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吞鲁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路易斯安那州未对堂区监所中数以千计囚犯提供基本的艾滋病医疗服务,使囚犯个人及其所返回的社区均面临健康风险。

这份70页的报告《逃代价:路易西安州堂区所未提供艾滋医》纪录监所中不当、无序且有时完全阙如的艾滋病毒检测、治疗及照护联结。该州104个监所中仅有少数几个依照美国联邦疾病控制中心所建议的做法,在所有囚犯入所时提供艾滋病毒检测。许多监所耽搁、中断或剥夺艾滋病毒治疗,并且因未能在艾滋带原囚犯出狱时与社区中的医疗照护相联结,以致持续性照护无法维持。该报告发布时间配合路易西安纳州艾滋权益倡导网络(Louisiana AIDS Advocacy Network)主办的“议会关注日”(Legislative Awareness Day),有数百名来自全州各地的艾滋带原者在州议会大厦前集会。

2016 《难逃代价:路易西安纳州堂区监所未提供艾滋医疗服务》

2016 《难逃代价:路易西安纳州堂区监所未提供艾滋医疗服务》 

 “路易西安纳州是美国两大流行病的‘原爆点’,新增艾滋感染病例全美最高,监禁率也超过全国平均值,”报告撰写者及人权观察健康权高级研究员梅根・麦克勒莫尔(Megan McLemore)说。“治疗的缺乏既危及艾滋带原者,也影响整个社区,因为任何人入狱后总还要出狱回家。”

许多艾滋高危人群──药物使用者、性工作者、LGBT人群、贫民、非裔美国人及拉丁裔──进入各级监所的数量都高于其占人口比例。社工人员告诉人权观察,他们每天都要连上监所网站,寻找失踪的案主。

人权观察访问超过100人,包括近期由堂区监所获释者、堂区监所医务人员、艾滋服务机构、卫生部门官员、保安官和州立监狱官员,以及公设辩护人、检察官和法官。

人权观察发现,在路易斯安那州,每七名艾滋带原者就有一名不知自己健康状况,但该州大部分堂区监所并不为在押人员提供艾滋病毒检测。多名监所官员表示,他们不实施常规艾滋检测,原因是无法负担被测出阳性者的治疗成本。

 “路易斯安那州耗资数十亿美元维持监所运作,却没有拨出经费在地方监所提供艾滋检测和治疗,”麦克勒莫尔说。“无论就公共卫生或人权角度而言,这都是不可接受的,只会造成将来更昂贵的医疗问题。”

路易斯安那州艾滋带原者每三人就有一人在开始接受医疗照护后中辍,原因之一就是由堂区监所出狱者与艾滋服务体系缺乏联结。遵嘱服药和持续性照护是有效治疗艾滋病毒的关键,它可以降低体内病毒的数量,减少传染他人的机会。然而从堂区监所获释的过程通常相当混乱,包括剩馀药物种类数量、当地艾滋诊所的名单,或者全都没有。

据受访者描述,在他们被监禁数日、数周或数月期间,完全没有或仅断断续续得到艾滋药物。“我以为我会死在那里,”一位受访者说。他被关进新奥尔良堂区监狱41天,因无法服用艾滋药物导致病情严重。

许多表示治疗遭到中断的囚犯是因为轻罪或非暴力犯罪而入狱。54岁的乔伊丝(Joyce)曾因购物偷窃入狱三次。“他们说,我必须打电话请我妈送药来,因为监狱不会供应,”她说。有些人说,他们的亲友已把药物送到监狱,但他们却没有拿到。

人权观察发现,州政府矫正厅的双层体制造成被关在堂区监所大约18,000名该州囚犯的艾滋医疗服务遭到忽略。路易斯安那州九所州立监狱均提供艾滋检测与治疗,并有得到充裕联邦经费支持的方案,使受刑人出狱时得到医疗照护联结;但被关在地方监所的该州囚犯则无法适用这些方案。州矫正厅假定地方监所会分辨艾滋带原者并将他们转送州立监狱接受治疗,但这种做法实际上并不常见,即便囚犯主动将其病情告知监所也是一样。矫正厅应当确保堂区监所中的该州囚犯能够得到与州立监狱系统相同的艾滋医疗服务。

路易斯安那州拉法叶堂区矫正中心的囚犯正在接受自愿性艾滋病毒检测。

© 2016 Bryan Tarnowski为人权观察摄影

许多艾滋照护提供者和支持机构都说,他们的案主入狱后,监所的官员或医务人员很少会跟他们联系,所以只能引颈期盼案主出狱后主动回来找他们。什里夫波特市费城中心(Philadelphia Center in Shreveport)艾滋个案服务经理达伦・斯丹利(Darren Stanley)说:“案主被收监后,我们和监所间的联系几近于零,也无法获知他们何时出狱。”他的一名案主从地方监所获释两周后即因艾滋病死亡。

人权观察表示,路易斯安那州政府应当持续推动刑事司法改革,推广监禁以外的替代性矫正方法,以便减轻地方监所治疗慢性疾病的财政负担,同时促进公众健康。

 “政府有义务为堂区监所中的艾滋带原者提供医疗照护,”麦克勒莫尔说,“但社区治疗可以让所有相关人士共享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