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泰国南部边境省分的分离主义暴乱犯下显为一系列以平民为目标的炸弹攻击,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

暴乱分子在2016年8月23日引爆两枚炸弹,踵继于8月11日到12日之间的多起炸弹和纵火攻击事件。8月23日晚间大约10点40分,一枚炸弹在北大年府市中心的南部美景酒店(Southern View Hotel)被引爆。这起爆炸虽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大批民众因恐慌涌进邻近停车场。晚间11点左右,藏在医院救护车中的第二枚更大的炸弹,于40至50公尺外爆炸,炸死一名在该酒店对面食材商店上班的女性员工奥若芬・史利文哈特(Oraphan Sriuenhat),并造成人群聚集处至少30人受伤。该酒店及周边商店、住家都因爆炸受损。

泰国安全人员勘查遭炸弹攻击的南方美景酒店(Southern View Hotel),北大年府,2016年8月23日。

© 2016 Khaosod

“泰国分离主义者再度发动的多起炸弹攻击,呈现出针对平民的极端邪恶,”人权观察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这种攻击本身构成战争罪,而背后显然有人策划的事实则可能涉及危害人类罪。”

人权观察指出,近日多起爆炸案,与泰南马来族穆斯林占多数地区的分离主义武装团体长期使用的手法相同。根据警方调查所得的证据,8月11日至12日在七个观光城镇造成4死35伤的一连串爆炸与纵火案,极有可能是分离主义团体所为。人权观察表示,把这些攻击事件综合起来看,显然是以杀害平民为目标的计划性攻击,构成危害人类罪。

危害人类罪是指作为“针对平民人口进行的攻击”的一部分而广泛或有系统地实施的一些特定犯罪行为,意即这种犯罪的实施是基于一定程度的规划或政策。构成这种犯罪的行为包括谋杀以及“故意造成重大痛苦,或对人体或身心健康造成严重伤害的其他性质相同的不人道行为”。国际法保障“任何”平民人口不受攻击,而且不以受害者与武装冲突中任何特定一方带有关联为前提。

泰国分离主义者再度发动的多起炸弹攻击,呈现出针对平民的极端邪恶。这种攻击本身构成战争罪,而背后显然有人策划的事实则可能涉及危害人类罪。

布莱德・亚当斯

亚洲区主任

危害人类罪的责任并不限于前述行为的实施者,而是包括下令者、协力者或以其他方式参与共同犯罪者。根据指挥责任原则,政府或武装团体的领导人都有可能因其下属实施的犯罪而负担刑事责任,只要他们知道或理应知道这种犯罪正在实施,而未采取合理措施加以阻止。

早在其武装攻击于2004年1月转趋剧烈时起,这些隶属全国革命阵线(Barisan Revolusi Nasional-Coordinate)松散网络的暴乱分子,就已犯下许多违反战争法的罪行。在长年冲突造成的逾6,000名死者中,约有百分之90是居住在北大年府、也拉府、陶公府(那拉提瓦)和宋卡府的泰族佛教徒和马来族穆斯林平民。

尽管暴乱分子因政府近期安全扫荡而遭重挫,他们仍出没在数以百计的马来族穆斯林村庄。为了召募新血并为暴力行为辩解,暴乱分子把过错指向政府安全部队采取的暴虐、高压战术。

暴乱分子主张,他们的攻击目标是泰族佛教徒国家的部分地区,或他们对伊斯兰教法的解释允许这样的攻击行为,因此攻击平民具有正当性。然而,这些主张全都缺乏合法依据或可接受的理由。泰国南部边境各省的武装冲突可以适用战争法,而战争法严格禁止攻击平民和未被用于军事用途的平民建筑物。人权观察表示,不论是下令或故意实施这种攻击的人员,都应承担战争罪责任。

人权观察同时也深切关注泰国政府安全部队和民兵违反国际人权法及战争法的行为。杀人、强迫失踪和酷刑,不会因为暴乱分子攻击泰族佛教徒和安全人员就变成合理行为。在泰南边境各省,官员侵犯人权却能免除罪责的稳固文化,导致情势不断雪上加霜。迄今未见任何一名官员,因为侵犯涉嫌参与暴乱的马来族穆斯林的人权,被政府成功起诉。

“泰国政府必须坚持以法治应对暴虐攻击,终止属下安全部队侵权,并解决马来族穆斯林社区的长期苦难,”亚当斯说。“如果泰国政府继续袒护属下军队不受刑事究责,只会让极端主义暴力的气焰更加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