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新冠疫情封城期间,穿着白色防疫服的人员从卡车上卸下物资,准备分发给市民,中国上海,2022年4月5日。 © 2022 FeatureChina via AP Images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对国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应尊重健康权及其他基本权利。

上海市当局从2022年3月起实施严厉封城措施,严重损害人民取得医疗照护、食物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途径。因为非属新冠病毒相关疾病被剥夺医疗致死者不计其数。当局坚守 “新冠清零”政策,所有确诊阳性人员必须在医疗院所或指定设施接受隔离,导致许多确诊阳性的幼童被迫与父母分开。当局并加强管制社交媒体,禁止谈论与新冠疫情有关的公共话题。

“中国政府以‘新冠清零’方式控制大流行,实施严格的全市封锁,导致身患重病但非感染新冠病毒人员的医疗需求遭到制度性剥夺,” 人权观察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亚秋说。“当局应以公民的健康而非新冠病毒感染率归零作为终极目标。”

4月3日,中国政府宣布在上海部署数千名解放军,协助对2,500万市民进行新冠病毒强制检测。 4月4日,上海市当局通报大规模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同时宣布持续无限期封城——意即全体市民不得擅自离家外出。

许多网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或亲人因非新冠病毒相关疾病而被拒绝就医的经历,原因包括医院因新冠封城而关闭,或是医护人力被隔离或转为新冠检测人员。有些病患因感染新冠病毒或没有新冠病毒检测阴性证明而遭官员拒绝收治。上海一名护士周生妮因自己工作的医院急诊室关闭消毒,又无法及时找到其他医院收治而死于哮喘。一名妇女因被禁止离开居民小区,无法进行血液透析(洗肾)而丧命。一名77 岁男性肾患竭病患因感染新冠病毒,被医院拒绝进行透析治疗而在院中死亡。

据报导,许多网民因为家人被拒治疗而威胁自残或施暴。“我不怕闹出人命,[你们]没有检测[阴性]证明就是不能进来,” 一名医院保安据称向一名带着呕血父亲前来求诊的男子这样说。这名男子在社交媒体发帖写道,他回答那名保安说:“我拿刀把你捅死,我不在乎,怎样?” 他的父亲后来获准入院。一名母亲为了让发高烧的女儿得到新冠检测以便入院治疗,不惜威胁跳楼

当局强迫一些检测阳性儿童与父母分开,送往医院隔离。网路疯传的一支影片显示,上海某家医院将多名婴幼儿塞进一张铁栅床,有些孩童啼哭不止。许多幼童母亲接受记者采访或在社交媒体发帖,说她们被禁止探视自己的孩子,医院也多日未向他们回报孩童情况。  “和亲人拆散给我的打击比什么都大,” 一位两岁儿子被带走隔离的母亲向媒体表示。另一位两岁女儿的母亲称这种情况“毫无人性“。

为回应公愤,上海当局为该政策进行辩护,称任何被检出阳性的人——无论年龄大小——都必须与未感染者隔离,只有父母双方也都感染才能与孩子一起隔离。

中国已加入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缔约国应确保不违背儿童父母的意愿使儿童与父母分离,除非主管当局按照适用的法律和程序,经法院审查,判定这样的分离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而确有必要。”

中国政府持续试图管控有关疫情的信息流,删除批评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不力的意见。山东省鲁东大学研究生孙健于4月进行反对封锁校园的单人抗议后遭到开除。微博上许多提到封锁的帖子都遭到审查。 3月,上海当局责令一名网民删除他在微博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该文称其住宅小区的居民将租住该小区的一群外地打工者赶走。

微博上流传一段视频显示,记者拒绝采访未获政府补助的店主,一名记者称,“只有符合补助的才可以[报导]。” 辽宁省官方媒体主播朱霞在直播防疫情况时提醒观众做好个人防护,原因 “说不出”,因此被解雇

国际人权法,特别是中国已签署但尚未批准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要求以公共卫生或紧急状态为名限制人权,必须符合合法性、循证必要性和相称性的要求。对疑似感染者或感染者的检疫或隔离等管制措施,至少必须有法律依据且依法执行。其实施必须是:达成正当目标所绝对必要;是可供实现该目标的手段中最不具侵入性和限制性的;以科学证据为基础;适用时不具任意性和歧视性;有时间限制;尊重人的尊严;以及可受审查。

实施检疫时,政府有义务确保获得食物、水和医疗保健。任何限制人权的措施还应当考虑公众遵循政府管制的意愿。尤其是在大规模应对措施中,自愿遵守的居家隔离和社交距离可能比强制措施和严厉执法更符合人权也更有效果,后者可能导致一些人设法逃避筛检和救护。然而,公众支持的前提是政府办事符合透明、正当程序和公道。

“以剥夺人权的方式对抗新冠病例激增,只会适得其反,” 王亚秋说。“当局应该倾听民众诉求,为所有病患提供适当的医疗保健。”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标签
主题

最多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