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我更尊重女性。没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在竞选时如是说。

众多女性在芝加哥特朗普酒店大楼前向共和党籍总统当选人特朗普表达抗议,美国伊利诺州,2016年10月18日。

 

但特朗普在竞选之中和之前的许多言行,令人对他的前述说法感到可笑。我们都熟悉他的纪录:公开吹嘘自己的性侵行为后辩称是“更衣室闲聊”、侮辱身体的推特贴文、主张女性堕胎应受处罚等等,不胜枚举。如今特朗普既已当选,他将有机会──也有责任──证明他是真的尊重女性。

据估计,32%美国妇女曾遭亲近伴侣施加肉体暴力,近19%曾遭强暴。根据暴力政策中心(Violence Policy Center)调查,2014年有逾1,600名女性被男性故意杀害,最常见的致命武器是枪枝。美国军中普遍存在对女性的性暴力,许多被害人举报后反而受到报复

特朗普有责任全力支持打击暴力对待妇女的法律和方案。他应力挺《反暴力对待妇女法案》(Violence against Women Act),该法施行已逾二十年,有助向施暴者追责,并便利被害人获取服务与进行司法控诉。特朗普也应确保军中性侵案受到问责,且不得再有被害人遭到报复。

在职场中,全职全勤女性在2014年的薪酬只达男性平均年收入的79%,且这种性别工资差异在非裔和拉丁裔女性身上更为严重。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每年收到数以千计怀孕歧视职场性骚扰的投诉。有38个州的婴儿抚养支出“高过该州双亲家庭平均所得的10%”。

此外,美国的公费家庭照顾假极端偏低。国际劳工组织2014年发布的报告指出,在185个国家中,只有美国和巴布亚纽几内亚没有立法保障初次生育女性带薪休假,以及70天以上的男性带薪育婴假。

特朗普说他将通过“修改现行失业保险制度”,保障女性可获六周带薪育婴假。但若要促进真正平等,他应当推动所有劳工都能获得带薪的家庭照顾假,并要求国会制定《家庭及医疗保险休假法(FAMILY Act)》。这部法律一旦通过,将使劳工可以请假最长12周,期间续领部分薪资,以便照顾新生儿或重病家属,或处理他们自身的严重健康问题。特朗普还应当支持消除职场性骚扰和歧视的措施,并使儿童托育更加公平、可负担。鉴于有报导指出特朗普给男性助选员的薪资平均高出女性助选员三分之一,他应该倍加努力消除性别上的薪资差异。

不分富国或穷国,美国是近年来产妇死亡率升高的少数国家之一。女性的生殖权利正遭受挑战:据生殖权利中心(Center for Reproductive Rights)统计,仅在2015一年之内,各州议会就提出近400部法案,并通过47项限制生殖健康照护的新规定。《海德附带决议(the Hyde Amendment)》禁止人工流产申请医疗补助(Medicaid),除非怀孕是强暴或乱伦的结果或危及孕妇生命。此一限制对低收入女性造成特别不利的影响。

特朗普声称他将改进健康照护的选择性与品质。但他在竞选期间提出的许多方案,恐将对妇女健康带来灾难性影响。他誓言要提名“生命权优先(pro-life)”的联邦大法官,并说他们将“自动”推翻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判例。他承诺将扩大女性健康服务可及性的《可负担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大部分废除,而且他希望将《海德附带决议》变成永久性法律。特朗普应了解,从法律上提高对人工流产的限制,并不能降低人工流产的比率,而且在人工流产受到严格限制的地方,它往往更加不安全、风险更高,特别是对贫穷女性而言。他应当推动的是全面性的生殖健康照护,而非减损既有的照护机会。

以全球来说,估计35%的女性曾遭遇来自伴侣的肉体暴力或性暴力,或来自陌生人的性暴力。每年约有1,500万少女在18岁前结婚。目前在世的妇女和少女之中,至少2亿人遭到切除阴蒂;而且妇女和少女约占全球人口贩运受害者的70%。

特朗普很少谈到全球女性议题。他应该知道,多年来在民主、共和两党政府下,美国一直在童婚、性别暴力和人口贩运等议题发挥强有力的领导作用。他应该提名足以胜任的女权倡导人士出掌国务院全球妇女议题办公室,并确保该办公室获得足够资源与授权,继续领导相关议题。

 “本人谨向全国公民承诺,我将做所有美国人的总统,”特朗普在胜选演说时这么说过。身为总统必须说到做到,对于占“所有美国人”一半的女性,他应该展现出真正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