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棉花行动(Cotton Campaign)、人权观察和厄吉华德组织(Urgewald)今天表示,亚洲开发银行(亚银)及其持股国应确保以贫民观点为其工作重心,特别是在压迫环境下,例如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塞拜疆。

棉田童工,2012年9月,苏以马帕克塔柯尔(Suyima Pakhtakor, Jizzakh)。

 

© 2012 乌兹别克-德国人权论坛

亚洲开发银行是一个多边金融机构,总部设于马尼拉,即将于2016年5月2-5日在法兰克福召开第49届理事会年会。本届会议主题为“携手共建可持续发展”。

 “开发工作唯有得力于、并有利于基层社区,而非政府高官,才能促进可持续发展,”人权观察欧洲与中亚区主任休・威廉森(Hugh Williamson)说。“在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塞拜疆这样的压迫性国家,亚洲开发银行必须特别注意确保发展工作为人民带来实惠,而非助长侵权。”

前述团体指出,阿塞拜疆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压迫环境无助于促进亚银项目的社区参与。此外,在这两国的环境下,当政府违反亚洲开发银行的保护机制时,人民也无法提出申诉而免于报复风险

前述团体表示,亚银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水利和农业现代化项目,造福的对象是政府经营的侵权棉花业。在整个棉花产业中,乌兹别克政府有系统地使用强迫劳动。该国政府强迫农民达成生产配额,并且每年强迫逾一百万人为棉田除草和采集棉花。

若未达成政府指定的生产配额,农民可能遭到各种惩罚,包括没收土地、谷物和牲口。学校师生、医院医护人员以及其他公部门和企业的雇员若不按规定到棉田工作,则会遭到包括退学和撤职等处分。

 “棉花行动和亚银同样追求改善乌兹别克斯坦的水利和农业技术,”棉花行动成员组织乌兹别克-德国人权论坛(Uzbek-Germ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执行长伍米达・尼亚佐娃(Umida Niyazova)说。“但亚银贷款项目嘉惠棉花产业的同时,也助长了乌兹别克政府的棉业强迫劳动制。”

阿塞拜疆于1999年加入亚银后,在能源和运输等数个部门所获得的贷款和捐助已达23亿美元。

阿塞拜疆政府近年来加强打压批评人士,使该国原本不佳的人权纪录大幅恶化。迄今已有数十名人权维护者、记者和博主遭到具政治目的的检控,另有许多人因此逃往国外或在国内藏匿。阿塞拜疆并且冻结独立公民团体及其领导人的银行账户, 阻挠其工作开展,甚至有时强迫其停业。

3月起,当局已赦免或有条件释放逾12名因政治案件入狱的人权维护者、社运人士和新闻记者,但尚有许多人受到监禁。同时,尽管有些非政府组织及其领导人的银行账户已获当局解冻,但在现行法律的限制之下,这些组织实际上根本无法动用存在账户里的资金。阿塞拜疆的有关法律,也造成该国非政府组织实际上不可能收受国外资助。

前述团体表示,亚洲开发银行早已宣称要重视开发项目中社区参与的角色,以及透明性和问责性。但在阿塞拜疆和乌兹别克斯坦这两个打压民间独立意见的国家,亚银不可能落实这些原则──除非亚银正视问题存在,并积极着手加以克服。

在阿塞拜疆,根据巴拿马文件披露的证据显示,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总统家族拥有大量秘密海外账户,投资包括金矿在内的多种产业。一年前,阿塞拜疆因为公然蔑视基本自由而被采掘业透明倡议组织(Extractive Industries Transparency Initiative)调降评级,该组织旨在推动资源蕴藏国家的良善治理。

在乌兹别克,销售棉花的收入消失在国家预算外的主权基金 Selkhozfond,只有最高层官员能了解内情。其他政府官员则向被他们认为采收棉花不力的个人和企业勒索金钱。

 “仗势勒索加上秘密账户,使乌兹别克政府得以向该国人民榨取巨额不受监督的非正常收入,”尼亚佐娃说。

乌兹别克斯坦也长期利用暴力和莫须有的刑事检控压制独立声音,包括监察棉花产业劳动实况的人士。2015年5月,伊莲娜・乌尔雷瓦(Elena Urlaeva)在纪录教师和内科医生被强迫动员下棉田整地时被警察逮捕,并遭受体腔搜查。9月19日,她因为访问并拍摄采棉人员而再次被捕;9月29日,她和记者马洛哈特・伊雄库洛瓦(Malohat Eshonqulova)访问被强迫下田采棉的学生时,又一同被捕。警察将这两名女性拘留14小时,并执行了体腔搜查。

同样在9月,狄米崔・提克洪诺夫(Dmitry Tikhonov)因为进行访问并拍摄棉花采集人员的照片,遭到警察逮捕和殴打。下个月,警方基于提克洪诺夫的监察活动,以“脱序行为”的罪名对他提告。同一天,他设在自宅的办公室被纵火,存放在屋内未遭火焚的房间里的资料则被没收。提克洪诺夫先生在安全部门的持续威胁下,被迫逃离乌兹别克斯坦。

2015年11月16日,另一位独立监察者尤克丹・帕达也夫(Uktam Pardaev)被警方逮捕,他的档案、电脑和相机都被查抄──包括他在2015年棉花收成期所蒐集和报导的有关强迫劳动的证据──并且遭到莫须有罪名控告。警方将他拘押两个月,多次加以殴打,直到2016年1月11日释放,条件是不得再报导人权问题。

在致亚银行长中尾武彦的信函中,人权观察与棉花行动要求亚银暂停在乌兹别克有利于棉花产业的项目,直到该国政府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强迫劳动,包括允许记者和独立团体监察报导劳动实况而不必担心报复风险,并将棉花业的支出和收入透明化。

 “亚洲开发银行负有一种重要角色,即支持各国政府满足人民的社经需求,但亚银必须认真倾听人民需求所在,以及满足需求的最佳途径,”威廉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