启针对注射药物使用者的减害方案,尤其是在宿雾市。同样地,政府必须加强努力消除污名与歧视,因为它们正是造成受影响人群不敢或不愿接受筛检或治疗的主要原因。

菲律宾艾滋疫情严重恶化已是不争事实。菲国政府必须展现诚意,以正确方式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