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国会下议院预定在6月24日,即暑期休会及9月国会改选前的最后一天会议,不经任何有意义的辩论或审查,对一整套法律修正案进行最后表决。这套法案将严重损害言论自由、良心自由和隐私权──以保护公众免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危害为名,实际上将使人人难逃政府控制。这套法律修正草案──按起草者统一俄罗斯党领导成员伊琳娜・亚罗瓦娅(Irina Yarovaya)之名,称为“亚罗瓦娅法案”──包含数项令人极为不安的条款。

其中最严重的是,俄罗斯公民只要在外国军队服役,或在俄罗斯未参与创建(不知如何定义)的“国际组织”任职,或触犯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相关罪行而被定罪,政府就可以剥夺其公民资格。前述犯罪包括煽动族群、社会或宗教团体仇恨──俄罗斯刑法中的这一条文经常被当局误用和滥用,借以打击异议。

本周稍早,当即将付诸最终表决的法案版本在国家杜马(即联邦下议院)官网公布时,正是这条“剥夺公民资格”修正案骤然引发媒体愤慨。这也难怪。俄罗斯宪法明文规定“俄罗斯联邦国民不得被剥夺公民资格”,且无任何但书。

法案推动者主张,该条文只适用于拥有双重国籍或“有机会取得”他国国籍者。但这种说辞既不能补强该法条的合宪性,也无法稍减其荒谬程度。

不过,这项恶名昭彰的修正案所招致的舆论热议,吸引了媒体和公众的目光,造成亚罗瓦娅法案中其他更令人担忧的条文遭到忽视,后者是否符合基本人权保障,需要更严肃的辩论与评估。这些条文包括:

-要求手机和互联网服务商,为了安全部门的需求(不考虑成本,更不顾虑隐私权),完整保存所有通讯数据六个月,并保存所有元数据三年;

-所有通信类应用程序必须内置加密后门(哪管WhatsApp和许多其他软件商根本不保有密钥...更甭提隐私权);

-禁止在“特殊指定场所”──如官方认可的宗教机构──以外实行传教、讲道、祈祷或散布宗教材料等活动(不顾良心自由);以及

-恢复苏联时代声名狼藉的规则,即明知他人“策划、实施或既已实施”特定犯罪而未向执法当局检举者应负刑责,而且,正如苏联时代一样,就连接受告解的神甫也可能负有举报义务。然而,对于何谓“策划”,或必需知道多少才达到应负责任的标准,都没有明确规定。

6月22日晚上,亚罗瓦娅法案的定案版本突然从国家杜马官网消失。直到今天6月23日中午,亲克里姆林宫媒体,塔斯通讯社,突然报导该法案正在进行最后修改,且有关剥夺俄罗斯国民公民资格的条款已被删除。据传塔斯社已掌握该法案最新版本,却不予发布。因此,即便距离该法案最终表决已不到24小时,究竟有哪些内容会被删除、修改或新增,我们竟仍一无所知。

很难不教人猜想,拔除该法案最引人訾议的条文,会不会是设计好的桥段,让大众顿感松一口气,却忘记亚罗瓦娅法案即便稍有改善,实际上仍是一部严厉限制俄罗斯人民自由表达权利及其他基本自由的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