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后真相与另类事实:欢迎光临特朗普的爱乐之城

发表于: Hindustan Times

如果到这个星期五还有人寄望特朗普不会按照他竞选时的政见治国,相信总统职务之艰钜庞杂、或美国制度的制约力量可以令他屈膝低头,他的表现足以让这些人一扫悬念。

他的就职演说有如来自1930年代的鲜血与祖国(纳粹口号)召集令,以“全心全意効忠美国”做为工业外移“大屠杀”的抚慰剂和死硬种族主义的全效活化剂。

美国总统当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走进国会大厦西门就职典礼会场,宣誓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美国华盛顿特区,2017年1月20日。   © 2017 路透社

 “我们将得到我国军队和执法机构伟大的男女官兵的保护”, 他宣告。“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将得到上帝的佑护...此刻应当谨记我国士兵永志不忘的古训──不论我们的肤色是黑、是棕、还是白,我们都流淌着同样鲜红的爱国者的血。”

这完全是强硬国族主义的语言。在特朗普及其头号策士史蒂夫・巴农(Stephen K Bannon)力推的“美国优先”愿景中,不存在互相承认共通人性以保护我们免于仇恨,不存在法律和人权以高举并维护我们的尊严,只见顺服于狭獈的国族理念,由士兵、警察和上帝加以保卫。

这种世界观对任何一个印度人来说都不陌生,同样的“国族优先(nation first)”态度反映在不厌其烦地奉劝异议人士:“你该去巴基斯坦”。

同样地,很少印度人会惊讶于特朗普总统一旦夺得白宫这个超级讲台,他攻击新闻界的火力只会愈加猛烈。所有当代政治领袖都渴望掌握话语权,但对发下豪语要颠覆现状的民粹主义者来说,仅仅玩弄话术还不够。他们不但要改写故事,还必须改写基本事实,才能将围绕事实而建起的问责体系彻底缴械。对他们而言,新闻界是小菜一碟,是新德里市中心(Lutyens’ Delhi)或华盛顿环内(inside the Beltway)“贪腐体制”的替身,但它也是个威胁。不论在政治上或结构上,攻击新闻界的正当性都有助于巩固自己的正当性。

上星期六,白宫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首次站上发言人讲台。他的表现让问题不言可喻。

首先,他一杆子打翻全场记者,宣称有关就职大典观礼人数的报导是“刻意造假”。

斯派塞继而撂下一连串大话,全都是立马即可揭穿的谎言:他夸大搭乘华盛顿地铁与会的人数,假称国家广场周围空空荡荡是因铺设保护草皮的地砖所致,还提到入场管制措施的作用,进而坚称“这是迄今观众最多的一次就职典礼──毋庸置疑──不论就现场人数或全球观众而言。”

斯派塞其实是拾特朗普总统的牙慧,后者几小时前才在大批中情局员工面前抨击媒体是“地球上最不诚实的一群人”,然后他说,阳光将随他的话音落下而露脸,结果并没有,只是再添一句吹嘘之词。

如果你对天上有多少乌云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无法相信总统亲口所言,你应当觉悟“后真相(post-truth)”现已大行其道。正巧,特朗普最圆滑可靠的代言人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翌晨现身《面对媒体(Meet the Press)》节目,并且为谎言起了新的名字:“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

特朗普需要另类事实,因为表面上忠于真相是民主体制的基本要求。在白宫公然扯谎,就是表明你靠著做为人民意志的化身而掌握了真相。只要有人民的支持,你可以任意扭曲事实,历任总统惯以谎言遮掩的各种秘密──水门案、性丑闻、大规模毁灭武器、退税、俄罗斯──就再也伤不了你。

因此,毫不意外,上周末的事实争辩集中在以观礼人数做为受欢迎程度的替代品。特朗普的观礼群众必须是史上最大;他的支持率也是,还有他的好感度、网上阅听量、推特点阅数。一切不同说法都被斯派塞和康威说成是企图对特朗普的总统职位“去合法性的论述”。

他们当然错了。主张特朗普不是合法总统的人其实很少。不过,选举人票胜出、选民票数落败的微小合法性,以及受到民主体制束缚的总统权力,也不足以支持革命。

就在白宫简报室窗外,以及全美各地,在斯派塞发言的当下,超过三百万人正在游行支持女权。

走上街头的示威人潮体现出无可置疑的挑战──它是一个特朗普政府也不能改变的事实。

爱好民主的美国人在未来几年内需要更多这样的表现。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