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应停止控告人权律师

夏霖、周世锋面临政治检控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当局应立即撤销政治性控罪,释放夏霖、周世锋及其他在押人权律师。

警察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戒备,2015年12月22日摄。 © 2015 路透社

夏霖曾在数起知名人权案件中为维权人士和侵权受害者辩护,周世锋是饱受打压的北京锋锐律师所主任。人权观察表示,他们两人被控显然与从事法律维权有关。夏霖案预定6月17日开庭,周世锋案则于6月12日被警方移送检察院,但这些行动距离人权律师遭政府大批抓捕已近一年。

“中国政府对人权律师的敌视态度,自去年七月大举逮捕法律专业人士以来未见稍减,”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如此严酷打击律师,只会让公众──以及全球──对中国司法体系更加失去信心。”

有关当局指控夏霖向私人借贷涉嫌触犯诈骗罪,但直至夏霖被捕前,没有任何出借方曾向警方报案或提起民事诉讼。起诉夏霖似乎是为了报复他在2014年代理郭玉闪案。北京智库传知行研究所的领导人郭玉闪在2014年10月被捕,一个月后,夏霖就被拘留。起初,夏霖被控的罪名还包括赌博罪,但这条罪名后来被撤销。他的案件已两度被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夏霖曾代理的当事人包括为抵抗性侵自卫杀死官员的宾馆女服务生邓玉娇,以及为调查2008年川震造成学校大量倒塌真相而入狱的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

人权观察指出,夏霖案充满程序违法。警方未出示逮捕令就把夏霖从家中带走拘留。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应在嫌疑人遭正式拘留后24小时之内通知家属,但夏霖的家人长达五天没有被告知他的下落和被捕罪名。从2014年11月到2015年2月,看守所官员一再以“需要查验律师证件”为由拒绝夏霖的律师会见,违反中国法律允许律师会见的规定。

周世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是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的重罪。对周世锋的指控与北京锋锐律师所相关律师和维权人士遭大批拘捕讯问有关,该所在他主持下雇用多名律师办理人权案件。据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报导,从2015年7月9日起,当局在全国各地拘捕逾300人。这些人多数被讯问一、两天后获释,但有24人至今仍然在押,其中11人是律师或律师助理。

大抓捕开始不久,官方媒体便发布未经证实的报导,指称这些律师、维权人士和锋锐所是假借“维权”名义,“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团伙”。7月18日,新华社引述据说是周世锋的口供,说他承认该所“确实有违法之处”,“给社会稳定带来了大的隐患”。

在他们被拘押逾11个月期间,这些律师和律师助理都被断绝与外界联络,不能会见自己选择的律师,也见不到他们的家属。人权观察严重关切他们的身心健全,因为他们被拘押和被控政治罪名使他们很可能受到酷刑或不当对待。5月下旬,在大部分律师被拘押的天津市,有维权人士传出消息,指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可能在看守所中受到某种“性侵”。人权观察无法查证此则信息。

人权观察表示,自2013年3月习近平掌权以来,中国政府已大幅紧缩言论自由和公民社会的空间。当局广泛打击公民社会行动者,例如自由派学者和社交媒体意见领袖,同时主张党高于一切,要求加强对党的効忠

人权观察指出,人权律师似乎成为政府攻击公民社会的主要目标。2015年12月,北京律师浦志强以“煽动民族仇恨”和“扰乱公共秩序”等罪名被判处三年缓刑;2016年1月,广州律师唐荆陵因推动“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被判入狱五年;北京律师张凯则因向浙江省抵抗政府强拆十字架的基督徒提供法律意见,从2015年8月到2016年3月遭拘押禁见。

“在中国社会民怨高涨的情势下,律师本来可以扮演法律上的安全瓣,现在竟遭政府迫害,”理查森说。“中国政府应该认清,让律师发挥职责,而非把他们关进监狱,才是最符合国家利益的做法。”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