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个月突然暴发一连串对平民的恐怖攻击,据信皆为自称伊斯兰国或ISIS的组织所为。从巴黎的屠杀到贝鲁特、巴格达和安卡拉的炸弹,再到西奈半岛遭击落的俄罗斯客机,为宣扬政治主张而以暴力滥杀平民的情况,眼看愈演愈烈。

巴黎市民在巴塔克兰剧院外牵手围成人链以示团结。

 

(c) 2015 Pascal Rossignol,路透社

从14年前盖达组织攻击纽约市存活下来,我能体会幸存者此刻的心情──沉重的失落感,觉得我的城市被彻底侵犯,原本以为绝对安全的空间刹那间危机四伏。

没有任何事可以合理化这种卑鄙无耻的攻击行为。它侮蔑了人权的最基本原则,即崇尚人类生命胜过为某种理念轻易加以操弄。

乍看之下,人权运动传统的羞愧战术似乎对ISIS失去效力。但纵使是ISIS也必须吸收成员、争取支持,而我们可以为它设置障碍,只要我们持续揭露它理想中政治秩序的阴暗面──把妇女当做性奴隶,为了微不足道的“犯罪”或“错误”的宗教、政治立场草菅人命,将想像中传统时代的严苛礼教强加于人民。我们可以强调,这样一个残民以逞、泯灭人性的政权竟自诩为“伊斯兰国”,乃是对全世界虔诚穆斯林的冒犯。

然而,人权运动抵抗ISIS的基础,远远不止是揭发ISIS的黑幕。当我们日复一日纪录、谴责所有侵犯人权行为──包括各国政府对ISIS及其他恐怖组织的反应──我们也在强化一套基本价值,使世人能照见ISIS之可憎而对其深恶痛绝。唯有珍惜基本权利和自由,即使它往往同时包容着异端偏见,我们才有能力拒斥这丑恶之最。

因此,在这恐惧与震惊的时刻,在我们当中有些伙伴横遭危难而怀忧丧志的时刻,千万不可忘记,正因为这些践踏我们核心理念的暴行,我们促进人权的工作更加刻不容缓。受到ISIS日益变本加厉公然侮蔑的人权诸原则,绝非自动从天而降。在重大挑战来临之际,就像今天,我们能否为人权挺身而出乃是关键。