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困于希腊伊多梅尼村(Idomeni)附近的难民与移民在示威活动中企图冲过边界进入马其顿,遭希腊防暴警察推回,2016年2月29日。

 

© 2016 路透社

(布鲁塞尔)-希腊-马其顿边界产生的混乱和暴力,是歧视性边界管制和奥地利单方面对寻求庇护者设置上限的直接后果。数千名寻求庇护者和移民因为边界管制而被困在希腊,并且面临日益恶化的人道主义危机。

 “把寻求庇护者困在希腊,是不合理且短视的做法,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造成痛苦和暴力,”人权观察希腊问题专家伊娃・柯赛(Eva Cossé)说。“此一现象再次说明,欧盟全然无法以集体、具同情心的方式应对难民潮。”

2016年2月29日早晨,马其顿警方对着冲向边界关口的寻求庇护者和移民发射催泪瓦斯和震憾弹。人道主义非政府组织无国界医师(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MSF)告诉人权观察,该组织在此次冲突事件后救治了22人,包括18人因催泪瓦斯导致呼吸道问题、4人遭橡胶子弹和警棍打伤。该组织表示,伤者包括十名儿童,最小的不到五岁。

人权观察无法断定此次事件中警方使用武力是否合法。然而,人权观察过去曾经纪录马其顿警员在面对希腊的边界地区对寻求庇护者和移民滥施暴力,包括过当使用催泪瓦斯和震憾弹。人权观察指出,警方非绝对必要不得使用武力,并应在不可避免使用合法武力时保持克制。

现有约7千人,包括许多家庭和儿童,被困在希腊伊多梅尼村(Idomeni),当地位于希腊与前南联马其顿共和国的边境;另有数百人受困于巴尔干诸国境内。伊多梅尼村官方难民营的设计容量只有2,500人,许多人停留在营区四周以及由波里卡斯特洛村(Polycastro)通往边界的沿路上,生活条件极为脏乱,食物和住所极度不足。

对北上迁徙的严厉打压,始于奥地利自2月19日起限制庇护申请以每天80人为上限,以及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马其顿等国,限制寻求庇护者和难民入境各该国的人数以每天500人为上限之后。奥地利并对由欧盟对外边界入境的非欧盟籍移民与寻求庇护者设下每天3,200人的上限。这五国的警察首长于2月18日同意采取限制迁徙的共同措施,包括实施更严格的国籍证明要件、对可能曾在第三国停留的人士拒绝入境、要求一种只能由马其顿签发的新式旅行文件、以及考虑制定每日配额。

自2015年11月起,马其顿、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实施边界管制,只允许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寻求庇护者穿越国境。2月19日,这三国又实行新的限制,禁止来自阿富汗人士入境。实际上,前述五国政府仅让极少数叙利亚人和伊拉克人跨越边境。阿富汗人虽是从土耳其渡过爱琴海抵达希腊的第二大国籍群体,却无法离开希腊继续北上。希腊当局定期用巴士将阿富汗人从边界送回雅典,最近一次在2月23日。

基于其国籍而阻止请求庇护违反国际法。人权观察指出,这种歧视行为侵犯《欧盟基本权利宪章》所保障的请求庇护权。此外,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已对奥地利限制庇护申请发出谴责,指其与欧盟法及国际法“显然不相容”。人权观察表示,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和马其顿应当立即停止这种政策。

据希腊移民部长指出,估计该国境内现有2万到2万5千名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停留地点不只在离岛,也包括雅典。该国首都正在出现人道主义危机,当局无力供应食物、用水和医疗照护等基本需求。暂时庇护所和过境中心都已爆满,数千人露宿在雅典外港比雷埃夫斯(Piraeus),等候被转送庇护所或自行设法前往伊多梅尼。由于每天平均有2千至3千人从土耳其坐船抵达,希腊政府已要求渡船公司推迟由爱琴海各岛屿开往大陆的船班。

2015年抵达人数急剧增加,已使希腊庇护系统长久以来的缺陷雪上加霜,尽管有所改革,人们仍面临申请庇护的严重障碍、对寻求庇护者的接待条件不足以及融入社会的困难。希腊庇护署(Greek Asylum Service)设立了一套几乎完全通过Skype的预约系统,但因缺乏足够的工作人员和外语通译,加上技术问题,导致人们为了预约提交庇护申请经常必须等候数周。由于庇护登记的不便,寻求庇护者仍有遭到拘押和被当做非正规移民驱逐出境的危险。

鉴于希腊背负着沉重负担,同时还要承受严重的经济危机,其他欧盟成员国已同意在未来两年内将66,400名寻求庇护者从希腊转送到其他国家。但截至2月24日,该计划通过近六个月后,只有295人获得安置

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却催促希腊采取充分措施,依据欧洲联盟《都柏林公约》将寻求庇护者遣返希腊。《都柏林公约》规定,寻求庇护者首站抵达的欧盟国家有责任受理庇护申请,而且其他欧盟国家可以将其遣返首抵国。自从2011年1月欧洲人权法院裁定寻求庇护者在希腊面临的条件构成有辱人格的待遇之后,这种遣返一律遭到暂缓。

人权观察表示,欧盟各国应尽速落实前述安置方案,履行减轻希腊负担的承诺。各国应当通过更充分的信息和更便捷的处理程序提高抵达希腊人士的参与诱因,寻找将寻求庇护者从希腊和意大利安置到其他欧盟成员国的空间,并且应当确保各地“热点”正常运作,加速并优化受理和排查程序以充分尊重移民权利。都柏林公约体制应被废除,改以更公平的机制来决定各成员国审理国际保护申请的责任归属。

 “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一边看到欧盟为减轻希腊负担而提出安置方案,另一边却有部分成员国努力想让希腊变成一个大型难民营,”柯塞说。“然而重点是,各国政府并未考虑到数十万男女老幼可能因为没有机会得到必要保护而遭受身心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