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伊德利卜省(Idlib)汗谢洪镇(Khan Sheikhoun)街头的化学毒物警告标志,2017年4月5日。

 

© 2017 Abdussamed Dagul/阿纳多卢通讯社/盖提图像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新证据足以支持以下结论,即叙利亚政府军在最近数月之内至少四次使用神经毒剂:其中一次是2017年4月4日以化学武器攻击汗谢洪镇(Khan Sheikhoun)导致至少90人身亡,另外三次则发生在2016年12月到2017年3月之间。

这些攻击是叙利亚政府军广泛使用化学武器之部分案例。这种攻击具有普遍性和系统性,部分案例且直接以平民人口为目标。这两种性质表示,这些攻击可能已达危害人类罪的法定标准。做为攻击已达广泛性和系统性的部分证据,这份48页的报告,《化武夺命:叙利亚政府广泛且有系统使用化学武器》,指出下列三种不同系统均已被用于投掷化学武器:

·政府军战斗机自12月12日起至少有四次投下神经毒剂炸弹;

·政府军直升机投掷氯气弹的情况日益系统化;

·政府或亲政府地面部队开始从地面发射土制氯气炮弹。

至少有部分攻击行动,显然意图对平民人口造成严重伤害。

 “叙利亚政府近期使用神经毒剂显示情势已急剧升级──而且已构成一种明确模式,”人权观察执行长肯尼思・罗斯(Kenneth Roth)说。“过去六个月内,政府分别用战斗机、直升机和地面部队,在大马士革(Damascus)、哈玛(Hama)、伊德利卜(Idlib)和阿勒颇(Aleppo)等地投掷氯气和沙林毒剂。这是广泛性和系统性的使用化学武器。”

疑似反覆多次使用神经毒剂的行为,已使叙利亚和俄罗斯两国官员声称汗谢洪镇化学品暴露起因于一次常规武器轰炸击中地面有毒化学品的说法丧失说服力。常规炸弹连续多次在全国不同地点击中化学品贮存设施,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汗谢洪镇4月4日遇袭后拍摄的照片和视频显示,遗留在当地的武器残骸符合一种俄制空投化学弹药的特征,该型炸弹专门为投掷沙林毒剂而设计。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应立即通过决议,呼吁各方充分配合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调查,并对联合国调查员确认应为上述或其他叙利亚化武攻击行为负责者实施制裁。

人权观察已访问60名对上述化武攻击及其直接后果有第一手了解的人士,并已检视数十件直接由当地居民上传网络纪录遇袭地点与受害者的照片和视频,但无法到达攻击地点进行实地调查。

 

根据汗谢洪镇居民提供的信息,4月4日上午6:45左右,有一架战斗机两度飞越该镇。一位居民说,他看见这架军机第一次飞过该镇时,在北面居民区的主要烘焙工场投下一枚炸弹。数位居民,包括这位目击投弹者,表示他们没有听到爆炸声响,但看见该区冒出浓烟和沙尘,这种情形符合化学弹药中炸药量较少的特征。数位居民亦证实,他们在军机第一次飞越后立刻看到或听闻有人员受伤。数分钟后,据他们表示,又有一架军机对该镇投下三枚到四枚高爆炸弹。

人权观察指认出90人,包括30名儿童,据当地居民和维权人士表示,均在此次攻击中因化学品暴露致死。医护人员指出,该次攻击还造成另外数百人受伤。

人权观察检视了数十件居民提供的照片和视频,纪录前述首枚炸弹造成的弹坑。当地居民相信这个地点就是化学品暴露的源头,因为居住或行经该处附近的死者,包括首批急救人员,所呈现的化学品暴露症状最为严重。急救人员最早摄得的弹坑照片之一,显示沥青路面上留有液体。这种现象符合使用沙林毒气弹的状况,因为沙林毒剂在室温下呈现液态。

弹坑照片和视频中可以看到两件武器残骸:一块绿色涂装的扭曲金属片,和一个较小的圆形金属物体。绿色一般在制式武器上用来标示化学弹药。以莫斯科博物馆里展示的沙林毒气弹为例,苏联制造的空投沙林毒气弹有两道绿色条纹。弹坑照片中的圆形物体显然近似沙林毒气弹的封盖。

这些残骸,加上目击者的观察、受害者的症状以及法国土耳其政府和禁止化武组织指认该次攻击所使用的化学品是沙林毒剂,显见叙利亚战斗机投下的是一枚制式沙林炸弹。

证据显示,汗谢洪镇攻击并非政府军战斗机在近几个月内首次投掷神经毒剂。据目击者向人权观察描述,2016年12月11日到12日在哈玛省东部以及2017年3月30日在哈玛省北部汗谢洪镇附近发生的军机空袭之后,当地居民出现的症状均符合神经毒剂暴露的特征。

12月的数起攻击均发生在伊斯兰国(又称ISIS)控制领土,该组织严密监控通讯,因此难以联系目击者。但通过中间人用电话访问到的四名目击者,以及用短信访问到的两名医护人员,对这几起攻击事件均有一致描述。一名与反对派有联系的维权人士和当地居民提供了64人名单,均因12月攻击而死于化学品暴露。

3月30日发生在哈马省北部的疑似神经毒剂攻击,据当地居民、医护人员和急救人员表示,未造成任何人死亡,但有数十人受伤,包括平民与战斗员。

四次疑似神经毒剂攻击,都发生在武装部队向政府军进攻而对政府空军基地造成威胁的区域。

人权观察指出,政府军对氯气武器的使用也已更加广泛而有系统。在阿勒颇市争夺战于12月15日结束前的最后一个月之内,曾有直升机以特定模式投掷多种土制氯气弹药,显见这种攻击是为夺回该市的总体军事战略一部分。这种攻击近来又见持续发生,哈玛省北部拉塔民那(al-Lataminah)即为一例。

从2017年1月起,人权观察也纪录到政府军或亲政府地面部队,自2013年8月以来头一次,使用装填氯气的土制陆基火箭弹,攻击大马士革附近由反政府部队控制的地区。

部分化武攻击打中距前线很远且没有任何明显军事目标的居民区,伤亡人员显然都是平民,表示叙利亚政府军至少有部分攻击行动是直接以平民人口为目标。

叙利亚政府一再否认使用化学武器,包括4月4日对汗谢洪镇的攻击。尽管俄罗斯曾在遭化武攻击地区执行多次空袭行动,人权观察并未掌握任何俄国当局曾使用化学武器的信息。然而,俄军不顾大量证据指出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武且非法攻击平民,仍持续提供积极的军事支持。

1997年生效的《化学武器公约》禁止发展、生产、储备和使用化学武器,并要求予以销毁。上述禁令亦涵盖民用有毒化学品被用作武器,例如氯气。叙利亚已于2013年10月成为该公约缔约国。

危害人类罪是指广泛或有系统地做为“攻击平民人口”的一部分而实施的特定犯罪行为,意即这种犯罪某种程度是根据计划或政策而实施。其行为包括“故意造成重大痛苦,或对人体或身心健康造成严重伤害的其他性质相同的不人道行为。”禁止危害人类罪属于最基本的国际刑事犯罪,可以做为国际法庭追究个人刑事责任的基础,也可以基于普遍管辖原则在某些国家的国内法庭起诉。

做为叙利亚的亲密盟邦,主动为该国提供军事援助和长期政治支持的俄罗斯和伊朗,应当施压叙利亚政府立即停止使用化学武器并配合调查。俄罗斯和伊朗应停止与涉嫌参与化武攻击或其他战争罪行的叙利亚人士或军事单位合作。

俄罗斯和中国都应该停止利用安理会否决权,阻挠对叙利亚重大犯罪追究责任,并应支持将叙利亚情势移送国际刑事法院。4月12日,由于俄罗斯行使否决权,安理会未能通过决议谴责汗谢洪镇攻击并要求叙利亚政府与调查员合作。同时,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应该支持并资助联合国大会于2016年12月设立的叙利亚究责机制

 “安理会已宣布叙利亚过去使用化武的行为威胁国际安全,”罗斯说。“在该国持续使用化武的情况下,俄罗斯竟然不让安理会要求叙利亚与调查员合作,实在令人不齿。”

更正:

本报告、新闻稿和相关图片已按下列内容更正:

1. 人权观察根据在该次攻击所留下的弹坑中发现的炮弹碎片,辨认其特徵符合250公斤的苏联制化学炮弹。我们指出该炮弹最可能是“KhAB-250”,即俄语“Khimicheskaya Aviatsionnaya Bomba”的缩写,意为“化学空炸炮弹”。然而,该等级武器并没有统一的官方命名系统,为避免混淆,我们已将“KhAB-250”一词由本报告和新闻稿中删除。我们也已修正报告内容,使其反映苏联苏联生产的多种类型化学弹药,而非我们原先提到的两种。新增的附录则更详细说明苏联制沙林毒气弹的已知信息。

2. 本报告原始内容将建筑结构鉴识组织(Forensic Architecture)在汗谢洪(Khan Sheikhoun)镇道路上记录到的弹坑尺寸误录为直径1.62公分、深度0.42公分。该弹坑度量单位已更正为公尺而非公分。

3. 根据尤瑟夫(al-Youssef)家族成员和其他消息人士提供给人权观察的名单,据信该尤瑟夫家族共有25名成员死亡。但该名单中有两人实为受伤而未死亡,因此死亡人数应为90人,而非92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