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应立即说明其拘押八名朝鲜难民的下落,公开承诺不将其中任何人遣返朝鲜,并应给予庇护或允许他们依其意愿前往第三国。逃往国外的朝鲜人民一旦被遣返,很可能遭受酷刑、性暴力与性虐待、关进劳改营或公开处决,因此他们均属必须紧急保护的“就地难民”。

朝鲜士兵在新义州市鸭绿江边放哨,河对岸即是中国辽宁省丹东市,2017年4月15日。

 

© 2017 路透社/Aly Song

 “迄今已有大量生还者证言,说明金正恩政府例行性迫害被遣返的非法出国者,对他们施加酷刑、性暴力、强迫劳动──甚至更残酷的刑罚”,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北京政府应遵守其基于《难民公约》所负的义务,保护这八个朝鲜人,无论如何不应将其遣返朝鲜。”

2017年3月中,中国政府官员在东北地区执行随机路检时,逮捕了一群共八名朝鲜人。据关注该群人员行踪的一位牧师告诉人权观察,这群朝鲜人是在辽宁省渖阳市集合出发。他们乘坐的车辆半夜被交警拦下,由于无法出示有效身份证件,被集体押往当地派出所调查。

当他们到达派出所,在车上等候时,他们和牧师联络,并紧急传出语音和视频信息,请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各国领袖协助。其中一人说:“拜托、拜托帮助我们。如果被送回朝鲜,我们只有死路一条。请救救我们。”信息送出后不久,这群人就被公安带进派出所讯问。

几小时后,这些难民和“阿光”(音,化名)通上电话。阿光是被捕人员之一的18岁儿子,2013年到达韩国定居。又过了几小时,其中一人打电话告诉阿光,他的母亲因为受不了压力,在拘留所中情绪崩溃,已被公安送往医院。通话中,一名操韩语的官员进来没收了所有人的手机。然而,一名被捕人员事后用身藏的手机发短信给牧师说明情况。第二天,这群人最后一次和阿光联络,说他的母亲已被公安送回拘留所。四月初,这名牧师由中国友人处得悉,该群人还在中国境内,关在最初被捕处不远的地方。但牧师和阿光都无法获得官方核实这群人的下落。牧师和阿光担心这群人可能被立即遣返朝鲜,据他们表示,被捕人员大多在两个月内遭到遣送。

该牧师表示,这群人中间有两名妇女曾被卖给中国男性,并遭到他们毒打。这两名妇女冒险逃出买主之手,但面临走投无路冏境。另外两名妇女负伤,但因没有证件而无法在中国就医治疗:其中一名妇女近日遇车祸而致头部、臀部和背部严重受伤;另一名妇女即是阿光的母亲,她已身患不明疾病长达数年。后者的健康状况在过去几个月有恶化迹象。

北京政府应遵守其基于《难民公约》所负的义务,保护这八个朝鲜人,无论如何不应将其遣返朝鲜。

费尔・罗柏森

亚洲区副主任

人权观察由维权人士和家属得知,过去九个月内,至少有41名朝鲜人在中国被拘捕,包括一名青少年、一名十岁孩童和一名七个月身孕妇女。根据家属提供的信息,人权观察相信其中至少九人已被遣返朝鲜。然而,人权观察无法对朝鲜人遭中国政府遣返朝鲜的总人数做出可靠估计。将朝鲜人强制遣返朝鲜就是“驱回”(refoulement),意即将人员送回其可能遭受严重人权侵犯(迫害)或酷刑的领土,这是中国已缔结的多个国际条约所不允许的做法。

根据多名在中国被捕并遣返朝鲜的朝鲜人向人权观察提供的证言,朝鲜政府一向严厉惩罚非法离境被遣返的国民。

2010年,朝鲜人民保安部出台规定,将叛逃视同可判处死刑的“叛国罪”。据2013年以后逃出国外或与国内保持联系的朝鲜人向人权观察表示,企图逃往韩国而被中国逮捕遣返的人员,可被判处七到十五年劳改,在普通监狱(教化所)或政治犯监狱(管理所)服刑,甚至被处决。非法居留中国的人员,可被判处两年以上劳改,在教化所服刑。一名曾在边界负责接收中国遣返人员的前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高级官员向人权观察表示,每一个被遣返人员都会遭到酷刑逼供,要求他们交代在中国的藏匿地点、联络人和活动情况。

朝鲜管理所的特色是系统性虐待,环境通常极为恶劣,包括令人濒临饥饿的粗劣伙食,缺乏医疗照护,住房与衣服不足,例常性的虐待──例如狱警性侵和酷刑,以及处决。管理所的死亡率据报极高。教化所的囚犯则面临强迫劳动,食物和药品短缺,以及狱警的经常虐待。

2014年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发现,叛逃者成为打击目标,属于“有系统的大规模攻击被视为威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治体制及其领导人的人民...以便隔绝人民与外在世界联系”的措施之一。委员会并发现,“几乎所有被遣返人员都受到不人道对待。受害者在被搜捕和初步侦讯阶段所遭受的酷刑、性暴力和不人道的拘押条件,显然是基于一套标准程序。”

中国一向根据1986年签定的边界议定书,将朝鲜人视为“经济移民”而加以遣返。然而,不论他们原本为何逃出国外,朝鲜人只要被遣返就难逃极端残暴的对待,这足以使他们符合“就地难民”的条件,即因离国后的情况而成为难民。

中国,作为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及其1967年《议定书》的缔约国,兼且是1984年《禁止酷刑公约》的缔约国,只要遣返可能造成被迫害或酷刑的危险,中国就负有不得遣返难民的明确义务。按照习惯国际法,中国也负有同样义务。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立即停止强制遣返朝鲜人,并应允许联合国难民署(UNHCR)行使职权。中国应给予朝鲜难民政治庇护,容许他们选择寻求第三国安置,或容许他们通过中国领土而不必担心遭到逮捕或强制遣返。

2016年12月,安全理事会曾连续第三年讨论朝鲜人权情势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上个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不经表决通过一项决议,要求联合国加强评估和研议策略,对朝鲜政府持续普遍侵害人权进行法律追究。

 “没有任何方式可以美化这一事实:如果这群人被强制遣返朝鲜,他们的生命和安全将陷于危殆”,罗柏森说。“全世界正在密切关注,北京将履行义务保护这八位难民,或是成为朝鲜侵犯人权的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