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尼拉)─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菲律宾警方伪造证据,为迄今已导致逾七千人丧命的“反毒战争”非法杀戮辩护。杜特尔特总统和其他高级官员指示并鼓励杀人,死者多为都市贫民,此一行动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

人权观察表示,联合国应当要求展开独立的国际调查,查明命案责任,确保究责机制。

(2017)菲律宾反毒战争警方栽贜杀人

菲律宾反毒战争警方栽贜杀人 

 “我们调查菲律宾“反毒战争”发现,警方经常无情杀害毒品嫌犯,然后在现场裁贜毒品和枪械以掩饰罪行”,人权观察紧急事故主任彼得・包卡特(Peter Bouckaert)说。“杜特尔特总统在这些命案中的角色,将使他难脱造成数千人丧命的罪责。”

该报告篇幅117页,题为《杀人执照:杜特尔特“反毒战争”中的警察杀戮》,发现菲律宾国家警察一再非法杀害毒品嫌犯,然后谎称自卫。他们在被害人的尸体旁放置枪枝、弹壳和毒品,栽贜他们参与贩毒活动。政府指称多数杀人案是民间治安团体或敌对黑帮毒贩所为,但这种说法启人疑窦,因为涉嫌杀人的蒙面枪手显然均与警方密切合作。人权观察曾调查数起案件,涉案嫌犯均在警方拘留后丧生,被警方列为“发现尸体”或“死因待查”。在所有“反毒战争”命案中,没有任何案件得到有效侦办,遑论起诉凶嫌。

本报告资料主要来自访谈,包括大马尼拉地区28名遭警方格杀的死者家属和目击者,以及多名记者、人权活动者。警方对相关命案的初步调查报告也在参考之列,但其内容大都与人权观察的田野调查相违。

2016年6月30日就职后,杜特尔特总统和其他高级官员一直高调提倡对贩毒、吸毒者格杀勿论的全国性行动,同时对警方的不法行为加以否认或轻纵。例如,去年8月6日,杜特尔特警告贩毒者:“我下令一枪毙了你们。我不在乎什么人权,你们最好不要怀疑。”他赞扬警方格杀人数激增,证明他的“反毒战争”大获“成功”。

人权观察纪录到24宗事故,导致32人死亡。这些事故通常发生在深夜,地点在街道或贫民区。据目击者向人权观察表示,凶手均成群结队持枪犯案,通常身著黑色便服,用巴拉克拉瓦式头套或其他面具遮脸,还常戴著鸭舌帽或安全帽。凶手们大力敲门、硬闯入室,但不亮明身份、也不出示搜索令。家属表示,他们听见家人被打和哀求饶命的声音。有时随即听见房门后或街道上传来枪声;有时凶手会把嫌疑人拉到远处,几分钟后枪声大作,尸体事后被当地居民寻获;有些被害人的尸体事后被丢弃,双手反绑或头部蒙上塑料袋。许多居民说,他们在事发当时看到制服警察在周遭巡逻,而且即使开枪前没看见警察在场,警方鉴识人员也会在几分钟内迅速赶到。

“披著反毒行动的外衣,菲律宾警察在杜特尔特鼓动下杀害了数千名菲国民众”,包卡特说。“许多涉毒嫌疑人都以同样手法被夺去生命,显然是一种模式化的警察滥权。”

杜特尔特经常强调他的“反毒战争”主要针对“大毒枭”和“毒品贩子”。然而,人权观察调查的涉毒命案,除了其中一件误杀之外,被害人全是穷人,而且许多人仅仅被怀疑吸毒,并非毒贩。他们不是失业就是靠粗活为生,例如三轮车夫、搬运工,家住贫民区或违章建筑。

人权观察指出,菲律宾当局未认真调查涉及警察或“不明杀手”的反毒战争杀人案件。尽管菲律宾国家警察已将992件杀人案归类为“侦结案件”,但迄无证据显示有任何凶手被捕或起诉。

1月30日,因韩商遭警虐杀命案,政府宣布暂停警方反毒行动。次日,杜特尔特下令菲律宾武装部队站上反毒行动第一线,取代暂停反毒行动的警察部队。杜特尔特公开扬言继续反毒行动,直到他2022年任满下台为止。

人权观察表示,杜特尔特本人及其政府高官都可能因在涉毒命案中的角色而被菲律宾国内或国外法院追究刑责。目前尚无证据显示这些杀人案是由杜特尔特策划或下令执行,但他在反毒行动中一再号召杀人,可能构成指使执法单位谋杀的行为。他鼓励大众对涉毒嫌犯动用私刑,则可能构成教唆犯罪。

杜特尔特、高级官员和其他涉及非法杀人者,也可能触犯危害人类罪,即针对平民人口进行广泛或系统性攻击的严重罪行。对涉毒嫌犯群体进行大量且显然有组织的致命攻击,可能构成国际刑事法院定义的危害人类罪,而菲律宾是该法院缔约国。

身为总统,杜特尔特负有法律义务,应当公开指示国安部队停止针对毒贩与吸毒者执行法外杀人行为。国家调查局和监察使公署应公正调查相关杀人案件,将凶手绳之以法。菲律宾国会应针对该问题召开听证会,并采取措施防范更多杀人行为。各捐助国应在杀人行为停止并获彻查前暂停一切援助,并考虑将这些援助直接投向适当又有效的、以社区为本的伤害减轻方案。

 “杜特尔特所谓的‘反毒战争’,更合适的说法是针对都市贫民的危害人类罪行”,包卡特说。“将来不论是因为国内民愤、全球压力或国际调查,杀人总有一天会停止,而加害者将被绳之以法。”

报告内容摘录

2016年10月14日下午,四名蒙面枪手突然闯进巴奇多・梅约斯(Paquito Mejos)在马尼拉的住宅。53岁的梅约斯是五个孩子的父亲,在建筑工地担任电工。由于偶尔吸食安非他命,当梅约斯发现自己上了吸毒嫌犯名单,便在两天前向地方当局自首。当枪手找上门时,梅约斯正在楼上午睡。一名亲戚说:“我看到他们持手枪上楼,便告诉他们‘可是他已向政府自首了啊!’他们叫我闭嘴,否则我就是下一个。”

枪手开了两枪。警方鉴识人员不一会儿就由枪手带路抵达现场。警方报告指梅约斯是“贩毒嫌疑人”,而且他“持枪瞄准[警察],但警察抢先开枪击中他的身体,致其当场死亡。”警方还说,现场寻获一包安非他命和一柄手枪。“但巴奇多根本没有枪”,他的亲戚说。“而且当天他身上没有带著安非他命。”

警方专家在马尼拉宾侬度大桥下进行犯罪现场鉴识,三名毒贩在警方钓鱼行动中遭击毙于此,2016年12月5日。

 

© 2016 Carlo Gabuco为人权观察摄影

管区警察告诉32岁的罗吉・萨巴斯提安(Rogie Sebastian),他已被列入吸毒“观察名单”,建议他去自首。但他已戒毒数月,因此未加理会。两星期后,三名身著防弹背心的蒙面男子来到马尼拉他的住家,把他戴上手铐。“我们从房门外听到罗吉哀求饶命”,一名亲属说。“我们吓得大哭,但另一名武装分子威胁我们不许出声,否则连我们一起宰掉。”一名邻居说:“我听到枪声。当时屋外有几名身著制服的警察,但他们没有进屋。三名便衣枪手骑机车来去现场,制服警察也未予拦阻。”

五名蒙面武装男子破门闯入布拉干省(Bulacan)一户人家,43岁的奥利佛・德拉克鲁兹(Oscar Dela Cruz)当时正在玩纸牌。他的家属说:“我们看到他跪下摆出投降姿势。那些人抓起他朝墙上擂了好几次,然后把他丢到...门外。我们就站在旁边,眼看著他们开枪。奥利佛被打得满脸是血,他哀求他们饶命,但他们向他开枪。”

37岁的杰森・艾桑逊(Jayson Asuncion)向警方自首,承认长期吸食安非他命(冰毒),2016年9月15日。

 

© 2016 Carlo Gabuco为人权观察摄影

制服警察在马尼拉射杀19岁的欧吉・苏曼谷(Ogie Sumangue)之后,叫苏曼谷的家属进屋查看他的尸体,尸体旁还有一支点45口径手枪。家属表示,苏曼谷根本买不起也不曾持有枪枝,因此不可能持枪拒捕。“他连房租都付不出来”,家属说,“都是她姐姐帮她交房租。”

六名蒙面武装男子冲进马尼拉一户民宅,一群人正在里面看电视,包括几个青少年。其中两人,阿荣・梅沙(Aljon Mesa)和金伯伊・波拉萨(Jimboy Bolasa),因涉毒被逮捕并当场被殴打,然后被拉上摩托车带走。半小时后,家属接到制服警察通知,赶往附近桥下寻获阿荣和波拉萨的尸体。两人头部中弹,双手被以布料反缚。当时枪手仍在现场,但被警察护送离开。警方报告以“寻获尸体”为题,声称有“热心民众”向警方报告发现两具遗体。

阿荣・梅沙遇害后一周,包括数名便衣在内的十名警员逮捕他的兄弟丹尼洛・梅沙(Danilo Mesa),将他带到村办公室。当天夜里,他被蒙面武装男子从村办公室掳走;不久后,他的尸体在一个街区外的桥下被发现。家属表示,他的头脸整个被宽胶带裹住,双手反缚。他被行刑式处决,子弹从口部射入。

34岁失业的艾德华・森托里亚斯(Edward Sentorias)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在马尼拉遭警察击毙。家属表示,他们对警方调查不抱希望:“我看到一名警察提著铝箱走进去...[他拿出]一枝手枪和几个[装有冰毒的]小袋子,放在[森托里亚斯的尸体]旁边。我跑回原来的地方,整个人惊呆了。我甚至无处投诉。就算我去投诉,我们怎么斗得过那些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