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国政府的说辞相反,苹果拒绝协助政府骇入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凶嫌的手机,并不是为了保护一个大屠杀凶手的隐私,也不只是单一只手机的问题。它关系到每一个科技用品使用者的安全。它关系到你的手机,以及你能否信赖任何一家通讯业者,即便你是一个守法的公民。

2月16日,一名美国法官下令苹果公司建置解锁iPhone的软件(即“后门”),以便从去年12月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凶嫌使用的手机中提取信息。执法官员认为该只手机可能存有关于枪击案的有价值情资,但官方人员无法破解加密数据,苹果公司也无法在不知使用者密码之下解锁手机。官员不能不断猜测密码,因为根据苹果手机的安全保护设置,只要密码输入错误超过一定次数就会永久销毁手机上的全部数据。

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苹果专卖店展售的一只苹果iPhone 6手机,2015年7月21日。

 

© 2015 路透社

本案史无前例的特点在于:法院要求苹果公司写出一个解除iPhone安全措施的软件,并诱导特定手机安装该软件。这和法院下令交出某只手机存储的数据不可同日而语。法院是在要求苹果公司制造一款恶意软件,以供政府侵入苹果自家产品。由于这个软件可被应用在每一只同型手机,即使政府只是用它来窃取某一只手机的数据,未来为了办案需要,它很可能外流、被盗、被复制或仿制,导致加密的iPhone遭到破解。

就算这个软件只被使用一次,它也会创下先例,往后任何政府──包括高压统治者──都可以援例强迫数字技术公司在它们的产品上预留后门。由于苹果公司的拓展策略主要着重美国以外市场,尤其是中国,本案来得非常不是时候。无怪乎苹果公司马上发布公开信,声明该公司将违抗法院命令,因为它威胁到该公司所有使用者的安全。一旦创下先例,便无法阻止法院将这种命令适用到苹果公司以外的其他软件或设备制造商,包括其他智能手机到聊天应用软件等等,以执法之名编写或重写程序。

没人怀疑调查圣贝纳迪诺枪击案是国家安全的当务之急。但很难说它是唯一迫切的国家安全问题,重要性超越维护一般性网络安全的国家利益。毋庸置疑,美国对信息加密的政策将影响全世界的交通规则。此一判例若获遵行,科技进展将前功尽弃,使全世界与恐怖主义毫无瓜葛的民众均暴露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